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师尊的慈悲伟大

回忆九三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期间在师父身边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贵州大法弟子。在得法不久时,有幸在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期间,再次见到李洪志师父,并在师尊身边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这段日子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但我却终身难忘。时至今日,虽然过去了十六年,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今天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希望大家更加珍惜我们这万古难遇的机缘——能遇上慈悲伟大的师尊,能有机会修炼这万古难得的法轮大法。

一、走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三年,我有幸参加师父办的法轮功十天学习班,从此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在修炼中,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李洪志师父的高尚、慈悲,同时感到师父又是那么平易近人。在学习班结束,师父离开后,脑海中常常浮现师父慈祥的面容,耳边常常响起师父亲切的话语,心里真想再次见到师父。机缘巧合,听说北京要办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师父可能会率弟子参加,就和另一同修商量,一同去北京,去见慈悲伟大的师父。

二、亲历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

我们在博览会开幕前赶到了北京。开幕的第一天,一大早乘公交车从住处赶到会场,只见会场已悬挂出“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的大横幅,博览会的各个展位都已准备就绪。我们去找大法的展位。这时,在大厅见到了当时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她把我们领進了大厅。这时,大厅已来了很多人,排起长队。

我们来到大法展位前,见到当时法轮功研究会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他们都身穿白大褂,整洁又精神。我们四下张望,急切的盼望见到日夜思念的师尊,可还是见不到师父的身影,这下我们有些急了,就向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打听,他们说:“师父不一定来,但北京气功学会去请了。”听到这话,我们心里好生失望。可是不久,却见到师父行走在大厅的背影,我们高兴的象孩子见到久别的父母般的又跳又叫:师父!师父!师父!听到我们的喊声,师父转过身来看到了我们,高兴的笑着朝我们走过来,慈父般的握着我们的手。那一刻,一股暖流流遍我的全身,幸福激动的泪水盈满了眼眶。

在简短的交谈后,师父安排身边的工作人员负责我们这几天的食宿,我们当时真像子女接受父母的关照一样,没有推辞,毫不客气的接受了。现在回忆起来,既愧疚又幸福。愧疚的是:师父在百忙中还亲自过问我们的食、住、行;幸福的是:能亲身感受师尊慈父般的关怀——博大而又无微不至。

在博览会上,师父没有安排我们具体做什么,我们看到大法展位前排队的人很多,想帮助维持秩序,尽一份弟子的心意。北京当地有很多大法弟子也来到会场,主动承担起维持秩序的事情。当得知我们专程从贵州千里迢迢的赶来见师父,很客气的谢绝了我们帮忙的请求。

为了不影响他们专心工作,我们离开大法展位,在大厅走动,随处看看。当时有许多气功门派都在博览会设了展位,多数门派拥有一个展位,但前来询问的人数很少,显的很冷清。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大法的展位。法轮功拥有两个展位,展位前贴有“特邀”的标志。前来咨询、治病的人很多,两个展位根本容纳不下,显的十分拥挤,甚至挤到别的功派的展位上去了,非常热闹。

北京大法弟子义务在展位外面维持秩序,师父领着一些弟子在展位内大显神威,真是身手不凡。排队的病人,经过师父或大法弟子发功治病,大多数在短短的几分钟、十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都有明显的效果,有的得到一定程度的康复。有许多来请师父治病的人多患疑难重症,是多年多方求医无效,辗转病榻、生不如死的艰难度日,病人与家人都苦不堪言。在博览会期间,我亲眼目睹许多来请师父治病的人都是用担架抬着或坐轮椅由人推着,有的是由人背着、扶着来到会场。经师父手划拉几下、蹬蹬脚,神奇的好了;有的当时就能下地,自己走着离开会场。

我举一个亲眼所见的例子:一天一个老太太坐着轮椅,由她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推着来到大法展位前,经她子女介绍是瘫痪多年、卧床不起的重病人,已多方求医,但不见效果,病人和家人都很痛苦。听完病人子女的介绍,师父没说什么话,就动手给这位老太太治起来。只见师父的手上下划拉了几下,病人当时就能从轮椅上下地站起来,慢慢的能自己走起来。接着在展位周围绕场走了几圈,越走越快。病人开心的笑了,旁边陪她来的几个子女顿时激动的跪在师父面前,朝着师父连连磕头,感谢师父治好了他们母亲的病,救了他们母亲的命,是他们全家的大恩人,并称师父是神、是佛。后来我看到这位老太太自己来参加了师父在博览会期间作的气功学术报告,她精神、身体状态都很好,完全康复了。在师父给这位老太太治病的时候,围观的人很多,大家都惊叹师父的超常法力与慈悲心,我真想把这个珍贵的历史瞬间拍照下来,向更多的人洪扬师父的威德与大法的神奇,可惜当时照相机里的胶卷没装好,没能留下这珍贵的影像,至今想起来仍后悔不已。

