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在个人修炼上闯过道道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在亲戚的介绍下,我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一次,我炼静功时,身体散发出来象煤气一样的味道;一次是小便出血,持续了一个星期,我没有让家人知道,再有一次是大便便出来全是黑的,同时身体一个星期都不能动,我也没有去惊动家人,叫同修来给我读师父的讲法。同修走后,我就听师父的讲法,我挺过去,就好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消去我生生世世的业力,让我好修炼。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恶集团诽谤师父和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后,特别是“天安门自焚”造假案播放后,家属儿女们都怕我也那样,一致反对我再炼功。儿女们多次打电话来叫我多看电视,我一次都没有看。我一直知道大法好、难得,就信师信法坚持炼,他们也没办法,让我愿怎样做就怎样做去。

二零零四年,老伴突然得急病死去(老伴是政府部门的,没有得法)。我们平时相处很好,所以还伤心了一段时间,后来通过学师父的讲法“自心生魔还有其它情况: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你能不动这个心?你就溺爱你这孩子,你爱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它告诉你干什么……都是那种不能干的事情,你干了就坏了,炼功人就这样难。” “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师父还说“人各有命”,我靠师父和大法才走过这一大难。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和一同修又出去农村发放资料,发完回来的路上,天下起了大雨。农村的路是泥路,田埂小路,下雨就打滑,我滑下了深沟。当时念不正,左腿的膝盖骨碰伤了,同修把我拉起来的。由于家中只有我和小孙子(在上学读书),我没有惊动儿女,住在同修家二十多天。

那段时间,我和同修都没有用法来衡量,都固守了人的观念,他们把我当老年人,我也一样,想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没有把自己当修炼人看,正如师父说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转法轮》),这一不悟还真给我和同修带来了干扰,阻碍我们救众生,给了我一次大的教训。谢谢同修对我的照顾,只有大法修炼人才有如此的心性。后来儿女们知道了,叫我去医院,我守住心性,坚持不去,照样学法炼功。

直到现在我还和以前一样,除了照顾自己和小孙子的生活起居,还象以前一样,有时出去发放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不出去,就在家学法,帮整体的其他同修发正念清场,让他们顺利救人,把节约下来的钱拿去做真相资料救人。

我也经常向内找,我的执着心多,在修炼的路上师父在扶着我走,经过许多的魔难,我才走到今天。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做,不辜负“大法弟子”的称号。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