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冯震遭八次绑架 七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导)冯震,男,1969年生,原湖北省建筑总公司下属劳动服务公司员工。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冯震因坚持信仰,遭8次绑架,冤狱7年。

一、八次遭非法抓捕

1、1999年7月21日,因20日中共当局开始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约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到湖北省政府上访,被湖北省当局非法抓捕、强制遣散。冯震在上访过程中被抓上公共汽车,拖到关山郊外一所学校内,强行登记姓名、住址、工作单位,一凶恶警察还抢了冯震放在上衣口袋的记事本,在冯震的义正辞严下,恶警害怕还了。至7月22日凌晨5点冯震才被放回。

2、1999年7月23日,冯震下班回家,被守在家门口的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以邱汉华为首的几名警察绑架9天,多名警察看守,遭非法讯问。

3、1999年年底,冯震带女儿到北京游玩,再次被邱汉华等市公安局一处劫持至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内(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旁),持续时间达41天,遭强制“转化”洗脑。被家人接回后,冯震还被要求每月与户籍警察联系。后来,《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报刊发诬陷文章,造谣说冯震在某某的帮助下已“转化”。

4、2000年5月一天下午约三点,冯震正在上班,被邱汉华等绑架至汉口竹叶山的一黑窝非法讯问,追查法轮功真相资料来源,将其手机、呼机等私人财物洗劫一空,直至深夜约两点才放回家。这伙人还到荆州把冯震的弟弟的电脑抢走,至今未还。

5、2000年9月13日,冯震被水果湖派出所的管段户籍诱骗到派出所,随后而来的武汉市青山区红卫派出所9人把冯震带走,冯震开的小轿车也被他们开走;当晚用手铐铐了冯震整晚,第二天冯震被劫持到青山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冯震又被转押到青山镇五丰闸(建十一路)洗脑班。当时洗脑班的负责人叫杨伟,男,时年40多岁,前钢花派出所所长,他积极配合610迫害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学法、炼功,还在洗脑班内调戏女大法弟子,被曝光,后被免职,现为某居委会特派员。约2000年7、8月份,杨被抽调到青山洗脑班当负责人。几天之后,冯震从洗脑班正念走出,之后被迫流离失所。

6、2000年12月下旬,冯震在弟弟襄樊的家中与弟弟一同被绑架,绑架单位为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与湖北省襄樊市的当地派出所。冯震手机被当地派出所抢去,连夜被武装押运至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栋大楼中,周围几面环水,铁栅子门,在里面关押20天左右。

2001年1月10日左右,冯震又被劫持至武汉市何湾劳教所2大队迫害,持续了2个月。当时何湾劳教所没有被所谓“转化”的学员关在4楼的一个房间里,连学员带包夹共30多人。早上5点起床,晚上一般都是12点睡觉,有时更晚;早上起床叠被子、穿衣、穿鞋只有一、二分钟的时间,漱口洗脸上厕所,也只有5分钟时间,吃饭也只有3、4分钟时间,其余时间,除了走队列、做奴工之外,就是从早上蹲到晚上,不准坐。除了这之外还有肉体和精神多重压力,还不让家属来接见。

2001年3月,被非法批捕后,冯震又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近半年时间。2001年7月底,冯震又被劫持到武昌区(青菱)看守所,因出现身体不适,戴着脚镣被带到武汉市第三医院检查,查出有肾结石等,看守所怕出人命(之前彭敏在该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市公安局一处办了取保,冯震于8月7日回到家中。

7、2002年4月7日晚23:50分左右,冯震坐出租车经过武汉市东西湖额头湾检查站时被绑架,先后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街派出所、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位于汉口青岛路的一处地方。冯震随身携带的3840元钱被市公安局一处抢走;之后冯震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被黑心的医生从鼻孔灌食,几个人按着,之前有学员被灌死了。

