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中终知他们为何舍弃一切讲真相(图)

为唤醒中国人坚持劝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在中国的“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简称三退)人数已经超过六千一百万,这聚沙成塔的数字,是一颗颗正义之心的汇集,也是来自全球各地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讲真相的结果。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香港举行声援六千一百万勇士退出中共大游行,“法轮大法好”旗帜在居住了大批大陆新移民的香港北角街道上飘扬。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台湾新竹举行声援六千万勇士退出中国共产党相关组织的集会游行活动。

震撼中终知他们为何舍弃一切讲真相

吉林省薛茂芝在他退党声明中这样描述:“我的几个朋友是炼法轮功的,很早就给我各类光碟和一些资料,但我对此漠不关心,一直没去看。终于有一天,我得病了,病得很重,就看起了一年前朋友给的《风雨天地行》和《九评共产党》光碟。在强烈的震撼下,我终于明白我的那些法轮功朋友为何舍弃一切去讲真相了,我也为我的自负感到内疚。现在,我全明白了。我主动要求退出曾经因无知而加入的共青团和红小兵。请神保佑。”

法轮功学员们深知退党对中国人民的意义重大,他们透过网路、有的透过电话、传真、甚至是信件,为的是将真实的声音及真相传至可贵的中国人民心中。其中,陈先生、练女士、田女士、林女士便是其中坚持义务劝退的义工。

不忍中共愚弄百姓 打电话劝退

陈先生表示,看到中共利用国家宣传机器公开对人民撒谎,并且毒害世人,尤其是中国人。因此,他认为唯有解体中共才是真正给中国带来希望和未来的最直接最有力的方式。虽然在讯息封闭的环境及党文化荼毒下的人,一开始听到劝退的电话会因为心生恐惧而反弹,实际上当退党义工有理有据,循循善诱地告诉他们真相时,对方多半由激动变为冷静,理性认同,甚至愿意以化名退出中共组织。

劝退过程中,陈先生常常会碰到接电话的是中学生、大学生,他们多半直接从教科书中被强行灌输党文化的错误思维,一开始他们会和义工朋友论辩退党是不爱国、党解体代表国家灭亡等,但是他们愿意思考,渐渐地,透过退党义工的讲真相,有的和义工保持联系,有的除了自己退,也帮忙劝朋友退。

有一回,陈先生碰到一位女中学生,这位小女孩的家庭长辈从父亲到祖父都是共党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小女孩一听到劝退电话就认为是在搞反动,是危害国家利益。后来,陈先生不急不徐地把《九评共产党》中中共杀人的历史念给她听,在短短的四十分钟内,小女孩态度发生变化,并愿意以“平安”的化名退出共产党相关组织。

另有一位公安局的副局长,当陈先生告诉他真相,并且指出所谓依法行事伤害善良百姓就是助纣为虐时,这位公安副局长明白,若再这样麻木下去,就是等于刽子手,所以也愿意用化名退出。

贵州老人徒步劝退 五百人退出

田女士看到《九评共产党》推出以后,有民众开始在网站上自发性地退党,便加入退党义工的行列。她说:“这一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我感受到最近这一年来退党的速度一直在加快,人民觉醒的速度一直在加快。在过去这一、两年大的灾难或者是人为的灾害里面,老百姓开始认清楚共产党的真面目。”

田女士表示,过去参与维权的民众都只觉得是因为地方政府不好,甚至包括四川的灾民都是如此,但这一年多来,老百姓已经看到实际上是整个中共体制的问题,不但自发性地退党,也不断传递退党讯息。田女士举例,有个贵州的老人在退党之后,在去年初大冰雪的时候亲自走遍二十多个乡镇传递退党讯息,一共帮助五百多人退党。田女士说:“你知道体制问题的时候,你就会跟这个体制决裂,这是很清楚的。”

田女士经常接到来自青海偏远山区、内蒙、新疆、西藏等地的退党电话,这些地方上网不易,也让田女士明白电话退党肩负的重大使命。“他们根本就无法上网的,在电话中通常都是很激动的,有时候甚至七、八个人一起退。”她深刻感受到这些中国民众的痛苦和勇气,也因此,田女士更愿意付出时间和支付能力范围许可的电话费,无怨无悔地走过将近五年的岁月。

