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十一年来,在证实法的道路上,历尽艰辛、险阻,都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闯过来了,下面就把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点滴体会向大家汇报。

一、在救度众生中修去人心

我二零零一年流离失所,那时和同修失去了联系,没有资料来源,我就出去讲真相,那时的世人,被恶党谎言欺骗,尤其是伪“天安门自焚”出笼后,众生不但不听,还谩骂、围攻、报警,我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的闯过来了。

现在,环境宽松了,邪恶因素少之又少,可是,我最近讲真相,我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便衣跟踪啊!有人要报警啊!是什么心促成的哪?师父说:“因为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会给你演化出一种假相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向内找,原来是区别心促成的,原因是我愿意和男性和年轻女性讲,他们都关心时事,看报纸、看电视……知道的多,当恶党的谎言被我揭穿后,他们都很敬重你,还会夸上你几句,不知不觉中就滋生了沾沾自喜的心、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了,邪恶不是因为你有怕心它才迫害你,任何一颗人心都是邪恶迫害你的借口,人心找到后,就发正念清除它,解体它,并主动的向老年妇女讲真相,以前这是我最不爱讲的人群,认为他们无知,讲半天不退,还和你吵吵,浪费时间。

当前,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如何走好最后这段修炼的路,救度更多众生,我每次出去讲真相,都要带上身边的同修去讲,她们都有畏难情绪,张不开口,不好意思,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怕”字,我就鼓励她们,我给你发正念,你讲。不然,我先讲让她们在旁边听着,有的同修讲了,没退,我就鼓励说:“挺好的,刚开始时,我还不如你哪,能张开嘴就行。”有的同修,我俩出去几次,现在也能讲了,一次十几个,还带别的同修去讲。

一次我去超市讲真相,遇到两个同修去发传单,心想,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一定让她俩迈出这一步,面对面讲真相,因为发传单有很大的局限性,发完了,还得等下一周,而讲真相走哪讲到哪,是修心去执着的最好修炼方式,我讲了一会,就让其中的一个去讲,我俩发正念,一会她回来了,她说:“刚开始时,心怦怦跳,都跳到嗓子眼了,一会就不那么紧张了,退了,还是个大学生哪。”现在,她也和同修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以前我认为讲真相是在世间云游,吃苦修炼,现在认识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担负着更大的责任。

一天我去商场讲真相,遇到一个女青年,刚张嘴,她就反问一句,你是法轮功吧?是啊!我也是。我俩聊了几句,分手时,她把手机号给了我,并提出了要小本本(小册子),第二天到小组,说起此事,同修们都善意的指出,不能再见了,邪恶就想破坏资料点,她那么年轻,刚见面就要资料,说不定是特务哪。回家后,我反反复复的在想:见不见哪?见哪,要真是特务后果不堪设想;不见要是同修怎么办?当《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发到手中时,我捧着书,心想见不见哪?见!把心一横,这么多年的艰难险阻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来了,怕啥,助师世间行,不能只局限在救度众生,找回昔日的同修也是我们的一份责任哪。同时,从这件事情上,也暴露出我的一颗怕心,表面上好象是为了同修,为了资料点的安全负责,实质上怕自己受到伤害,怕跟师父这么多年做不好白修,多么肮脏的一颗“私心”啊!意识到马上解体它,清除它,立即给女孩打电话,老地方见。见面后,知道她是外地的,九六年跟父母修炼,考上大学就中断了,现在外企工作,正在培训,过些日子就上岗了,是部门的经理,当我把书送到她手中时,她把书紧紧的搂在怀里,眼泪流了下来:师父,我可找到同修了。她告诉我,她就想找同修。回家后,妈妈告诉她,你求师父,只要你真心,师父就会帮你的。她说:“那天上楼时,我还求师父哪,没想到真的遇到您了。回家后,我马上打电话,把这喜悦告诉了妈妈,激动的我晚上都睡不着觉,天天盼您的电话。”不久她的父母来了,到我家参加了学法小组的学习,她父母住的城市不大,迫害后,同修们就不来往了,她父母表示,回家也成立学法小组,把同修们组织起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现在这女孩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带她一起,在证实法中,勇往直前。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了,安全来自法,安全来自正念正行,安全来自师父的慈悲呵护,但表面还得符合人的这层理。

