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 却遭中共十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自从一九九九年后,重庆永川大法弟子代先明长期被永川“六一零”、西大街派出所迫害,不得不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在荣昌租房住处,代先明被荣昌“六一零”恶警绑架到荣昌看守所,遭各种名目的酷刑迫害。之后,被诬判四年半,在永川监狱继续遭受非法的折磨。

代先明,男,生于一九五二年三月七日,重庆永川市永青村普度桥村民组村民,家住重庆永川市阳光花园C7二单元3-4号。代先明原来不务正业,抽烟酗酒,长期赌博,脾气古怪,在家经常闹离婚,搞得家中经常打闹,已快破裂。同时,他面黄肌瘦,有严重风湿病,常喊全身疼痛,大腿麻木。

一九九七年九月代先明听别人讲,修炼法轮功身心都会得到净化、效果非常神奇,就走上了修炼道路。代先明通过自己看书和炼功,我们发现他确实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身体好了,和家人也不吵不闹了,对老人变得非常孝顺,原来的恶习也彻底改了,家庭变得非常和睦。我们全家为他的变化感到非常高兴,他也生活得非常愉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轮功突然被中共宣布取缔。代先明舍不得放弃这么好的功法,所以,他仍然坚持修炼,但却从此遭到中共非人的迫害。

一、遭荣昌看守所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代先明被四次绑架。因此,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在荣昌租房住处被荣昌“六一零”恶警绑架,抢劫走了打印机、成套小喇叭、大小布条幅、不干胶、现金和其它的一些物品,也无任何手续。恶人把代先明非法关押到一个专门酷刑折磨人的地方(不知什么地方)。折磨两天后,代先明手脚肿得很大,胳膊象腿粗,整个人都变了型,很吓人,恶警也没问出什么来。之后,代先明被送到荣昌看守所。

恶警叫仓号里黑老大(就是监牢的牢头)“过手续”,即仓号里有多少人,每人都来逐个的狠狠用尽全力揍一下代先明(谁打轻了,谁还要被打)。当时代先明住的仓号有十三个人。他们先给代先明过“背母”。什么叫背母呢?就是叫代先明背靠着墙九十度弯腰叩着,还要叫两个力大的犯人在代先明身边靠墙,一边站一个,监视看代先明叩规矩没有,直到挨个“过手续”过完。就是每个人跳起来,用手拐子,向下用力打代先明弯着腰的背。一般人过二、三个就起不来了。还有“爬壁蝠”“麻辣鸡块”“开飞机”……等等名目的酷刑。最后是喝冷水、洗澡,一个比一个残酷。这些黑刑都是狱警教唆他们的。

在这过程中,荣昌“六一零”国安恶警常来非法提审代先明。代先明说请把钱给转过来(因有一千多元在国安那)。恶警说:不行。代先明说为什么,难道这钱不是我的?就这样代先明和恶警辩理多次,基本上是提一次辩一次,到最后恶警觉得理亏,才给转了一百元到代先明帐上。还不准代先明打电话、写信、带口信。

最后荣昌“六一零”国安觉得弄不出来什么,就诬判代先明四年零六个月,送永川监狱迫害。

二、在永川监狱遭迫害

永川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残酷,法轮功学员不准与人说话、不准眼睛乱看、不准随便走动、不准与人接触、不准随便乱坐,……万事打报告。以上各条违者,严加惩治。这样就成了整个监狱黑天恐怖,动辄就骂、就打、关小间。整天都是训斥声、谩骂声、呻吟声、哭声。那真是地狱。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四个恶习最深、打人最狠的贴身包夹,进厕所、睡觉,都步步不离,时时刻刻都是精神恐怖。

他们随心所欲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哪天温度高太阳大,就在操场上长时间跑圈圈,走鸭子步,长时间站军姿,包夹们都在大伞荫凉下监视,恶警就在值班空调屋窗户处监视。对不“转化”、不配合的学员打骂、吊铐、扎纯子、定型姿式、不准睡觉、不给饭吃、不许上厕所、不准接见亲人,最为恶劣下流的是:把衣裤脱光,上身绑在床上,将下身双脚分开定在床下,叫犯人“流鸡奸”。

三、代先明四次遭绑架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一天,西大街派出所恶人找代先明“谈心”,连哄带骗的把他扣押在戒毒所一个多月,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还勒索现金二百九十元,才放他回来。

二零零零年十月,代先明正在亲戚家吃饭,“六一零”、西大街派出所等恶警突然闯进屋,把代先明绑架到洗脑班,又是一个多月,勒索现金五百多元,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西大街派出所再次来代先明家,以找代先明“谈心”为名,将他骗去永红厂“洗脑班”。大约一个多月后,由他父亲代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后才将他放回家,并交保证金三百元(第二年才退回)。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代先明全家正围着桌子准备吃团圆饭,西大街派出所又将代先明非法抓走,并多次来家要他的照片和证件,关押五天后放回。

有一天,“六一零”、西大街派出所恶警闯进代先明家,抓人未成,晚上再来,也没找到代先明。邪恶“六一零”头目刘胜军、邓光其马上指挥封锁路口、车站、各路头、小道。并闯到代先明的各位亲戚家和妻子许克勤(修炼人,她受的迫害已曝光)的娘家亲戚、以及夫妇俩相好的朋友家,非法清查,也没抓到代先明。恶警不但没捞到油水,还被几家亲戚说了一顿,就恶毒地将替代先明说公道话的亲戚(没炼法轮功)抓起来。这些亲戚有的被关、被铐,受到酷刑。

刘胜军、邓光其“六一零”之流,明知这几家亲戚不知道代先明在哪里,仍然关押迫害他们,其实是打击说公道话的人,同时勒索钱财。那些亲戚被关了几天,陆陆续续被勒索钱财不等放出。有一位亲戚,姨侄女姚容,被关的时间最长,酷刑最狠,如“苏秦背剑”等,因为恶人知道她最有钱,结果勒索金额逐渐逐渐增加到近两万元才放人。从此以后,代先明被迫流离失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