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梅县虞美华和虞丽萍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

湖北黄梅县虞美华和虞丽萍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大法弟子虞美华和虞丽萍是湖北省黄梅县小池镇虞菜园村村民。虞美华,现年50岁,虞丽萍,现年41岁,他们是普通、本份的村民。因为修炼了大法,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在中共对法轮大法残酷的打压迫害中,他们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政府和世人,大法是正的,修炼大法是于国于己都有利,却屡遭到邪党人员的骚扰迫害,非法关押等。

一、大法弟子虞美华遭绑架、骚扰迫害

虞美华从小身体不好,长大成人成家以后是家庭的拖累,她的健康状况更差。她每年都往医院送很多医疗费,并且对小池镇医院的名医寄予很大的希望,然而她的希望都落空了。病魔的折磨、家庭的重担更使她郁郁寡欢,她心中期望能有一种使自己身体健康的办法。

这种期望终于成为事实了,她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后她每天虔诚的看李大师的法轮功著作《转法轮》,懂得了人身体的病痛是因为做坏事才招来的因果报应所致。她遵照《转法轮》书中讲的“真、善、忍”标准修心性,坚持炼五套功法,在极短的时间里她的身体就得以康复。她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法轮功强身健体、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她身上展现出来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深夜十二点左右,小池镇派出所(现公安分局)黄春节(外号黄黑皮)等三名恶警到虞美华家,要她到派出所去,她说:“我没有犯法,我不去。”恶警黄春节说:“你去一下,又没有什么事。”

虞美华的丈夫说:“我陪妻子一起去。”恶警们先是不答应,后来又同意了。到了小池镇派出所,恶警陈明向她夫妻二人介绍说:“这是黄梅县公安局一科的董仲雄。”董仲雄对虞美华说:“你不能炼法轮功。”她丈夫一伸手说:“拿文件来,为什么不能炼?”董仲雄露出流氓嘴脸说:“不能炼就是不能炼”。在无任何所谓的证据下才把她夫妻二人放回家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党流氓集团开始在中国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网络等各种宣传机器栽赃、诬陷、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创始人,动用大量的军、警、特务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在这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艰难形势下,大法学员虞美华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赋予公民的人权、上访权、信仰自由权、申诉辩护权,依法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大法创始人、法轮功修炼者澄清不白之冤。

大法学员虞美华刚刚走上去北京上访的路,小池镇派出所恶警便到她在街上的店铺去骚扰。(邻店老板告知)和她同行的大法学员们决定在距离北京不远的衡水车站下车,再坐中巴车到北京。在中巴车上,虞美华看见北京城里外都是头戴钢盔帽、挎枪的武警,还有一名挎枪的武警上到她坐的中巴车里,问司机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司机说没有才放行。她们几位下中巴车后又打的,出租车司机说:“你们如果不转车是到不了北京的。”就这样转几次车她们才到了北京天安门。

从北京回家后,虞美华听邻居讲:她去北京后,小池镇派出所伙同小池镇电视台把她家房子拍摄后,制作成诬陷法轮大法和她的片子在小池镇有线电视上播报几天,蒙骗、毒害不明真相的小池镇善良的百姓们。

从北京回家的当天,小池镇派出所几名恶警便到她家,把她绑架到小池镇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恶警陈明(所长)随即拿出手机跟黄梅县公安局一科的恶警董仲雄联系:“虞美华回来了,你赶快来。”不长时间,恶警董仲雄就赶到小池镇派出所。(当时派出所还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当天恶警董仲雄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迫害八天才释放。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小池镇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被小池镇派出所恶警逼迫,因怕心说出虞美华。小池镇派出所胡美玲等几名恶警到她在街上的店面绑架,非法审讯后把她劫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迫害两个多月。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向她的家人敲诈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二年小池镇派出所伙同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把大法学员桂训华酷刑迫害致死后,小池镇派出所在她家和街上的店面骚扰,不让虞美华去给桂训华送葬,诬蔑说是怕法轮功学员“闹事”,非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二零零四年五月,小池镇派出所吕海敖、虞康兵等四名恶警到她家非法抄家,她往家门外跑,吕海敖、虞康兵二恶警追上她后,把她劫持到小池镇派出所。非法审讯时,恶警殷长春用拳头狠毒的打她头部,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知道她妥协恶警才放她回家。二零零四年六月,小池镇派出所、小池镇武装部、精华村三单位人员到虞美华街上的店面绑架、并把她劫持到黄梅县梅山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迫害,三天后她走脱,流离失所半月有余。

二、大法弟子虞丽萍长期遭骚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大法学员没有了在一起学法炼功的环境。二零零二年,虞丽萍和另几名大法学员在江堤上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小池镇派出所恶警把她们绑架到派出所,恶警胡美玲、恶警周某某非法审讯,在没有任何所谓的证据下,无条件把她放了。

此后,小池镇派出所恶警长期骚扰她。

虞丽萍在一九九八年听说法轮功能强身健体,抱着好奇心走进修炼大门。天天坚持看书和炼功的她在极短的时间里身体就健康了,更增强了她修炼法轮功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