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州晚报出现“天灭中共,三退平安”谈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据明慧网报道,自《锦州晚报》9月27日头版图片出现“天灭中共,三退平安”喷字以来(“三退”即退党、退团、退队),锦州市各级党政机关惊恐万分、草木皆兵。第二天,该报遭停刊整顿。中共当局派出工作组进驻该报,同时勒令回收当日报纸。

一位卖报纸的业主说,当日他批发了50份晚报,刚卖出去一份,报社的人就来了,说27日的晚报是错版,要收回。卖报人说已经卖出去一份,报社的人就把剩下的49份全部强行收走了,连本钱都没退,说这是上级的命令,不给钱,赔了本儿的业主怨声载道。还有一个居民订阅了《锦州晚报》,取报时发现报箱被砸,报纸不见了。后来才知道,是政府部门的人干的,简直和强盗一样,气得这位居民骂不绝口。

其实,被骂的人也很窝囊。很多党员都有任务,每人要收回十份报纸,必须完成。可是到哪里找那么多份报纸啊,无奈之下,才干出此等勾当。有的人实在找不到,只好用高出原价几倍的价钱买报纸上交。这都不算什么,最惨的还在后头:据说,此次事件相关责任人已受到处分或降职,拍照的记者已被逮捕、抄家。

如果报纸真的出了“错版”要收回,这还可以理解;可是报纸收回、本钱不退,定下“任务”逼得堂堂“中共党员”干出砸报箱、抢报纸的事来,就是十足的“中共特色”了。及至把相关当事人处分、降职,乃至逮捕、抄家,到这步田地,中共的恶霸嘴脸就彻底暴露了出来。

中共暴力夺权在先,实行独裁专制在后,自知逆历史潮流而动,不得民心。要想让老百姓臣服,只能用欺骗加暴力的手段,垄断媒体、大兴“文字狱”也就成了必然。

1957年中共号召知识份子给中共提意见,然后按图索骥捉拿“右派”。虽然几个著名“右派分子”罗隆基、章伯钧和储安平的发言都明确表示,愿意跟着共产党走,划成“右派”的人中并没有人提出要推翻共产党,不过是批评、建议。但是,就是这些批评、建议,使数十万人失去了人身自由,给数百万家庭带来了苦难。当被人指为阴谋的时候,毛泽东公开表示:那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现在,中共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不得不高调唱起“和谐”;实际上,暗地里对民众的迫害却毫不手软。南京师范大学学者郭泉因为写了一些文章,刚刚被判处十年徒刑,可算作是当今中共治下“因言获罪”的活生生的例证了。其实这也不奇怪,想当年贵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都能够在一夜之间被打倒,再“踏上千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何况今天一个大学学者、一个报社记者呢?即使有天大的冤情,到哪里去诉说?

那么,对于中共的这一番折腾,老百姓们又有何感想呢?有的收藏爱好者表示,愿意花300元买这份报纸,有人甚至在网上开出一万元的天价。锦州老百姓们谈起此事兴致盎然,很多人有兴趣一睹这份“错版”报纸的真容。中共在台子上自打耳光,耍尽流氓,出演的丑事一桩连着一桩,老百姓的倒彩声、骂声也就一阵接一阵。看来,中共垮台的日子,真是为期不远了。它在台子上折腾的再卖命,也不过是末日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