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悍妇的妒嫉想到江氏的下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从前有一个山东临朐人,名叫李九常。曾经在荒郊野外喝酒,看见一阵旋风发出“蓬蓬”的声音而来,以为是鬼神,就洒酒于地,用以祭奠。

后来因为到其它地方办事,李某路过一个宽广的府第,宫殿楼阁十分宏伟壮丽。一个青衣人从里面出来,邀请李某入内,李某连忙推辞。青衣人就非常殷勤的邀请他,李某说:“我从来不认识您,您是不是认错人了?”青衣人说:“没错。”于是就把李某的姓字说出来了。李问:“这是谁的家啊?”青衣人答曰:“进去就知道了。”于是就跟着进去了。

进了一层门,看到一个女子手和脚都钉在门扇上,近前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嫂子,大惊。李某有个嫂子,胳膊上生了恶疮,一年多无法起床行动。看到这种情况,怎么也想不到嫂子怎么会变成这样,转念一想,来人邀请是不是也不怀好意啊,心里不免畏惧害怕,不敢前行了。禁不住青衣人一再催促,才继续进入大殿。

到了殿下,见上面有一个人,穿衣戴帽犹如王者,气派非凡,十分威猛。李某下跪匍伏地上,不敢仰视。王者命令仆人把李某扶起来,安慰他说:“别害怕,我因为以前叨扰您的杯酌,喝过您的酒,想见见您表示感谢,并没有其它的缘故。”李某听他这么说,心里才踏实了,然而终究不知道什么时候请他喝过酒。王者又说:“你不记得在田野中祭奠鬼神的事了吗?”李某顿时明白过来,知道王者是阎王,就拜请阎王说:“刚才看到我家嫂子,受到严厉的酷刑,看到亲人这样,实在让人难过。祈求大王饶恕她吧。”阎王说:“此人非常凶悍妒嫉,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三年前,你兄长的妾生产时肚肠露出来,她暗地里用针刺在肚肠上,使得人家的腹部经常疼痛。这还有人伦了吗!”李某苦苦的哀求阎王。见李如此坚持,阎王才说:“看在你的面上饶恕她了。你回去之后要劝悍妇改正行为,纠正错误。”

李某感谢阎王离去,出来时看到门扇上已经没有人了。回家看望嫂子,嫂子躺卧在床上,生疮流出的血把席子染成了赤黑色。因为小妾做事违逆了她的意思,正在辱骂小妾呢。李某连忙劝止说:“嫂子别再这么做了!今天的受苦得重病,都是平常妒嫉导致的啊。”嫂子生气地说:“小叔子真是好男人啊,你房中的娘子真是比孟姑姑还贤淑,任凭你东家眠,西家宿,也不敢说一声,看来是小叔子乾纲严厉,还要代替哥哥教训我这个老婆子啊!”李微微脸红说:“嫂子别生气,如果我说出原因来,恐怕您哭都来不及了。”李嫂子答道:“我又不曾偷了王母箩中的线头,也没有与玉皇大帝香案的神吏眉目传情,恪守妇道,从未有淫邪之念,胸怀坦荡,有什么可哭的呢!”李某小声对嫂说:“用针刺人的肚肠,应该是什么罪啊?”嫂子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变了脸色。李某就把在地府看到的情景告诉了嫂子,嫂子战战兢兢,惊恐不已,鼻涕眼泪交流,哀伤地哭叫着说:“我不敢了啊!”哭哭啼啼着眼泪还没干,感觉疼痛立刻消失了,十天的功夫疾病就痊愈了。

从此李嫂痛改前非,大家都称赞她贤良淑德。后来小妾又生产,肚肠又暴露出来,肠上的针还在,拔掉后,肠痛的毛病才消失。

异史氏评论道:“有人说天下的凶悍妒嫉如李嫂者,还有很多,只可惜阴间的法网漏掉的太多了。要我说,不是这样的,幽冥阴间的处罚,未必没有比钉门扇的刑罚更严重的,只是没有回信给阳间罢了。”

由李嫂的妒嫉,我想到了中共的党魁--江氏,因为看到法轮功信徒众多,连政治局常委的家属都炼了起来,自己的老婆也开始学法轮功,顿时感到自己失去了威望,对法轮功创始人妒嫉之极,认为法轮功是在和中共争夺群众,必欲除之而后快。于是不顾六个常委的反对,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动用国家的全部专政机器,军,警,特务,外交,媒体,广播等等,全国从上到下的镇压法轮功。因为一个人的妒嫉而发动全国性的政治运动,也只有共产国家才能搞的出来。可是十年过去了,法轮功依然没有被打倒,相反,镇压者却失去民望,病入膏肓,中共的统治已经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6千万人退出中共邪党,中共正如卧病在床的李嫂,在另外的空间遭受惩罚,而那些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也是一样,都要受到神的审判。

李嫂还有改正罪行,从新做人的机会,可是对于中共,神已经判了它死刑,贵州平塘藏字石上刻“中国共产党亡”即是明证。据一些有功能的人看到,江氏已经在阴间地府承受无尽无休的惩罚呢,其痛苦非人间语言可形容万一。那些口口声声说“江××给我钱,我就为它卖命”的人,你们可想到自己的未来了吗,你们活的幸福吗,你们希望遭受江氏一样的惩罚吗?如今,“天灭中共”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要想有未来,只有退出中共邪党,不要再为其卖命,不再迫害法轮功,才能有新的人生,才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