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守所、洗脑班和劳教所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我和同修一起走向天安门为师尊和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的和平上访被中共歪曲成扰乱社会秩序,于是我们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宜昌市“六一零”、国保大队、看守所的人员在邪党的操控下,用早就安排好的一套歪理邪说强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

一、看守所

看守所是人间地狱,四面高墙在几平方米小屋子里日日夜夜笼罩着黑色恐怖,打骂声时而不断,一日三餐吃的是搀沙子饭和萝卜菜,睡的是水泥地,因为关押的人多,铺位睡不下,就让法轮功学员睡在水泥地上。如果遇到上面检查,警察就用欺上瞒下的谎言编一套说辞,找几个普犯依葫芦画瓢的撒谎蒙混。

看守所里有个李姓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卖力,每次打人都有他。我们一炼功,他就来打人。有一次他竟然用手铐把我们四个学员都双手铐上,这一铐就是十六天,在那个炎热的夏天里,半个多月不能洗澡、换衣。坚定信仰的学员随时都面临被打、被铐、被吊,还有“背轮胎”等酷刑,如果仍然不配合邪恶,就被超期羁押。我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了三年多。

二、洗脑班

我曾被劫持到宜昌市夷陵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利用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单位、居委会、村委会的成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人有的是退休的,有的是所谓下岗的,他们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助恶为虐。这些人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为了那点钱,为了饭碗昧着良心干坏事。“六一零”栽赃、污蔑大法与师父,用阴毒的伎俩挑拨离间、制造矛盾,造成间隔,欺骗民众,煽动老百姓仇视大法,妄图让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

“六一零”头子龚明华在洗脑班要对我非法罚款一千元,还威胁要用我的房子做抵押,企图不让我炼功。我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六一零头目龚明华、王友林和一个恶警围上来对我拳打脚踢,打的我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

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又被骗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那是打着法制旗号、干着犯罪勾当的邪恶洗脑基地。里面几十个人围攻一个被骗去的大法学员,软硬兼施,欺骗、讹诈,用尽流氓手段,阴险毒辣,整天灌输中共的那套歪理邪说,强制学员放弃信仰。

三、劳教所

法轮功学员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中共搞假恶斗,当然就容不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所以就不断的造假、栽赃、污蔑法轮功,欺骗民众,企图把法轮功学员与民众对立起来。中共喉舌蒙骗老百姓说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是春风化雨,其实是血雨腥风。

比如:劳教所刘姓狱医说我是高血压,并且高达180─240,我说:“我没有高血压,在家里找医生量过很正常,如果有这样高的血压还能做事吗?”刘某就把桌子一拍,咆哮道:“我是医生,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言外之意就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连辩解的权利也没有。每天恶警教唆吸毒人员强迫我喝不明药物,如果我不喝,每晚十二点过后,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任务完成后,就授意所谓的“包夹”把我拉到卫生间,五个人强行的灌药,我说:“我是健康人不需要喝药。你们灌不进去,我就是不喝。”他们就打人,我给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听,反而恼羞成怒的说:“这是什么地方,有你讲话的份吗?共产党对你也太仁慈了,要不就给你打一针,看你还有什么说的?”

劳教所里狱医用不明药物破坏大法弟子的中枢神经是确有其事的,他们的言行是不打自招的。还有一次劳教所里来了批医务人员,说是要给我们抽血化验,不管有病无病都要抽血化验,强迫你抽。当时我们不知道是咋回事。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曝光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中共邪党把劳教所变成了非法器官移植的活体器官库,迫害的对象就是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我非法劳教期满出狱回家后,仍遭当地邪党人员骚扰。鸦鹊岭镇的刘为洪、区“六一零”主任芦某、派出所指导员常晖、村委会书记席祖功、村主任苏小平等人为了自己的饭碗,助恶为虐,上面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上门骚扰,以所谓的敏感日当借口,什么十六大、奥运会、两会期间非法监控大法弟子,甚至翻墙砸门,私闯民宅,知法犯法。我正告他们:“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要给你们曝光。”派出所指导员叫嚣道:“你告去吧,我叫常晖,我不怕你告!我有上面的指示。”

其实中共是在蒙骗他们,是在利用他们对大法犯罪。他们是迫害者,也是受害者。我把他们曝光出来,是希望他们不再继续犯罪,不要认为是上面的指示,自己就可以不承担责任的,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负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