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那天我去理发店剪头发、和店里的人讲真相时,遇到A。虽然A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但从他后来讲的事,我觉的他是公安的,不然他怎么会知道的那么详细,而且还在现场。

A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据他说,他家里有人炼法轮功,也有人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一次,“管”的人利用职权,把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的法轮功学员给保了下来。A的意思是,这个人的职务挺高。

A说他在二零零零年时去过北京信访办,当时信访办外面到处都是便衣,很多法轮功学员去上访,信访办官员把学员的身份证要来,说三天后再来,给答复。但三天后学员再来时,就被周围便衣抓走,弄到没人的地方暴打。打死了多少人?A说:不知道。但肯定很多人被打死了。

接着A又提到一件事,他有一个亲戚是东北某地的公安官员,一次他们在路上截住了十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九个是中年妇女,一个是二十二岁的小伙子。公安把那个小伙子单独带到楼下,问哪里来的。但无论怎么问小伙子也不说,警察就开始打小伙子。我问他怎么打的,A脸色一变,说:“那就别说了,那小伙子真有刚,就站那挺着,那打的……”从他说话的表情,看得出小伙子被打的很厉害。A说:这些年能查出来、公布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只是冰山一角。

A说话很严谨,只讲事情经过,对能暴露自己身份的话只字不提,只说他们家里人全是党员,而且参与迫害的有两人。我和他讲了很多真相及恶党的罪恶,劝他退党,他不敢让我帮他退。我告诉他把声明写在钱上花出去也算,他很高兴,说:“原来还以为要在单位声明退,这么容易就能退啊。”

最后我走的时候,A郑重说:“谢谢。”但愿他及他的家人能明白真相,挽回自己造成的损失,得救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