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观念 溶入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名老弟子,然而“七·二零”之后停止了学法炼功达一年半之久。从零二年开始从走入修炼,知道应该做好三件事。那时因为接触不到同修,就采用写标语,写信的方式讲真相。从各种杂志上搜集通信地址,然后再用复写纸一式三份的抄写、邮寄。我深感这种方式太慢,希望能有一种更有效的方式代替它,以便更好的讲清真相。有了这个想法,师父安排同修和我接触,为我提供帮助,这下有了真相资料,效率提高了,很长一段时间,心里觉的真高兴,三件事做齐了,觉的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了。

大约在零四年,有位同修经常来找我谈论关于本地整体的事,听同修说着本地的现状,感觉简直是一盘散沙,邪悟的,走入宗教的,不修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话题给我造成一定的压力,每次与该同修谈完话后,我心里就象堵上了一块石头,说不出有多难受,心想:说这些有什么用?我能做什么呢?我能保证自己做好三件事就是了,还能保证谁呢?在本地我既认不得几个人,也没法去改变任何人。谈话中我感到同修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抱怨,有时甚至感到他是在抱怨我。我想:每次陪你说话就够累了,你怎么还强加于人呀?心里和同修生出了间隔。不过,确实同修的有些话,打入我的心里,我开始关心这个整体,但迟迟没有付诸行动。

直到后来,有位村里的老年同修来城里交流,提出愿意为本地形成整体出一份力,只要能找到的同修,他想挨个去找,并且谈到“七·二零”后几年他在本地默默为协调整体稳步走过来的风雨历程。听完后,我被同修的慈悲与行动感动了,我的心受到很大的触动,我想:这也是恩师对我的慈悲点化,给我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我静下心来反思自己,我的思想一下子打开了:我为什么只想自己做好三件事就万事大吉了?这里面有完成任务的心、自满的心和求圆满的心,可是大法弟子的修炼也不单单是为个人圆满啊,我还天天跟着埋怨本地没形成整体,那么我又为这个整体做了什么呢?同修一次次的来提醒,自己还悟不到,还在等本地的协调人来协调,谁是协调人?不是人人都是吗?自己认识的同修我为什么不去接触呢?把自己封闭起来,还以为三件事都做全了而沾沾自喜,对自己的同修冷漠、麻木,多自私呀?村里的老年同修都这么大岁数了,大老远的来帮忙,甚至挨家挨户的找同修,为什么我近在身边就没有这个心呢?这岂不是心胸太狭窄了,给自己画一个小框框在里面爬行,还以为自己很精進呢!

认识到我自己并没有为整体负责的意识,决定马上就去掉依赖心和怕心,从自我做起,认识谁就先去找谁。在找同修的过程中,经受各种考验,有苦有甜,不过我坚定了一念:认准的事就要做下去,有师在,有法在,路会越走越宽。心摆正了,一片新天地随之打开,我接触的同修越来越多,并且原来那个被我间隔排斥的同修成了师父为我安排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及合作者,而且为了整体,他一直默默的付出,无怨无悔,只要他认为我的看法符合大法,他就尽力圆容。其实他本人有时状态不好,被邪恶干扰的非常厉害,折磨的他疲惫不堪,但为了整体却无私的付出。他的这种高境界也一直激励着我奋進。

我很庆幸自己能为整体的事情出力,跑跑腿,传传信,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把做这些事的过程看作修自己的过程。不同心性的同修会有不同的表现,我能不能去宽容?与同修的意见不一致时,我能不能放下自我?做事顺利起欢喜心,显示心,能否及时归正自己?遇到阻力,能不能当作修炼路上的魔炼,还有没有耐心和信心?我时时处处都能感悟到师尊为我们安排的向内修的巧妙机缘,我也悟到,这就是我走的路。师父给了我一切能力,我随师正法,走不好还不行。走不好,我就没有完成与师尊的誓约;走好了师父就会把至高无上的荣耀给予我。师尊对我这小小的生命是多大的慈悲呀!我知道在修炼的路上会面临很多困难,但只要我有一个愿望,师父就会为我做主,大法就会赐给我能力,只要我把心摆到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个人修炼体会和认识,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