师父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从而走上幸福健康的光明大道,摆脱病魔的纠缠,進而得到救度,真正走上返本归真的大道,在九三年健康博览会期间,师父还作了关于法轮功的学术报告。原大会组委会安排了两场报告会,因为要求听讲的人太多,两场根本满足不了大家的要求,只得临时又增加了一场。三场报告会场场爆满,甚至会场的人行道、栏杆上都坐满或站满了人。

大家听完师父的报告后,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都异口同声的说好,受益匪浅,真有祛病健身的神效。当时有一位长期在北戴河疗养院疗养、身患绝症的老干部,在听完师父的报告后,他高兴的走上讲台,又喊又跳:“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连喊了好几遍。他感谢师父救了他。在场的人都高兴的为他鼓掌,为亲眼所见的奇迹而深深震撼。

师父把报告会的门票收入捐给了见义勇为基金会。仅这一件我亲历的事,就说明师父高尚的人格、博大的胸怀与无私的付出,是用尽人间最美好的语言都无法形容的;是江氏流氓集团用尽各种污蔑、造谣、诽谤之能事所不能掩盖和歪曲的,只要人们了解真相,谎言就不攻自破!这也说明江氏流氓集团为什么这么害怕人们知道真相的原因所在。

跟随师父在博览会期间为人治病的弟子们也很神奇,他们在师父的加持下几乎也是手到病除。在此仅举一例:有一天,我看到师父的弟子小李给一位老大爷治病。当小李的双手抬到病人的头部,两手平行拉开时,在两臂之间有一层很厚的蓝光连着,颜色非常漂亮(我以前从未见过),我惊讶的对小李说:你的手有光。小李没说什么,只是平淡的笑一笑。

又有一次,一位老人拿着一面锦旗要和师父、小李合影留念,说要感谢他治好了他的病。有一天,我和另一同修在大厅二楼朝一楼法轮功展位望去,大法弟子们在给病人治病时,师父就坐在他们身后,手在动。我俩议论可能师父在给他们功,加持他们。我们说话时,被师父发现了,师父抬头看我们。我们不好意思的赶快躲开,一怕影响师父,二怕被师父责备。过后师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诫我们回去不要给别人治病。

师父在《转法轮》中写道:“为了支持国家大型气功活动,我在北京带一些弟子参加东方健康博览会。在两次博览会上我们都是最突出的。第一次博览会我们法轮大法被誉为明星功派;第二次博览会人多的简直没办法。别的展位上没有多少人,而我们展位周围挤的满满的。排三行队,第一行队一早上就挂满了上午的号;第二行队等着挂下午的号;再一行队等着我签字。我们不治病,为什么搞这个呢?因为这是支持国家大型的气功活动,为这个事业做贡献,所以我们参加了。”(《转法轮》)师父说的千真万确。

后来江氏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污蔑攻击师父不让弟子吃药看病,死了1400人,简直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睁着眼睛说瞎话。当时电视、报纸、电台、杂志及可动用的一切宣传媒体连篇累牍的攻击师父,栽赃陷害法轮功,把上亿的大法弟子推向政府的对立面,用集古今中外最残酷的手段: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妄图一举消灭法轮功,可是乌云遮不住太阳,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经过了十年多的残酷镇压,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洪传到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国政府和人民的欢迎。迄今为止,师父和大法已获得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信函3000多项,法轮功书籍被译成30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发行,并可从网上免费下载。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师父获得了亚太人权基金会颁发的今年的“人权领袖奖”的特殊奖项“杰出精神领袖奖”。大陆的大法弟子们也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信念中走过了这十年的黑暗岁月,从而锤炼的更加坚定和成熟。

三、师父的高风亮节、慈悲伟大永记于心

师父慈悲待人,生活俭朴,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尊敬和爱戴。我俩在博览会大厅走动时,碰见了北京气功学会的一个主任,他对我们说:“你们李老师是个不错的挺好的人,他为人正派。法轮功是个好功法,我们气功学会向社会各界推荐的就是法轮功。”

师父对弟子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令人铭感五内。在整个博览会期间,每天中午吃饭时,师父同弟子一样吃盒饭,和我们一起在大厅二楼找个空点的地方坐下来很快把饭吃了。吃饭时,师父总象慈父一样对待自己的弟子。师父常从自己的饭盒中夹菜给我和另一同修;有水果也总是记着给我们一人一个。吃完饭后,师父抽空询问了我们地方大法的工作情况,话语间充满了关切,也给我们指明了方向。

在会议期间,参与博览会工作的大法弟子以及北京当地的大法弟子,他们都很辛苦,没有固定时间吃饭,只有轮流吃,有的在那里买饭,有的就从家里带。大家都知道师父很忙,没有特殊情况,都不来打扰师父。因为我和另一同修是从外地去的,得到了师父的特别关照。