有一段时间警察连续每天非法提审冯震,并对外造谣说冯震被“转化”了,冯震是他们安排的特务等,用以迷惑其他法轮功学员。几个月后,冯震被劫持到武昌青菱看守所。2002年12月,冯震被武汉市武昌区法院枉法裁判有期徒刑7年;冯震上诉,武汉市中级法院仍维持原判。其后,冯震先后被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湖北省范家台监狱劫持,历经迫害。

8、2008年10月28日,冯震冤狱期满,却又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武昌杨园洗脑班,遭受一个月的洗脑迫害。出监狱那天早上5点多钟,冯震就被叫醒,虽然冯震头天就签了释放证,虽然他的家人早上5点钟就在监狱门口等待,可监狱警察就是不放人,还出面哄骗冯震家人,先说头天人就走了,后又骗说病了送到医院去了,反正监狱从上到下都在骗人。将冯震家人哄骗走后,监狱方在里面找了一辆车,7、8个监狱警察加两个面露凶光的武警,将冯震强行绑架到车上,开车到监狱外一隐秘处,换到另一辆车上,这是610安排好的,头一天晚上就来了,来接冯震的一波人是当初参与绑架冯震的,有武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人员、中南街派出所警察、中南街派出所综合治理办公室人员及社区人员一共6人。他们直接把冯震劫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

二、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的迫害

2003年4月18日至2007年2月6日,冯震被劫持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在此之前,冯震被湖北省洪山监狱劫持了一周(等待分遣)。

1、入监队的迫害

所有被劫持到琴断口监狱的学员,都要先到入监队,强制背监规、做奴工、穿囚服、军训。奴工当时是做打火机(先前有磨锡纸),每天做,早上5点起来,晚上12点之后才能睡觉,完不成指标不让睡觉。除做奴工外,还要强制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写思想汇报,如果写大法真相,警察就想方设法的“整”你,如走队列、跑步,让你不停跑、跑不动为止,走队列不停向后转等,冯震脚穿的布鞋4、5天就磨穿了底子,有几个学员在被整的很厉害的情况下都没有放弃正信。

冯震进琴断口监狱,因自己没有犯罪,不是犯人,所以不穿囚服、不做奴工、不背监规,2003年4月20日被关进小监号,配两个包夹,关了8天。在小监号里,一天两餐,一只手铐在地板床上,转身就是便池,吃饭时才有水,冲小便、洗碗都是那水。后他被转到“软包”监号,墙面包了一层东西,这是怕被关的人承受不了撞墙自杀。

入监队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费尽心机,用了多种邪恶手段。如为了“整”冯震之前一批的鄂州几个学员,警察将法轮功创始人的像放在门口地上,进门就得踩;如一次警察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一个房间挂诽谤大法的字,学员不从,警察就对学员进行体罚,要求蹲着,有时蹲到半夜一两点,有时头顶墙站着,头与墙面成45度,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这被他们称为“挖墙”);如有两个学员三天三夜不让睡觉,说是让“清醒”;如逼迫写“思想汇报”,落款要求写“罪犯某某某”,不准写大法弟子;如上厕所,要犯人“班长”批准;如有时半夜三更把学员从床上叫起来,脱光衣服搜身……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与其他犯人是不让来往的。

入监队指导员刘文胜,人称“刘魔王”,三角眼,皮笑肉不笑,先叫嚣说不“转化”不能下队,大半年后在法轮功学员的正信面前,失去信心,后将法轮功学员分别劫持到1、2、3、4队,这个4队专门关押重刑犯,这里关的犯人最低判刑十年,很多是死缓、无期的。

2、四队的迫害

冯震于2003年10月28日被劫持到监狱四队。4队队长为郑毛,指导员为年金文,年金文分管迫害法轮功。监狱曾把4队的法轮功学员周建武与3队的周建刚对调。4队迫害很厉害,明慧网曾发表法轮功学员闵长春等多名学员受迫害的文章。

