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间讲真相一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大学生大法弟子,年幼时曾跟随父母一起炼功看书,中间间断过,从新步入大法修炼已四年有余。我一路走来,称不上如何精進,却幸得恩师的慈悲呵护。弟子多次感慨,仍觉有太多的神奇与幸福。间或也会人心浮动,懈怠消沉,但是我们都知道,真正走入了大法的人,要再放弃大法是不可能的、无法可想的。修炼路上事情很多,在此仅举近期课间讲真相的一例,望与众同修(尤其是大学生同修)交流。

大陆的大学院校里,除了港澳台侨胞外,邪党的政治理论课(实际上是强制洗脑)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都是一门必修课,有时科目甚至不止一门。对于这类课程的厌烦程度,是老师和学生都心照不宣的了,同学们能逃则逃,不能逃的也大都在教室内打瞌睡、聊天、看其它书,以度过枯燥的课程。最近我们有一节邪理课程,换了老师,是属于“照本宣科”型的,大家都不习惯,加之本来就厌烦这种课,原无生气的课程在师生间就变得更无交流,死气沉沉。距离下课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老师要放视频,我想这看了不害人吗,就和一女同学趁着都要上洗手间的理由溜了出去。从洗手间出来,我俩都不愿意回去,便走到了楼下的椅子上,坐着聊起天来,过程中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打开真相的话题。

我们聊起香港,她说还没去过,过些时候她妈妈说要带她一起去。我便提起明年一月末,有个叫神韵的很好的全球新年晚会莅临巡演,她点了点头。而后我说在香港的皇后码头未拆以前,在那里看到了一条街都是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她依旧点点头,没说什么,就扯到别的地方去了。与她搭了几句,我便从新讲回真相展板的事,她忽然惊讶的问:“为什么?法轮功不是×教吗?”我便开始平静的与她娓娓道来(顺带提一句,自焚伪案依旧是许多人认识大法的心结,讲清了这个以后一切都会很好理顺),她一直认真的在旁听着、点头、提出问题,在我提到自由门、获奖的《伪火》时要求我把这些传给她,在讲到《九评》的时候更问我九评二字怎么写,然后认真的把两个字写在了小本子上。

一席话后,她感慨着并带些义愤的斥责这种种的黑暗、江氏的毒辣等,我同时也向她说明“告诉你这一切不是为了煽动仇恨,只是人有权利、也必须明白的活着。”她很认同,“现在更不想上去听她讲那些了(指楼上课室的课程)”。我感到这是个善良的生命。

现在想来,当时用师父的赐予智慧,那么平和的就说出了一切,而且对话很顺利。也许作为大学生的同修会更有体会,在大学里接受到的是“高等教育”,知道了人世的很多事情,却也同时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了很多观念,当世俗观念灌输入人脑多了以后,人就不太容易听取不符合所听所观念的事情了,再者大多数人都存在着“已然成年,判断、分析能力也具备了,受到的又是高等教育,不需要别人来教自己怎么做”的自以为是的认知,这是阻碍高学位世人得救的另一重要原因。

下课后,我们回到课室外寻找各自的同伴离开,同伴问她刚才干吗去了,她说聊天,同伴笑说肯定是些无聊的话题,她却认真的回话说“不会啊,我觉得这次的内容很有意义耶!”一行人便笑着走了。我在一旁听了后感到很欣慰,也感谢师父的安排,在弟子有心的情况下,巧妙的使我在避免了邪党视频的同时让一位同学明白了真相。当晚及次日晚我便把先前向她提及的资料放在优盘里拷给了她,她告诉我看了“伪火”以后“很震撼”、“搞政治的人真恐怖”,我让她试试上自由门,她说能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