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父亲闯过生死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我们全家于二零零零年八月得法,父母都已八十岁了。修炼八年来,经过了许多摔摔打打,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感受最深的是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父亲过生死关这件事。现将父亲这次过生死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对碰到此种情况的同修有所借鉴和帮助,互相鼓励,增强信心。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初的一天傍晚,父亲消业(类似常人重感冒)躺在床上,母亲坐在沙发上,忽然看到有个长圆柱状起黑斑的东西飞進来,飞到衣柜上的一个装着旧被子的纸箱里就不见了,母亲当时没有在意也没有讲(应该是这件事发生前的假相)。第二天,父亲把那床旧被子拿出去晒。被子晒好后,父亲很偶然的看到被子中间有一滴血迹,而且血迹的范围在慢慢扩大。这时他忽然感到鼻子一阵热,血就流了出来。他赶快跑到水池边弄了点凉水在脖子后边(常人的止血方法),血不但没止住,反而象一股水一样的流个不停,楼梯上到处都是血。父亲慌了,就想起别人说过:一个人如果流血超过一千毫升就危险了。就对母亲说:“是不是上医院看看?”母亲说:“炼功人怎么能去医院呢。”父亲也觉的医院是给常人治病的,自己是炼功人怎么能去找常人呢!

由于父亲的鼻血一直流个不停,母亲只好请人打电话给我,我急忙赶回家中,告诉父亲什么都不要想,然后坐下来一起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的迫害。发了十多分钟后,血慢慢止住了。我对父母亲说:“虽然你们都在过病业关,但学法炼功不能落下。”父母说,晚上就恢复炼功(前段时间母亲先崴了脚,又摔伤腰部,起不了床。父亲则出现“病业”状态,咳嗽发烧起不了床。他们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参加炼功了)。

晚上吃完饭,妻子找出师父的《精進要旨》,选了几篇到父母亲卧室一起学习。父亲说,学法后,思想上触动很大(因为父亲以前老挂着做生意)。

夜里四点左右,父亲又流鼻血了,两个鼻孔里都塞着纸团,血还不时从嘴里流出来,床上都有好多血。我对父母说:“不要有怕心,不要想太多,流出去的都是不好的东西,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有问题就是有执著,这个时候我们更要向内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哪些执著没有放下。”然后大家一起发正念。一段时间过后,血又慢慢止住了。

父亲睡下后,我们才去休息。迷迷糊糊中,妻子听到有人喊:“快点,你爸爸死了!”其实是邪恶在吓唬妻子,想让她也害怕。妻子马上想:我们是修炼人不可能!其实邪恶一直在吓唬我们,在母亲摔伤,父亲出事之前,四岁的小儿子就对他表姐说:爷爷也不行了。那是他的天目看到了后来发生的父亲流鼻血的场景。而姐姐在父亲的鼻血止住后,也有个声音老在她耳边说:你爸爸死了。我们知道这是大家都在过情关和生死关,都是借这件事来考验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走过来了。感谢师父!

第三天,父亲的鼻血还是流个不停,再多的纸也擦不了,我只好让父亲斜靠着,用塑料袋垫上纸,让鼻血直接流到塑料袋里。这时我觉得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好象都没有用。当时我也有点沉不住气了,就给在外地的姐姐打电话(姐姐是我们家人得法的传功人),姐姐告诉我们:这只是假相。一定要记住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要相信师父的话。心里有一思一念的不符合法的、不好的念头都要马上把它销毁掉。多发正念清除爸妈他们空间那些干扰他们修炼的邪恶因素。我们也会配合的。现在最能帮爸爸的就是爸爸自己,看你是不是能放下世间的一切,能不能放下生死,如能放下。师父才可以帮你。你就能走过这一关。所以希望爸爸把什么念头都放下,相信师父,尽量在整点的时候多发正念,其它时间多学法。正法还没有结束,我们还要救度众生呢,所以我们一个也不能提前离开,要继续努力做好三件事。这就是我们现在应该有的想法。”

姐姐还说:“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在过情关和生死关。当然也有如何否定旧势力的问题,所以这不单是爸妈的事,与我们所有人都有关的。我们所有人都能放下的时候,那个关也就过去了。我不多讲了,我们是师父管的,只有师父说的才算。任何人任何势力讲的都没用。关键是我们自己如何走正、做好。”在姐姐的鼓励下,大家都坚定了信心,特别是父亲,消除了怕心,并对师父发了愿:一定要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

父亲的鼻血断断续续的流着,我一直陪着父母一起学法、发正念,妻子也在工作空闲发正念。吃晚饭时,鼻血还是不断流出来,父亲一边吃面条,血一边滴在碗里,但父亲此时已彻底消除了怕心,后来流鼻血,他都自己发正念不再叫我们了。

到晚上九点多,流了那么多鼻血的父亲已快站不起来了,我扶着他上了趟洗手间回来,疲惫虚弱的父亲很快就睡着了。过了一阵,父亲突然问:“到炼功时间了吗?”母亲问:“你还要炼功吗?”父亲说:“我没事!我还要炼功呢!”然后又睡着了,此后鼻血再也没流。第四天父亲起床后,妻子跟父亲说:“不要再去小卖部卖东西了,我们又不是太缺钱,多利用些时间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父亲说:“好!”(之前,父亲很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小卖部上)妻子发现,在父亲说“好!”后,父亲本来浮肿的脸一会儿就消下去了,脸色也慢慢好了起来。这段时间里,远在外地的姐姐也配合我们一起帮助父亲过关,针对当时的情况,发来了师父的经文和讲法,让我们和父母亲一起学法提高。

如今父母完全复原,脸色红红的,精神也很好,知道的人都觉得很神奇。现在父母每天除了大家一起学法外,父亲和母亲很早就起来一同学法,因为母亲不识字。母亲一有空就听师父的讲法,她还要我打印一本《转法轮》给她,她也要看书学法。经过这次后,大家的心性都得到了提高,都努力去做好三件事。

回顾我们八年多来的修炼历程,由于正念不足,思想中总放不下人的观念,发正念手就歪,就迷糊过去,人精神不起来,学法炼功没有入心。和其他同修比起来,真的很羞愧。虽然我们做的不够好,但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们。这次,已八十高龄的父亲流鼻血的量之大,(有常人亲戚看到都被吓到)如果是常人,真的不敢想象会怎么样!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的父亲,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全家闯过了一个大关。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