冯震被关到一个小监号,专门派了2个包夹,有半年时间不让冯震外出活动,接触他人。

2004年3月,因冯震不“转化”,包夹受牵连,1个包夹当着几十个人的面对冯震拳打脚踢,冯震的鼻子被打破流血,棉袄、地上都是血,一般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其他犯人在高压下不敢制止,另一个犯人也动了手殴打冯震,监狱不带冯震去医院检查、治疗,致使冯震身上疼痛了几个月时间。年金文还包庇维护打人者。在接见时,冯跟家里人说了被殴打情况,要求家里人告到检察院,检察院来了人找到冯震,冯震将监狱迫害情况如实告知,但是年金文未受到任何处罚,反而对冯震进行报复,一年时间未让冯震与其母亲、妻子见面。

之后,龚淑雄任4队队长。2006年3月10日,在4队举办了一场法轮功“揭批会”,之前龚通过犯人打招呼,不让法轮功学员在会上站出来抵制,当时监狱调来了特警队,会场上周建刚先站出来想理论,被事先安排好的犯人强行按住,随后冯震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周建刚也喊,马上几个人上去捂嘴巴,按住手脚,将他们二人双手背到身后,反铐着上手铐,带到重管队。4个特警队的人要冯震、周建刚蹲下,冯、周不从,4个人对他们拳打脚踢;周建刚性格倔强,被单独拉到小房子里,关着门打,几个小时后,冯震再见到周建刚时,周建刚戴着三十斤重的脚镣,脸肿的几乎认不出来了,是用布鞋的塑料鞋底抽的。周建刚戴脚镣半个多月,还要做奴工(做打火机),经常做不完指标就不让睡觉,其他人10点睡,他常11点才能睡。

监狱每天饭前一支歌,唱“犯罪教训”,冯震念正法口诀,被犯人李敏发现嘴形不对,后来发现周建刚嘴形也不对,就威胁二人,每天中午要二人与其他服刑人员一同面壁半小时,为了抵制迫害,周建刚跑到房内,从高低床上跳下造成重伤(注:作为大法修炼人是不应该采取这种自残行为的),这之后冯震绝食抵制,很多人找冯震谈话,包括政委,要冯不要“闹”,不要对外说在这挨打的事。这是因为当时两人遭迫害情况很快被上网公开,监狱当局感到了压力。快到“五一”,冯提出不被重管,“五一”前冯离开重管队,回到4队。龚淑雄在冯震回去之前开了个会,要求任何犯人不要跟冯震讲话,所以冯震回去后犯人都不敢理他。

三、湖北省范家台监狱的迫害

2007年2月7日,因湖北省琴断口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失败,监狱当局将10个认为“比较麻烦”的学员先期转到湖北省范家台监狱迫害。这十个学员是:付路临、石磊、胡志刚、刘永生、冯震、杜华初、曹正国、李明、徐建军、王玉超。

转来之前,范家台监狱临时成立了一个4监区1分区(称4-1监区),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了精心布置安排(这是后来一次大会上监狱警察自己说的),他们“总结”了琴断口监狱的情况,对包夹进行了培训,强调“纪律”,有的包夹是在原4监区干过的,有的是其他监区认为很难管不要的,如杀人,抢劫,强奸、吸毒、盗窃、绑架等各类罪犯。

法轮功学员一到范家台监狱,监狱就将学员所有东西全部收走,包括纸、笔、mp3、书籍,要求进办公室是要喊“报告”,穿囚服才能接见。学员拒绝穿囚服(因没有犯罪,不是犯人),结果一连几个月不让家人接见。理发时,监狱要求法轮功学员像犯人一样理光头,遭学员抵制。在学员长期正念抵制下,监狱方才不得不作出了部份妥协。

2007年3月份,又从琴断口监狱转来了26个法轮功学员来,与3监区犯人关在一起,成立了3-7监区,其中分了6个学员到4-1监区。原范家台监狱劫持的学员关在4-2监区。

