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这位同修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没念过书,不识字,现在读《转法轮》很流利,不怎么丢字落字,下面是他口述我代笔。

我已经修炼十六年了,儿女们都支持,两个女儿也在学法、炼功。老伴更支持,现在也在学法,也受益了。

迫害前我家就是一个学法小组。迫害后停了一段。这哪行啊,师父叫我们在一起学法呀。我就挨个同修家去叫。这小组又在零二年开始学法了。

我家门前就是社区办公室,他们经常到我家来烧水,就这样和他们接触上了。有时还来找一些零三八四的,我都热情帮助。他们单个来我就跟他们说: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学大法身体都好,我原来病可多了,心脏不好、肝不好、脾不好、大肠头老往下掉,还经常昏迷摔倒在地,现在啥病都没有了,十六年不吃药了。你可别听江泽民的,他给法轮功造谣。他们七、八个人我都给他们挨个讲了,也都退了(三退)。有的是党、有的是团。

一次社区主任和一个人说话,我正好走在旁边。那个人说:就是针对法轮功的。主任说:我知道。可他从来没到我家来和我说这些事。

我的楼上楼下的,一栋的我也和他们说大法好、学大法身体好、心眼好,老伴说我傻,啥都给人家。他们都把我当贴心人,有啥心闷的慌的嗑都和我唠。我劝他们不要生气,你不生气不就好了吗?不管是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有个大事小情的我都去看看,拿点东西去。邻居有个和谁都不来往,挺隔色的,她有事我也去看看,她老头儿去世了也去看,后来和别人隔色和我不隔色。见我可热情了,我还给她和她姑娘办了“三退”,不管帮谁办三退都很顺利。

他们都知道我家有学法小组,有时他们还问:学习完了?还有一次,一个人和在楼前面呆着的三个老头儿说:他们啥时来,啥时走你们就打电话举报,举报一个五百元。那三个老头儿说:那不是地痞、流氓吗?这话让一个同修听到了。

再有我每天除四个整点发正念外,其它整点有时间我就发。反正这几年就这么走过来了,也没啥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