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家人同修过病业关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由于母亲(同修)家庭观念及亲情很重,长期被家庭琐事束缚着,一直没有摆脱出来,三件事做的拖拖拉拉,甚至做也是在我督促的情况下被动的做。有时身体哪儿不舒服了,还时常吃药。我每次去她家劝她,她也只是表面应酬,找客观理由为自己开脱。

今年七月底,母亲由于长时间咳嗽、咳痰,有时很严重,在父亲(常人)和亲属的劝说下,去了外地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癌晚期”。

我听到此事时也感到很震惊,但我很快意识到,这是母亲长期执著常人事,因碍于常人的面子看孩子,被孩子拖累的寸步难离,即使有时孩子没在身边也是牵肠挂肚,问寒问暖的,没能溶于本地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整体中,这是有漏,被邪恶抓住了迫害的把柄。我知道,这件事不是偶然出现的,必须站在法上面对这件事。我一方面找自己,看存在什么问题,一方面在想我该如何帮助她?当时我虽跟母亲在法理上交流了很多,但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她也不知所措,加之法理不清,心也不定,在家中常人的执意劝说下,还是动了要住院治疗的心。第二天母亲就住進了外地医院。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看着她靠医院治疗,这样走下去是很危险的。我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路,这是邪恶安排的路。我想这件事应告诉同修们,交流一下,听听大家怎么说。当晚集体学法时,我把此事告诉了同修们,同修们先发了正念,然后对此進行了交流,大家都谈了各自的看法。

有的说:邪恶虽然以病魔形式迫害同修,但也是对着我们整体和众生得救来的,是想干扰我们做救度众生的事,所以今后大家帮她发正念时可加上“绝不允许邪恶以这种方式迫害同修,给救度众生带来负面影响和干扰,也不允许以这种方式干扰我们本地区大法弟子整体圆容,整体提高”,要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

也有的说:我们要用强大的正念清除干扰你母亲的邪恶,加持她的正念,我们是修炼人,那医院不是我们住的地方,医院也治不了超常的病,再有,有时间我想和您一起去看看她,帮她找找自己的执著,帮她从法理上提高。

还有的说:出现这样问题我们都应对照法理向内找,看看我们自身、我们整体还有什么漏,如果我们整体形成合力,邪恶的迫害将烟消云散。

当时我也说了自己的看法:一方面同修帮发正念,另一方必须要面对面跟她切磋,帮助她在法上提高上来。

之后的几天,我每次把见到母亲的情况都回来及时的和学法小组進行反馈,再把同修们的看法回来反馈母亲听,帮她从法理上提高,加持她的正念,大家也在持续的发正念清除迫害她的邪恶生命。她自己也找到了一些不足:对孙女亲情太重,时间充足也没走出来集体学法,平时小关没过好,一点点就积攒成一大关,再有三件事也没做好。

经过多次的跟母亲交流,我再去看母亲时,她的精神状态好多了,咳嗽也轻了,而且她还说看见了自己坐在莲花中在空中飘的景象,她自己也悟到是师父点化她该回家了。我也借此鼓励她说:“师父一直在管你,让你看到景象,就看你怎样选择了。”但当时院方对母亲说,这种情况只有化疗或放疗治疗方法,而且还不能保证治愈,加之我家亲属也执意说:花多少钱也得治。其实母亲看到同修们的鼓励和帮助,也想出院,不想住了,她自己也说:“住在这里真是给大法抹黑啊!都觉的对不起师父。”但还是没下决心。

过了两天,我和甲同修一同来医院看她,進行了长时间交流。甲同修对我母亲谈到:“‘七·二零’以后师父没有安排这么大病业关,既然已经得法了,就应把心一横,把它当成一关,去留由师父。”我也说:“这是一次考验,是一次生死大关,我们的路很窄,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只有这一条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一定能走过来。”我们跟她说了很多,当时母亲很认同,信心也有了,正念也足了,决定这几天让我办出院手续,并说其实她也不想来,只是家人执意劝说才来的。听母亲这样说,我和甲同修都很高兴,也感受到同修们对她的帮助和鼓励所起的作用,在这关键时刻,帮她树立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信心。

我给母亲办了出院,母亲回家后,很快就走出来溶入大法弟子的整体中,参加了集体学法,并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她跟我说:“我根本不想这件事,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

一次,她跟我讲,她左肺部位疼痛了两天,真是难受极了,可她就把它当成是一关,是生死关,就坚定的信师信法,而且还求师父救她,不能让邪恶把她带走,她还要做好三件事救众生。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没再想去吃药什么的,当时不管多么疼痛难忍,就这样凭着对师父的正信,两天后,她终于坚持了过来。

一次,我和母亲发正念时,大概发到半小时时,她说看到一只很白的手从左侧肋部進去把肺里的一个黑东西给拿了出来了,说拿的时候拿到最后好象皮筋似的不太好拽,还用手比划着拿出的东西有多么多么大(大概乒乓球那么大)。我当时没在意,说继续发正念,不用管它(我以为是她自心生魔)。就这样我俩又发了半小时正念后,她又跟我说刚才看到的景象,而且还说,又看到左肺在眼前显现出来,看上去一点毛病都没有,上面还有清晰的气管。这我才意识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帮她把那个不好的物质在另外空间给拿掉了,把那个难化解了,是师父在鼓励她。当时我俩都很感动,知道师父不愿放弃每一个大法弟子,即使弟子修的不好,拖了师父正法的后腿,师父也依然呵护着大法弟子,等待着不争气的弟子尽快的赶上来,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师父洪大的慈悲。这件事我俩也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母亲的信心也更足了。

两个多月的时间,母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鼓励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放下生死念,终于从病魔中走了过来。整个过程,本地区学法小组同修,能坚定的站在法上思考、对待此事,经常面对面的同她交流,帮助她发正念,加持她的正念,帮她找到许多执著和人的观念,使她一步步的能在法理上提高上来。

试想,这样的生死关,如果没有同修的帮助,看她当时的状态是很难走正的,而且又是老年同修,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还很多。这次我也切身感受到了同修之间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所体现出的作用──当我们遇到急待解决的事情时,大家都能站在法上悟正、整体形成合力,法的威力将体现出来,事情就会向好的方面转变。其实我们的标准达到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这件事情在我家亲属间震动很大,亲属们切身感受到了大法弟子们前前后后热心的鼓励和帮助我母亲,都很感动,尤其师父把母亲肺部根本问题拿掉这件事,使周围的亲属对大法的超常和神奇都感到很惊讶,对大法的态度也开始转变了,有两名亲人主动接触大法,开始看《转法轮》,还索要大法方面的光盘看。我母亲也开始借此大法神奇之事利用来讲真相劝三退。

通过这件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平时对父母关心不够,去她家很少,当劝说她又不起多大作用时,也就不愿多说了,这是只管自己,不管她人,有很强的自私心,有时还生出了怨气心。自己三件事有时懈怠,求安逸。

也劝那些还执著于常人事的、执著亲情的同修,赶快走出来溶于整体中,做好三件事,抓紧时间救人,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自己的一点浅显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