监狱开始时表现的很伪善。为了转移学员视线,一开始布置了以下活动:找了一个心理咨询师给学员讲课,学员提的关于迫害法轮功的问题,对方无言以对,后来就撤了;后来上法律课,就不让学员提问了;要求学员学习余丹的《论语》解说,得不到学员支持;再后来要求看反对气功录像,学员都不参加,也办不下去;要求学员唱“感恩的心”,更没人唱;要求看新闻联播,学员也不配合;监狱要学员下军棋、象棋、围棋,早上跑步、打篮球、练广播体操,安排练字,练字时发本子、发笔,练完后收走,因有学员通过练字默写经文,被发现了一些敏感字,之后就不让练了。想尽各种办法企图转移学员视线,让将心放在娱乐上,以达到淡化修炼的目地,但各种办法用尽、几个月过去,转化率为零。

后来监狱一次理发,法轮功学员的头发被剃短了(在监狱里是犯人的标志),遭学员抵制,4监区监区长肖天波下令严管,其实他早想这样。结果其他犯人也被关进牢房里,不让走动,其他犯人将气撒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学员的压力很大。监狱增加值班人员,每个牢房上半夜一个值班,下半夜一个值班,外面还有总值班,一个监室两个摄像头,厕所都有探头,上厕所还要打“报告”,有的学员被逼大便拉在裤子里。平均一个学员配3个包夹,由于警察承诺给包夹减刑,所以为了得到减刑指标,包夹卖力整学员,企图把学员“转化”或整服帖。不让学员坐床上,必须坐凳子上,坐着不动还不行,怕学员炼功或发正念,将电视声音开到最大。

法轮功学员刚到监狱时,还检查身体、抽血,遭到学员抵制,没搞成。2007年3月份,第2批六名学员来时,6人中有3个学员检查出血压高,被要求到医院,学员不去,郑捍东被强制拉到医院,结果一去未回,被迫害致死。4-1监区姓杨的一个指导员还制造谎言,说郑捍东被“转化”,分到4-2监区去了,妄图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四监区教导员熊祖勇在党校学习过,迫害认真卖力,是迫害郑捍东的直接责任者。十堰市学员王玉超(原是消防员)6月份被严管,被关在小号几天,后又被关进铁笼子,致使精神失常。许多学员都被打。石磊因为健谈,正念很强,监狱怕他影响其他人,被单独关押在伙房。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监狱加重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让看报纸,强迫每天看奥运节目,书信都不让邮寄,法轮功学员给人大、监狱管理局的信件,讲真相信件,连给家里写的涉及到监狱情况的信件,一律不让寄出。接见时任何东西都又带不进去。刚到范家台监狱时,冯震家里人去看望,监狱不让接见,家人写信告诉了冯震,冯震找到监狱当局交涉,监狱方才作了妥协,同意学员一个月给家里打一次电话的权利应有。同时要求进门打电话要喊”报告”等,设置种种障碍,目地是想让学员人心出来,放弃正信。

奥运期间,监狱将学员所有便服强行收去,要求穿囚服。冯震拒绝穿,将囚服两边袖叉子的筋拉了,两个包夹大打出手,将他的眼睛打肿了,管教警察对这事不闻不问。冯震从此任何事不配合,警察要包夹搞定冯震。监狱两天后才派人来找冯震了解情况,其实当时监室有录像,那几天晚上有人陪睡在冯旁边,怕他“闹事”。冯震要求处理殴打事件的指使人和当事人,监狱才说要处理打人的犯人。两位殴打冯震的犯人怕受处罚,减不了刑,找法轮功学员求情。学员考虑到已起到震慑作用,让他们接受了教训就可以了。于是,冯震让人带话给那两个犯人,让他们俩来找自己,在公开场合道歉。后来这两个犯人在大会上公开向冯震赔礼道歉。这有力的震慑了那些被邪恶者利用迫害法轮功的犯人。

在中共“610办公室”的操控下,监狱与法轮功学员户籍所在地的当局相互勾结,到期不放人,无论是否“转化”,都被从监狱直接劫持到户籍所属地的洗脑班继续迫害。2008年10月28日,冯震冤狱期满,没放回家,而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武昌杨园洗脑班遭受又一轮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