我在舞场讲真相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江南的夏季,早晨和傍晚在露天舞场跳舞锻练的人特别多。当我产生到舞场去讲真相的想法时,最初觉得心里没底,不知那里局限的环境和人群是否能在讲清真相中起作用。于是,我试探性的去了一次,感觉效果很好。于是我决定把小城这几家舞场作为我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目标。然而,当我真正开始救度这个环境的众生时,忽然感觉压力突然而至。我看到——

邪恶也向我摆好了“阵势”

我去舞场跳舞的第二天,舞场边便停了一辆坐着便衣的警车,舞池中也有便衣在跳舞。当时我的正念非常足,我就想:我是救度众生来了,任何邪恶生命都不配干扰。于是,我边跳边给舞伴讲真相。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你知道真正的法轮功么?”“不知道。”于是,我用平和的心态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什么,为什么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在学,并给他们讲三退。过程中,我力求语言简练,直入主题。很快,就有好几个人退了。我看到,众生真的迫切在了解大法真相。而这里的众生也确实在等待着我的救度。我还发现:凡是被我讲过真相和三退的人,精神状态非常好,他们高兴而又佩服的对我说:“你这人真了不起,太伟大了!”“不是我了不起,是我们师父和大法了不起。”这时,又有人提醒我说:“奇怪了,这里从来没有警察,怎么今天有了便衣?你要注意啊!”

当晚,我回到家里,我反复想:明天去不去呢?我单枪匹马,去了可能要有危险。可是不去呢?我确实看到那里还有许多众生不知道大法真相。我在查找自己无漏之后,接连多次发正念,最长的发四十五分钟。发正念时我用意念跟旧势力的邪恶因素说:“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决不允许你们干扰我救度那里的众生。”于是,我又正念十足的迈進了舞场。我时刻提醒自己:每时每刻一定正念要足。要展现一个大法弟子善良、正派的风采。每次我去时,那些舞伴们都争着和我跳。说我漂亮舞姿好、节奏感强。然而,邪恶对我的干扰也在升级,有几次,邪恶把警车停在舞场中间,里边的便衣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想把我从这个环境中吓走。我用意念警告控制这些警察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世人是助师正法符合天象的大事,师父在看护,众神在帮!谁敢妄动?”我又想到,那几年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六一零”那么邪恶的环境我都闯过来了,正法到了今天,舞场这个讲真相的环境难道我还开辟不出来么?于是,我昂首挺胸的翩翩起舞,目光直视他们,心态很稳,讲真相的胆子更大了,智慧也源源不断而来。散场时,我把《九评》和真相资料分别送给舞伴。几天时间,几个舞场我退了四十多人。最后我发现,开始停在舞场边上的几辆警车也没有了,便衣也不见了。期间,我感受最深的一件事是:在舞场放歌曲的老师傅放恶党红歌。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说:“前些年,国家成立了一个专门唱恶党红歌的演出团,到各地去演出毒害百姓。结果,有好几个演员得喉癌,还有几个演员得病不明不白的死了。你老可别效仿他们。”这时,被我讲真相和三退的舞伴也说:“是啊是啊,赶紧换民歌。”舞场上从此不再放这些污七八糟的“红歌”了,而是飘起了悠扬的民歌。

两个多月过去了,有近百人被我三退了。他们有的把真相资料又传给别的有缘人,有的向我要大法书看。在那里,几乎大部份人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都公认我的舞跳的相当棒!而且对我十分尊重!我想是众生明白的一面在起作用。当然,过程中也有许多我要归正的地方和自身修去的东西。比如:当我最初走進舞场时,遇到最大一个问题就是——

色欲的干扰和考验

在舞场跳舞的人,许多人都是在寻找异性刺激,动作很随意……由于我的空间场比较纯,也很敏感,能感受到对方发出的物质很不好,有时很压抑。可是为了救度这些迷失的人,我就在这种充满脏物的空间场中飘来荡去,把一个个迷失的众生领上“岸”。那时,我很少想自己,就是想怎样更多更快的把这些人救了。

一次,当我和一个中年男子跳舞时,他色眯眯的看着我说:“我看你脸色发绿……。”我说:“发什么颜色都没问题,我是救度你来了。你不要色眯眯的看我。”当他看到我的正派和善良时,心里十分敬佩:“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你们炼法轮功的啊!真的了不起!”每当听到这些话时,我就告诉他:“不是我了不起,只有我师父和大法才是最了不起的。”还有的舞伴,散场后要请我去吃夜宵,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还有的要和我交朋友;还有的要送给我东西……每当此时,我都微笑而郑重的说:“我是让你明真相救度你的,你对一个救度你的人色眯眯的不是有罪么?”对方说:“那你和我是什么关系呢?”“我们都是从天上来的,是大法启悟了我。如果你明真相后,将来也能回到天上,那时我便是你们的‘头’。”“哦,我明白了……。”期间,我遇到过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他像父亲一样的憨厚朴实,很少言语。他就喜欢和我一个人跳舞。当我和别人跳时,他就坐在那静静的看。当我和他跳时,他神情十分高兴,有一种自豪感和满足感。他说:“你给我的真相资料,我家里人都看了,都说大法好。我希望能和你成为长久舞伴。”我说:“不行。一个人只有明白大法真相才有未来,才有美好。你不要想的太多。”

事后我想,他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呢?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在和他跳舞中不知不觉产生一种“情”,这种情首先来自于他对大法的正面认识和对我的极高评价。使我不知不觉的加深了对他的印象。这种情和喜欢被别人赞扬的心不是该修去的东西吗?我悟到,众生明白真相后,其它都不重要了。于是,我毅然离开了那个舞场。

有一次,一个同修去我那拿资料,看到我在那个环境中给世人讲真相,退了一个又一个,而且舞姿大方,手和脸的距离保持适度。感动的差点落泪。她说:“你太了不起了。满天的神都会为你的壮举而受感动啊。”可是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时刻呵护和点悟,我一步都迈不了。

然而,就在我舞场讲真相有了很大的突破和效果时,一段时间里突然感觉压力非常大,整个空间场似乎充满了密集度很大的沉重物质,似乎怎么发正念也清不掉。我在迷惑时求师父点悟我,终于使我明白——

同修啊,你为什么总是给我加不好的物质?

当许多同修知道我在舞场讲真相的事情之后,有的不理解。说:“那里太有局限性,容易出事走都走不掉。”说我不理智……

还有同修说:“咱们地区讲真相走在前面的就是这些人,万一你出事了,那会对救度众生带来多大损失?你是不是在证实自己?我看你早晚得出事……”

还有的说:“一个神抱着一个满身业力的人去跳舞,这不仅会传导业力,是不是心里寂寞想寻求点什么……。”

当然,也有和我当面交流的,但我看到同修那颗对我还不够理解和纯善的心。其实,那时候,我多么需要同修能给我一点精神鼓励和正念的支持!为什么非要给我加这么多不好的物质呢?写到此,我忽然明白了:这些年大法弟子做的许多项目没有成功,并不是败在邪恶干扰和破坏之下,而是败在大法弟子人心暴露中干扰和间隔之下,你议论我,我议论你,不修口和不负责任的背后谈论同修,起了邪恶所起不到的作用。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我们应该互相包容和补充,形成整体。那才是师尊所要的真正的成熟。

我知道,自己做的并不好,写出这段经历意在证实大法,请同修千万不要效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