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儒是迫害嘉陵厂大法学员的元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刘学儒,男,四十七岁,重庆市沙坝区詹家溪派出所所长。他常常以伪善的面孔出现在嘉陵厂法轮大法学员面前,而他却是今年几次非法抓捕、迫害嘉陵厂大法学员的元凶。

据说,刘曾经在监狱里当过警察,在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时,专事抓法轮功学员,亲自审问、残酷折磨拷打大法学员,而后调到詹家溪派出所任所长。

今年五、六月以来,刘学儒不断找嘉陵厂十四名大法学员“回访”,时而拉拢:“我也是修‘真、善、忍’,来交个朋友,出了问题我会保护你的。”并递名片给该大法学员:“今天是你们老师生日,你们为何不敬香?”时而又自诩:“我要把嘉陵厂的同修带领到修出三界。”时而威胁:“你们晚上不要坐在文化楼前。如果不听,薄熙来叫我抓人我就抓!”他的这一套欺骗威胁的伎俩对有些人起了作用,有的被骗住了,相信刘学儒真会保护他们;有产生了怕心,果真不到文化楼去了;但后来看到不听刘学儒这一套的大法学员,继续在那里坐,陆陆续续又都去了。

然而,八月十八日晚七点半钟,刘学儒亲自带领二十多名警察,非法抓捕了本厂文化楼前乘凉的九名大法学员。当晚,其中六名同修闯出回家,剩下的杨红英、刘和芳、李挂兰三位同修被绑架到白鹤林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直接送沙堡女子劳教所,各被非法劳教一年。

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刘学儒带数名警察,敲开了大法学员姚素辉的门,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她家的电脑、大法书籍和资料,并将姚素辉非法绑架关押到白鹤林看守所。当一同修到派出所追问刘学儒为何抓姚素辉时,刘学儒却推得一干二净:“姚素辉买耗材被国安跟踪,是国安抓的,我们没插手。”连续欺骗同修。背地里,刘学儒却多次带着警察到白鹤林看守所非法提审姚素辉,逼姚素辉承认她家是资料点。同修了解真相后,又去责问刘学儒:“明明是你们抓人,为什么说假话?”这时刘学儒露出了真面目:“姚素辉家是资料点!”最终,九月十一日,姚素辉被劫持到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九月三日下午,刘学儒带领五辆警车开到嘉陵厂,绑架了大法学员郑全蓉、周桂英,直接送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从八月十八日到九月三日,仅十六天的功夫,刘学儒就把被他“回访”过的十四名同修绑架了十二名,并把其中五名送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四名非法判刑监外执行,撕裂了他“出了问题会保护”大法学员的伪善面孔,让世人明白了刘学儒是迫害嘉陵厂大法学员的元凶。

即使这样,刘学儒还要继续欺骗嘉陵厂大法学员。他去找一位被非法判刑两年监外执行的同修签字时说:判你两年是假的,是做给那些同修看,怕他们对你印象不好。所以,有的同修认为,刘学儒这个人还是好,是我们没听他的话,如果听他的,不去文化楼坐就不会这样了。有的同修产生了怕心,外出躲起来了,有的不要《明慧周刊》,甚至不要师父的经文了。可是同修没有反过来悟一悟:凡是被刘学儒“回访”过的同修都被骚扰,或被非法关押,或被非法判刑,刘学儒“好”在哪里?除师尊外,谁有本事带领大法学员到“修出三界外?”作为大法学员,不是要跟师父回家,而是要“听刘学儒的”,那还是师父的弟子吗?再说了,文化楼是嘉陵厂提供给职工的休闲的地方,厂工会也在这里,楼前的广场更是职工们唱歌跳舞聚会拉家常的好去处。刘学儒有什么资格禁止本厂的任何职工去那里?

其实,只要用大法去对照刘学儒的以上言行,就知道他是何许人了。师父说:“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精进要旨二》〈理性〉)师父又要求我们:“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法我们天天在学,关键是学了要“得”。今后学法,尽力做到“事事对照”,以免再给大法造成损失。

这里也提醒刘学儒:你不是声称“我也是学‘真善忍’的”么?看来你也读了点大法书,想来你手中也有大法《转法轮》,那么请你读一读《转法轮》第五讲第七节“开光”,明白“破坏传大法”是要被“彻底销毁”的,再说“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邪党无力回天,你更如此,赶快“回头是岸”吧。


参与迫害的警察相关电话:

重庆沙坪坝詹家溪派出所
邮编:400032
电话:023-65199871
所长刘学儒:023-63755509
黄金全:15310285103
韩树明:15310285103
张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