善心劝退 唤醒可贵中国人

练女士几乎每天上网讲真相劝退,已有四年之久,她表示,在和网友劝退过程中,感受到在无神论及党文化体制下的中国人,道德严重下滑。对于爱国的中国人,练女士会问他们“中共真的爱人民吗?”并列举中共窃取政权以来,超过八千万人民非自然死亡,当她提到我们是炎黄子孙,不做马列子孙,她表明自己是喜欢中国人民,不喜欢共产党时,对方多半渐渐了解“中共不等于中国”,并认同人民才是主人,政府不好的作为要勇于揭露,才能让政府正常运作,对方往往愿意以化名三退。

如果遇到只想过好日子的网友,练女士会告诉他们纵容邪恶就是滋养邪恶,也许下一个被迫害的就是你,譬如毒奶粉事件,连婴幼儿都不能幸免于难。

练女士表示,有的网友明理,讲三句话就退;也有碰到怎样讲也不相信,并且一直谩骂的,这时练女士会推荐对方阅读《九评共产党》,没想到很多网友后来又纷纷主动找她帮着三退。练女士会处理完程序后,马上将退党证号寄给对方。

此外,由于练女士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为身心直接受益者,她一定会向对方说到法轮功的美好,以及被中共残酷迫害如活摘器官等真相,并且把由中共一手操作的伪案天安门自焚事件讲给对方听,有的因此也退出中共。

练女士认为担任退党义工是有意义的事,更何况和在中国大陆冒着生命危险,还在努力劝退的那些法轮功学员比起来,实在幸福得多,更应该以实际劝退行动来协助民众摆脱中共,人民才能真正过上安定、平和的日子。她认为,只要善心和对方讲,劝退比例是越来越高,包括网警、公安等都有经她手帮忙退的。

林女士担任退党义工至今透过网路聊天的方式让中国民众更全面地看到第一手真实新闻报导、全球声援退党活动、活摘器官真相、法轮功洪传全世界等讯息,通过文字、影音、图像的传递,到目前为止已经劝退上万人。

林女士说:“只要开启电脑,点几下滑鼠就可以救人,有什么道理不去做呢?中国民众受到邪党洗脑多年,早已忘了自己是中华儿女,唤醒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与义务。”

退党勇士:法轮功好

来自辽宁的退党者杨先生表示,原本经商多年,遭中共官员假借工厂经营绩效不彰的名义将工厂买断变成私有财产,随后又转卖到国外,使得工厂内所有工人都面临失业的窘境,有的家里孩子还得上学,生活变得非常困难。

面对中共的专断独行,杨先生痛心疾首地表示,老百姓总是被弄得没办法,长期受欺压,又怕家庭受到牵连,敢怒不敢言,希望共产党快点垮台。杨先生也提到在中国已经受迫害十年的法轮功:“法轮功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实际上就是被迫害的,实际上我们很多人都认为法轮功很好,起码他行善、做好事、不做坏事。但是共产党不要你参与法轮功,谁要参与就迫害你,开除你工资,家庭都受到牵连。”“我就是恨共产党、共产党太差劲了,恨之入骨。”

给中国人勇气 我们会坚持下去

诚如陈先生所说,大多数中国人民都是很善良的,只要有耐心及为对方好的决心,对方往往会被感动,不但认清真相,生命从此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做个真正思想自由、清白的人,那是义工朋友最乐见的。

陈先生也表示,每通电话及真相的讯息都是净化党文化束缚下枯槁灵魂的利器,因此,即便上了年纪的古稀老人,他们也突破语言障碍、文化水平的障碍,鼓起勇气与善心,拿起电话,拨打至彼岸。有位法轮功学员学历不高,别说电脑,英文也看不懂,为了给大陆同胞更大的支持与鼓励,七个多月内,成功地帮了一千三百七十多人退党。为了增加中国人民敢于对抗暴政的勇气,陈先生表示:“我们会继续做下去。”

自《九评共产党》问世五年多来,明白真相,自发退出中国共产党、团、队的人数已经超过六千一百万人。中共在其窃国六十年纪念日时加强网路封锁,使得中国民众上网的环境更加严峻,但是这些退党义工们也都发觉,中国的老百姓们越来越有智慧,尝试经由不同的管道,想尽办法去突破现状、把他们的痛苦传达出来。

湖北武汉李幸福说,“中共邪党最怕老百姓明白真相,所以它搞媒体控制,网路封锁,居委会监视、跟踪、蹲坑等一切下流卑鄙手段妄图封锁真相的传播,这是白日做梦,封锁得住吗?比如我,还是知道了真相,特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

退党大潮如滚雪球效应一般越滚越大,摆脱共产党专制暴政的日子指日可待。中国人民早日获得安康和乐的生活与人权保障也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和全中国人民共同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