气功学会有一位老太太常常跟着师父,替师父端茶杯。和我一路来的同修看见想去接过来,她却不肯,而且对我们的态度不太友好。这位同修感觉有点委屈,就对师父说:“这人好凶啊!”师父笑笑没说什么,过后师父却当着她的面指着我们对她说:“她们都是远道而来,是我的客人。”之后,此人对我们的态度也改变了。

有一天,我们同师父在大厅二楼,当时我站在师父背后,师父站着好象看见了什么,没说什么话,突然我看见象闪电火花一样“啪”的响了一下,因为我的天目没开,看不见什么,却也不敢问师父。现在回想起来,就象师父在《转法轮》提到的那个坏东西,因干坏事,被师父彻底销毁了。

有一天,中午吃饭时,和我一路的同修发现胸前佩带的法轮章突然不见了,很着急的到处去找,可怎么也找不到,惋惜失落的表情溢于言表。师父看见她着急的样子,就笑着说:“算了吧,他去了,就让他去吧。”又叫身边工作人员拿来两枚法轮章,亲手送给这位同修和我,一人一枚。我们高兴极了,心中感激师父对弟子慈父般的关怀。说来也奇,就在我们离京返回的前一天,中午吃饭时,这位同修突然看到丢失的法轮章又在那里显现出来了。她高兴的喊着:法轮章!跑过去拾了起来。我们谈论起这件事,都觉得很神奇。法轮章那么小,又丢失了几天了,每天人来人往,而且工作人员还经常打扫卫生,居然都没有发现或被扫走。后来随着修炼时间的增长,听到、接触到大法神奇的事数不胜数,这点小事就不足为奇了。

有一天下午,我俩在一楼时,突然从楼上丢下一个纸团,我们抬起头望上去,看到师父在楼上向我们招手,我们赶紧跑上楼去,师父就象慈父般领着我们俩,一左一右,在整个会场二楼各处绕了一圈。不时的给我们讲解气功的正邪之分,教我们如何区分。走到邪的地方,那个摊位的几个人不讲心性,开口就朝我们骂上了,师父只是微笑,也没有与他们计较。当时我还不太了解师父,把师父也当作了一般的气功师,还劝师父别生气,不要理他们……。现在回忆起来羞愧的不行,人怎能理解大觉者的博大胸怀呢?即使修炼到今天,我也不能真正理解师父的境界中的心态,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师父所在境界啊!通过我的亲身经历,我想告诉同修的是:我们要永远敬师、敬法,千万不可生出对师对法不敬之心啊!

当我们走到一个别门气功的摊位前,我身体感觉很不舒服,头晕,我跟师父说了我感受,师父就用左、右手掌一边一个对着我俩头顶的百会穴,说把我们罩起来,我们就可以到处走了,而不会再受到邪魔的干扰了。果然,我头晕、身体发凉的感觉就没有了,感到头脑清晰、身体热乎乎的,非常舒服。

师父白天很忙,晚上也要抽出时间尽量满足来自各方面的需求。可是师父为了我们,尽量推掉一些其它方面的应酬,来满足我们的要求。例如:和我一路的同修请师父去她北京的亲戚家为其治病,师父答应了她的请求,并让身边工作人员一同前往。还有一次,晚上师父亲自陪着我们逛了北京城。当时我们时而乘公共汽车,时而步行,到了商场,师父本人却站在商场外面等我们出来。那次很晚才转回住所。

师父非常关心我们,不让我们丢失一切机遇,嘱咐我们参加闭幕式,大会结束再走。我们当时悟性太差,没有理解师父所说的深意及良苦用心,只怕影响常人的工作,没参加闭幕式,提前一天返程。这是我终身的一大损失,追悔莫及,但机缘总是过去了,就不会再回来,所以我还想说:请珍惜这宝贵的机缘吧,修炼有截止的一天。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一切都定下来了,没有抓紧时间做好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的修炼者,就不止是后悔的问题了,那时“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随着大法的洪传,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大法也从中国走向了世界,真正成为全世界人民的珍宝。可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氏流氓集团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血腥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对整个人类、整个地球乃至整个宇宙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行,它们注定要遭到报应,在无休止的痛苦中偿还它们所犯下的罪恶。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就到了要返回的日子,临行前来向师父道别。师父很忙,为了不影响师父的工作,我们坚持不让师父送我们,但是师父还是亲自将我们送出了博览会大厅。临别时师父握着我们的手,使我们感受到师父深深的关切与重托,我们激动的心情再也抑制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

回想九三年在北京师父身边的日子,使我有幸亲身感受师父的慈悲伟大,進一步坚定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也正因为这些经历,使我不受邪恶谎言的欺骗,坚定的走过了这血雨腥风的十年。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牢记师父的教诲,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