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马三家惨遭酷刑 北京苏葳又被劫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大法弟子苏葳因修炼大法、信仰真善忍,多次被中共邪党绑架迫害。苏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她遭受了非人的酷刑折磨。2009年9月11日,她又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现在面临非法判刑。

苏葳,女,52岁,会计,已退休。丈夫下岗,无业,孩子刚上大学;家里还有85岁老母和92岁婆婆。家住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路甜水园五建宿舍34号8条。邮编:100025

苏葳在96、97年间得法,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2000年,她为证实法,走出来上访。01年夏季,在北京朝阳六里屯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洗脑班遭受迫害一个月。从洗脑班出来后,为了讲真相,用实名写成真相书面材料直接送到610办、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等地。2003年9月11日,她上早市的时候,片警带着警车把她绑架走了。后来她被邪党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如遭受“罚站”、“冷冻”、被剥夺睡眠等酷刑折磨。

从劳教所出来五个半月后,即06年2月24日,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派出所警察及保安人员,共七、八个人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和非法抄家,并以家中藏有法轮功书籍为由,再次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队、六队遭受迫害,这是第二次被劳教。因不放弃信仰,被邪党劳教所加期半年,秘密转到东北马三家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北京劳教所将100多名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了东北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大约是2008年7月14日凌晨3、4点钟,苏葳突然被叫起床,进来几个警察开始收拾她的东西,旁边还站着两个男警察,拿着手铐和电棍。苏葳刚想质问,他们立刻就扑过来,用她的枕巾堵住她的嘴,戴上手铐,强行把她带到外面已备好的警车。车上已有好几个大法弟子,她们头被强制按到椅背下,压的她们都喘不过气来。恶党警察给她们头上都戴上紧紧的罩子,只露着眼睛、鼻子和嘴巴,车行十多个小时才到达马三家这一魔窟。

在马三家,苏葳遭受了非人的酷刑折磨。邪党恶警用一种非常恶毒的酷刑——“上大挂”来折磨苏威等大法弟子。“上大挂”就是象“五马分尸”一样,把苏葳等人的两只手铐上手铐后,分别朝两侧铐在两张铁床下边的床腿部,然后两个男警察往两侧用力拉床,将被用刑人的两臂抻到极限。还有一种“上大挂”酷刑是,把人的两腿绑在一侧床头部位,身体被拽进床底下,两臂被铐在上床的横杆上,也被抻到极限,一挂就好几天,不让上厕所,甚至不给饭吃,冬天还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得只剩下内衣裤,手段极其恶毒、残忍。

被上刑的时候两臂就象是被拽掉了一样,被铐的两只手断裂似的极度疼痛,只是一小会儿手就变成黑紫色,严重浮肿,铐子深深的嵌进皮肉里,手背皮肤溃破流血。

因不放弃信仰,恶警又把苏威的双腿紧并一起,用布带子绑在一块儿木板上,一圈圈的从大腿根部一直绑到脚腕。由于腿被绑的笔直,随着时间的延长,双腿象上“老虎凳”,双腿的筋、膝盖、脚脖子再加上手背、手腕、两臂、脖颈、脊椎的每个关节,连腰、全身几乎全部疼痛不堪,极其难忍……。

在劳教所,恶警还用电棍电击,用种种酷刑折磨苏葳等大法弟子,强迫她们参加奴工,每天超负荷劳动。又强制她们用自己的钱买劳动工具,用完了也不还给她们。

恶警一直跟踪迫害苏葳。今年2月,苏威回家后,发现家门口老有特务监视她。这次“十一”,中共邪党陷入末日恐惧,更是不择手段的绑架迫害大法弟子。9月11日,苏威又遭毒手,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

这次绑架苏威后,北京朝阳分局为了转移视线,先把苏威关押在朝阳区太阳宫派出所(非住地派出所),然后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据知情人讲,苏威现在面临非法判刑。

北京朝阳公安分局电话:010—85953400
010—65522452

北京朝阳公安分局
太阳宫派出所电话: 010—64212857

北京朝阳看守所电话: 010—64429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