二、整体配合,更显神威

师父说:“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我们由协调人组织了一个学法小组,宗旨就是把各片的信息及时反馈上来,好的经验及时推广下去,形成一个聚之成形,化之成粒的整体,如一个同修去外地回来,讲了外地同修接力式的到邪恶黑窝近距离发正念的经验,我们就组织同修去邪恶黑窝去发正念,司机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新学员,她说:“只要证实法,我责无旁贷。”并把同修给的油钱,毫无保留的捐给资料点。

一天我们组织同修到邪恶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车刚刚从公安分局附近启动,开了天目的同修就看到师父坐在莲花上来了,莲花座象一把雨伞似的把整个车给罩上了,沿途经过公安分局、检察院、“六一零”、派出所、区政府邪恶操控的地方,所到之处,车就停下来,同修们就立掌发正念,救度被谎言毒害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世人,让他们弃恶从善,改邪归正,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当车来到关押大法弟子黑窝时,同修们齐发正念,打出去的功能,周围的树都冒起了黑烟。

我们近距离到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教养院发正念,实施分片包干,以点带面把没走出来的同修带出来,就近排班,接力式的发正念,奥运期间没有一个同修被迫害、被绑架。

今年二月六日,伪法院开庭构陷大法弟子,法院附近布置了大量的警察、便衣、特务、带红胳臂箍的邪党社会人员。二月的北方,寒风刺骨,同修们都默默的、静静的在法院周围,高密度的发正念,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二点都发出强大的正念,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庭内,被审的大法弟子,根据法律的条款,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信仰合法、传播真相资料合法的辩护。三月二日,四位同修免于刑事处罚,平安回家。

三、圆容好家庭,救度身边的众生

我二零零一年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回家后,丈夫已经和一个比他小一轮的女人过上了,看我回来,他提出两个条件:一、放弃修炼和他好好过日子;二、修炼就离婚。我郑重的告诉他,婚不离,还得修炼。他一听暴跳如雷,从此以后,对我非打即骂,看到我看书就毁。有时我也想,离就离吧!何必自找苦吃,可是又一想,师父在书中说:“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转法轮》)虽然知道是师父要求的,但内涵是什么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他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

如何正家庭环境哪,解体操控他干扰我修炼的邪恶。首先是学法,背法,发正念。一天,我正发正念时,他進屋劈头盖脸的打,不解恨,又把我从床上扔到地上打,一边打,一边骂,打完后,气急败坏的摔门走了。我趴在地上放声大哭,修炼怎么这么难啊!一天,我正干活,他一進屋,就大喊大叫,我当时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声音打到我的脑海,“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对呀,我怕你什么哪,我是大法弟子,这一念一出,他马上一点声音没了。

我悟到了什么是正念,就是当魔难来时,你想起师父的话,这就是正念,从此以后,他再给我制造魔难,我就用背会的法,解体操控他的背后的邪恶因素。家庭的环境宽松了,我看书发正念,他都视而不见了。

师父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精進要旨》〈浅说善〉)从此以后,我就是善待他,关心他的饮食起居。他嘴上不说什么,他的心在变,改变对大法的态度,对师父的态度。一天,那个女人来了,看那架式就是来找碴的,進门后,我把她让到屋里,给她倒了一杯饮料,她非常不理解的上下打量我半天,说我怎么就不理解你,一次次伤害你,你怎么就不生气,不恨,不和我打哪?来了还给我倒饮料。看到她(在早市摆地摊)为了蝇头小利争啊!斗啊!在人生苦海中挣扎,真的活的好苦、好累、好可怜,我体悟到修大法的人才是世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修炼那点苦算什么),我说:“为什么要恨你哪,如果恶党不搞计划生育,你丈夫能和你离婚吗?不就是你生了个女孩吗?孤儿寡母的多难,恶党不镇压法轮功,我能离家出走吗?九十多岁的老婆婆靠他一个男人侍候。”听着,听着,她哭起来了,说大姐你真是个好人,从此以后,我再不会伤害你了。前些日子,她把家里的护眼灯拿来,说你天天看书别把眼睛累坏了,我女儿考上学不用了。丈夫从此也变了,退了团,写了声明,并在我家办起了学法小组,一次去亲戚家串门,谈起了当前形势,谈起了贪官,他突然站起来高呼:李洪志万岁!法轮大法好!我的眼睛湿润了,一个生命真正的得救了。

同修们,让我们携起手来,跳出人的框框来,兑现我们史前宏愿,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