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标准不会因为年轻而降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近期修炼中我有一点心得体会,写出来和同龄同修交流,在修炼路上一起精進不怠。

我以前学法不精進,最近有進步。我每天一般都是上午上课,午休后抓紧时间学法,弥补以前学法上的不足。晚上上完课回来上明慧网与正见网阅读同修的交流文章。但前些日子要求自己不严,总是要去常人网站“逛逛”,这是个很大的执着,可总要找些理由为自己辩解,如“学生见识还是要广,多看能启发自己,扩展思路,增加创意”等等,抱着执着心不放。有时候原谅自己,想:“今天只看图片不看文章,反正看图片很快的刷刷就过去了,花不了多少时间。”其实在看的过程中就是在往脑子里装。修炼人要远离名利情,要摒弃常人的那种思维模式的,在生活上要能以苦为乐,从那些网站上学到的都是常人在社会上争争斗斗的那些肮脏的东西,让自己看问题的思维模式跟常人一样,那还叫修炼吗?这些常人的东西也的的确确在我的修炼路上起到了一种阻碍作用,在无形之中消磨着自己的坚定、吃苦、精進的意志,旧势力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想方设法地往下拖我们。

还有,自己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执著心未去,却时常拿自己和常人比高低,降低了修炼的标准,在修炼上打折扣。例如,有时候走在校园里为了抄近路也学着别人去践踏草坪,虽然看到小草被踩黄了自己心里边也感不安,知道小草也是有生命的,这样做不好,但还是那样做了。法中早就告诉我们,“站在我们炼功人角度上看,那就是杀生。你是炼功人你就得做一个好人,逐渐的同化宇宙特性,戒掉你那些不好的东西。那要站在常人角度上看,也不是干好事,是破坏公物,破坏绿化,破坏生态平衡,站在哪个角度上讲也不是干好事。”(《转法轮》)这点小事都做不到,那遇到大的利害关系时还怎么过得了关?从那以后不再这样做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让我看到自己其实是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法学完了一出门就我行我素起来。“你想想,什么叫真正的信哪?你只是嘴里说的信,实际心里并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真正信时,你的言行必须是一致的。”(《欧洲法会讲法》 )没有按照师尊说的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

由于自己性格内向,在校内一直以来就比较独处,看到常人在各种物欲、色欲中放浪形骸时自己能比较高标准的要求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认为是“曲高和寡”、“与众不同”,总觉得自己做的事是有意义,看别人都是在浪费生命。和同学交往时,看到他们在一些问题上认识错误也不说,觉得自己心里明白就行,就算说了也说不清楚,他们也不见得接受,索性就懒得说,全然没察觉这其实是党文化给自己心灵带上的一个枷锁,也是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特性的表现,也包含着一颗求安逸之心。

有时候觉得自己不合群,认为那不是我的问题。其实这都是人心。“德不孤,必有邻”,这句话点醒了我。而我的这些认识也是在向外求而没有向内找。周围的环境就是自己心境的表现,自己的思想复杂,不能坦诚面对一切,对周围的人也会有影响。每个人都有明白的一面,只有真正修出善,以慈悲之心对待众生,才能讲好真相证实大法。大法修炼者,应当以自己的言行传递正的信息,感染周边的每一个人。

到今天我在发正念上还是做得不好,每天四次整点发正念时间总要缺一、两次。

一直以来我都是以“大法小弟子”自居,在写交流文章落款时考虑是不是应当把“大法小弟子”的那个“小”字去掉啊,但由于存有证实自己的心还是没有去掉,还是没有意识到现在我已经跟小同修有很大的区别了,已经由一个小弟子长大成了青年大法弟子了,直到看了《深挖色欲》那篇文章自己才深深的感到羞愧和叹息。作者年纪跟我一样大可是他写出来的心得体会很成熟,很有深度,就连落款都是“青年大法弟子”。而我在此之前还有着一颗“不想长大”的常人心,究其根源才发现自己是怕吃苦,不想承担生活的压力,在修炼上想对自己要求宽松一点从而掩盖执着、逃避自己的历史责任。修炼是严肃的,修炼的标准是不会因为年纪轻就有所降低的。我们年轻的大法弟子一定要认识到这点,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耽搁,还有利用各种条件和机会讲真相。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多学法,法理要清晰,在事关修炼的重大原则和方向问题上一定不能含糊。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