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宠辱不惊 去留无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幽窗小记》中有这样一幅对联: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为人做事能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平常,才能不惊;视职位去留如云卷云舒般变幻,才能无意。一幅对联,寥寥数语,却深刻道出了人生对事对物、对名对利应有的态度: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宠辱不惊、去留无意。这样才可能心境平和、淡泊自然。

北宋真宗朝宰相、诗人向敏中就是不受富贵名利左右的君子。真宗皇帝时,向敏中被任命为右仆射,诏书下达那天,李宗谔为翰林学士,那天他正当值。皇上对他说:“朕自即位以来,未曾任命仆射,今天以这个官职任命敏中,这是非同寻常的任命,敏中应该很喜欢。”,李宗谔回答:“臣今天从早就在宫里当值,也不知道宣布了诏书,不知道敏中现在怎样?”皇上说:“敏中家里,今日贺客必定很多,你去他家看看,明日再来汇报给我。不要说这是朕的意思。”宗谔等着丞相回家了,才去拜见。丞相刚辞别了客人,相府门前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宗谔与向敏中亲近,直接进入府中见丞相。然后祝贺道:“今日听说下达了任命您的诏书,士大夫无不欢喜欣慰,举国欢庆。”向敏中只简单的答应着,不置可否。宗谔又说:“从当今皇上登基以来,未曾任命过仆射,这是非同寻常的任命,若非德高望重、皇恩深厚怎能有这样的宠信?”向敏中还只是简单的应答着,宗谔始终不能揣摩出向敏中的心思。宗谔又历数前代做过仆射之人的功劳美德之辉煌、皇恩之深重,向敏中还是只简单的应答着,最终也没说一句话。宗谔从堂屋退出来后,又派人到厨房中,问今日相府中有没有亲戚宾客宴饮,厨房中的人也说相府今日寂静无人。第二日宗谔又当值,皇上问:“昨日见过敏中没有?”宗谔回答说:“见过他了。”皇上又问“敏中的心情如何?”宗谔把所见到的详细的汇报了。皇上笑着说:“向敏中真是宠辱不惊,不把官位放在心上。”

古往今来,大凡升官发财,均被视为可喜可贺之事。可向敏中面对升迁却喜惕不形,处之泰然。由来功名输勋烈,心中无私天地宽。我想大概是因为他心中没有过多的私欲,所以才能不为官所累吧。

现在的人大多觉得活得很累,不堪重负。许多人也在想,为什么社会在不断发展,而人的负荷却更重,精神越发空虚,思想异常浮躁。的确,社会在不断发展,好象更加文明了。然而社会发展的一个缺点就是造成人与自然的日益分离,人类以牺牲自然为代价,其结果便是陷于世俗的泥淖而无法自拔,追逐于外在的礼法与物欲而不知什么是真正的美。金钱的诱惑、权力的纷争、宦海的沉浮让人殚心竭虑。是非、成败、得失让人或喜、或悲、或惊、或诧、或忧、或惧,一旦所欲难以实现,一旦所想难以成功,一旦希望落空成了幻影,就会失落、抑郁,有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北宋的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亦阐述了为官做人之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当一个生命胸怀天下、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时,他决不会再为自己的官位和名利患得患失。正如时下被中共高压迫害下的法轮功弟子,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却被中共强制劳教、判刑、甚至活体摘取器官,他们不计较个人利益的得失,坦然面对生死,一心只为让被谎言蒙蔽的世人明白真相,拥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