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警察中的好人要救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迫害十多年了,警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做了很多坏事、恶事,有的同修气他、恨他、怕他,因此都不愿意接触他们。这是人之常情,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是超常的吗?无仇人无敌人的吗?同时我们也知道坏人是要淘汰的,只有做好人才能有美好的未来。而且大法弟子的主要任务是救人,邪恶的存在就是毁人害人,他们做坏事都是由于邪恶的操纵和指挥,大法弟子应该是慈悲的,不能见死不救。大法弟子的目标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人都是为法而来的,他们做事是社会的道德败坏造成的,这些道理师父也多次给我们讲过。但是要完全做好还真的不太容易。我自己做的就很差,在这里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同时对我自己也是一个促進。

我接触的警察给我的感受和别人不一样,在邪恶的压力指挥下,他们不但不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还很尊敬,还激励着我做好事、做好人。使我感受到他们中有很多好人,甚至是非常好的人。当然这样的人在当前社会是很难找到的,不是亲身接触我也不会相信的。过程是这样的,“四·二五”期间,我在老家农村同时办了三个炼功点,回来后又在单位门口组建了一个炼功点,迫害开始政法书记打电话找到我单位书记,了解我单位炼法轮功的情况。

“七·二零”后的一天下午,派出所开车带领六位警察到我家,把我接到派出所,说是“学习三天”。后来又来了两位大法弟子,一位是某台台长(正县级)、一位是北京上访刚回来的。七点多钟,指导员把我们请到他的办公室,拿烟、倒茶非常客气。指导员本人不抽烟,他说这烟是他本人请人办事买的。接着他就与我们拉起了家常话。他说:他家住某乡镇农村,部队转业就到一个派出所任所长,当时这个所的人员不团结,无论干什么工作都开展不起来,他费了很大的精力扭转了工作局面。突然局里将他调到一个乡镇,这个乡镇的工作更难干,无人愿意去,所里人员与群众关系恶劣,房子漏了都找不着人修。领导说他工作能力强、能吃苦,意思是非他去不可,无论他同意不同意都得去,并说真是“推了磨,杀驴吃”。这个世上好人难当,在那里干几年就回到这里当指导员。

第二天,指导员和我们又拉起了家常话,讲了他的母亲是怎样教育他的。在他任所长期间,所里两名警察到村里干坏事,村民把他们打伤,并且不让人走非得让上级处理好才放人,很多村民个个拿着棍棒,上级怕事情闹大影响不好只好让步。混乱中他的头部受伤并缝了四针,他母亲去看他,见面就说:“你没打人家,人家能打你?他打你你笑笑,他还打吗?……”。约上午九点半我们谈话结束,指导员说我年龄最大,住的最远,要所里开车送我,我谢绝了。几个月前我见到他,问起他的母亲,他说母亲九十多岁了,身体一直很好,在家与谁都能和睦相处。可见好人有好报。

第三天,指导员讲台长(另一大法弟子)有事不来了,就我们三个叙话。这次他讲了现在这个社会做好人都难。事情是在派出所发生的。他说:“一个农村小姑娘,外出打工辛辛苦苦挣了1600元钱,被小偷偷走,她来到派出所哭的很伤心,我看着她痛哭样子我也很难受,我知道农村挣钱不容易,我出面集资了800元钱,把她送走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刚上班,她又来了,说这案子肯定破了,没破案哪有给钱的?不再给800元不走,不管我们怎么劝说就是不走。从早上闹到晚上,没办法,最后我打听到她城里的一家亲戚,才把她弄走。”

三天“学习”就这样结束了,除了我们给他讲真相外,他没提法轮功一个字,只说:知道上级的意思就行了。

以后一年多的时间,派出所、居委会、单位领导经常四、五个人一起到我家去看我,但每次到我家都很客气,没有一个人对我有不好的作为,因为我在社会上的所做所为,他们公认我是好人中的好人。当然这是大法的威力,因为我正念足,三件事从未懈怠。他们来到我家我会给他们讲真相(那时还没有三退)。最后一次是过年前的一天,他们来到我家,说是新调来所长想和我认识一下,并说我年龄大过年有没有什么困难,不要有其它想法等。

这个所里的其他人我都很少接触,只有这个指导员对我印象特别深,我认为人特别善良。只要见到我,他就先打招呼,并要我注意身体。有两次我找他办事他都很帮忙(都是法轮功的事),并说有什么困难尽管讲。但指导员从来未到过我家一次,有一次来我诊所我没在,我又到所里去找他,问了一些情况(法轮功的事)。以后他调到了另一个派出所,任协调员。我想把他请到我家,给他办三退,他说忙。他没有手机,我把家里电话给他,叫他有时间与我联系,也没等到他的电话,一次又去找他办事,带上真相资料,在所里人多不敢交给他,连自己认为最好的人,就因为他是警察都不敢救他。你说我修的有多差。决心一定去救他。因为一夜没休息就写到这里。仅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