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摄像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报道,广西师范大学青年教师王湘林,因在课堂上讲述各国共产党在历史上的种种暴政,并预言实行同样制度的中共也必将走向灭亡,被该校党委安排的学生特务对王湘林老师的上课内容进行录音录影,作为迫害的所谓证据,被师大保卫处伙同桂林市国保绑架,罪名是宣传《九评共产党》及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看完这篇报道,十年前响彻教室的那阵掌声,又回响在我的耳边。

那是一九九九年冬天,正在带毕业班的我因为修炼大法,被非法关押达几个月之久。从看守所回到单位的第一天,我到教室上课,刚走上讲台,讲台下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那阵掌声,像一阵驱逐邪魔的爆竹,清脆悦耳,振奋人心。我看到不少女学生的眼里流下热泪,男学生们则竭力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学生们用水一样明净的眼神告诉我:不管乌云多么黑暗,真理的光辉永远照耀在每个人的心田;不管中共怎样诽谤,信仰“真善忍”的老师是学生们真心喜欢的老师!

那阵热烈的掌声,在全国铺天盖地的诬陷和诽谤中,是那样珍贵难得。孩子是纯真善良的,丝毫没有沾染政治的血腥和利益的铜臭,他们用自己的真心去看待生活。所以,他们就能够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孩子,敢于在一片谎言中一语道破真相。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学生们的善良结出了善果。经过我们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在几个月后的升学考试中,我班的升学率在全校名列前茅,状元也出自我们班。后来,有两个学生还考取了国外著名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在我们这个小城这是难得一闻的喜讯。

念及此,我不由替给王湘林老师偷偷录像的那个学生感到悲哀。古人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是,在中共的教唆和指使下,身为学生,在聆听老师的教诲时不仅没有心怀感恩,反而私下操纵着摄像机,偷偷录下老师的言行以作为迫害老师的证据。在事前,学生本人或许没有想到后果有多么严重,也没有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天平上加以衡量。否则,或许他就不会轻易听从中共的指使了吧。真如此,学生现在肯定正在遭受着不能言传的良心上的煎熬。不过,中共历来擅长欺骗、煽动青年学生,利用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诱之以利益,为己所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学生偷偷给王老师录像,就是故意出卖老师以邀功请赏了,其心地之阴暗之恶毒,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不管属于那种情况,这个学生现在的境况都是可悲的,而这一切全由中共的欺骗教唆所造成。在以往的“政治运动”中,中共多次把教师作为迫害对象。“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卞仲耘老师被女学生们戴高帽子、往身上泼黑墨、敲簸箕游街、挂黑牌子、强迫下跪、用带钉子的木棍打、用开水烫等等方法活活打死。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属中学的女校长被学生强迫敲着一个破脸盆喊“我是牛鬼蛇神”,头发乱七八糟被剪光,头打出了血,推倒在地上爬。”(《九评共产党》)

被迫害的教师命运是悲惨的,可是,充当中共打手的学生,其命运不也同样悲惨吗?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了维持其统治,今天打倒的明天就可以平反,可是,那些在中共的“政治运动”中埋没良知、干出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的学生们,又将如何面对难以挽回的错误,如何面对良心的拷问,如何承担法律的责任?

眼睛是心灵的摄像机。其实,站在讲台上,老师的一举一动,学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自有公论。王湘林老师给学生讲述的都是真相,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只有中共敢以窃国之暴虐,强迫学生用它的“政治”摄像机代替心灵的摄像机,用它的“听党的话跟党走”,代替中国传统文化的“尊敬师长”、“与人为善”。中共所迫害的,不仅仅是修炼法轮功的王老师、张老师、赵老师,更是那些被欺骗被利用的学生们,它迫害的是中华民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