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才能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最近我地区接二连三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抢走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真相资料,及存折等私人财物,更失去了集体学法的好环境,这时有的同修不敢出来了,有的同修却正念很足,互相鼓励营救同修并做好该做的,在师父的呵护与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加持下有几位同修十来天正念闯出魔窟。

前段时间同修被抓后,我和另一同修配合被抓同修的妻子,去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家要人,他不但不放人,还殴打同修的妻子,逼迫同修的妻子给他下跪,并且还非法拘留同修的妻子十五天才放人,同修回来后听说此事,非要起诉恶警的犯罪行为。但是同修们的意见不同,心性与心态也不同,最后还是决定起诉他,因为揭露邪恶,震慑邪恶,是为的不再让恶人作恶,还有机会被挽救,这才是目地。要起诉就要牵扯证人的问题,最后决定让我去作证,当时我的正念很足一口答应了,后来我脑子里反映出不好的念头,我去作证,邪恶会对我如何如何,丈夫要知道了怎么办?那种怕心非常严重,听到外边来车了全身发抖,想把自己藏起来,早早把门闩起来,心想同修们谁也别来找我,我去告诉同修我不去作证了,让那位同修自己去吧!同修说起诉书已经递交给了法院,同修把起诉书给我看,吓的我看了一眼就放下了,赶紧走了。

走在路上我在向内找,我怕什么呢?难道我修炼这十多年,就这样停下来了。如果我不去作证,将来毁了那么多众生,给大法造成多大的损失,我得造多大的业呀!我还是大法弟子吗?心里对师父说让同修把我的名字写上吧!到开庭那一天我一定去作证,脑子里又返出不好的念头来,我心里默默的念,我不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能对不起众生对我的期盼呀!这时我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鼓励着我,“一定要知难而進,不能知难而退”呀!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主角,一切邪恶的东西都不配来干扰我。

我回到家,一遍一遍的看师父的《曼哈顿讲法》,越看越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当看到师父说:“所以我说呢,别看这种松散的修炼方式看上去没有条令、没有戒律、没有规章制度、没有人约束你,可是要求却非常高,因为你得自己约束你自己,你得自己达到标准。正因为责任大、修的高,人类社会又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魔来直接给你制造什么麻烦,所以旧势力才造了一个中共邪党来,迫害中看你还修不修,闯过去就承认你,闯不过去那是你不行。我当然不承认这些,但是它们是这样干的,也真的使一些人没了正念、上了圈套。”“特别是在证实法期间,而在压力面前、在各种困难面前就更容易灰心丧气。当然你们毕竟是有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你们的生命毕竟是与大法同在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

越看越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当我突破后天的观念时,发现什么都变了,返出本性的自我,同化真、善、忍。当法理清晰、正念正行,理念又变了,我们有怕心就是旧势力往下拽我们,我们有怕心就是在毁众生。我们都知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而是真正的放下那颗心才能做到的。我们修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邪恶还在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们都说:还师父与大法清白,让所有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同修出来,让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绳之以法,让无量众生得救。

师父说:“法轮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我们都成熟起来吧!共同精進做好我们该做的。起诉他们不是以他们为敌,也不是怕我们被抓,被迫害,而是制止他们再作恶,为的是挽救他们的生命,唤醒他们的良知,让更多的众生得救。

中共邪党借六十年又开始抓大法弟子,诽谤大法毒害众生。同修们不要再消极承受、躲避了,要直接面对这件事情,抓紧时间让更多众生得救吧!

我时刻向内找,归正自己的不足,法理也越来越清晰,自己的正念也越来越强了。我和同修一起去见律师,做我自己该做的事,律师翻遍所有的法律书也没找到我们一点有违法的行为,是共产邪党在违法。

回来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漫天黑云滚滚而来,马上就把这块地方吞没了,我赶紧让众生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只有在我身边的几个人留下来了,我突然从梦中惊醒泪水往下流,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赶快精進起来救度更多的众生。

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同修们,让我们形成一个坚不可破的整体,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完成大愿,兑现誓约,不辜负师尊的期望与众生的期盼,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以上仅是个人一点体悟,如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