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会理县董家和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凉山州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法轮功学员董家和,因坚修法轮大法,曾两次遭当地邪党警察劳教迫害,历时近四年。

以下是董家和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董家和,男,今年50岁,家住会理县内东乡下营。我于1998年12月有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1999年6月,会理县国保大队杨绍亮等几个警察到我家中调查,我把大法书给他们看,杨绍亮还说:就学法轮功,法轮功好。然后,他叫一个警察登记了书号和出版后,又问:这里有没有学其它功的?我母亲回答:不知道。他们坐了一会就走了。

1999年8月,杨绍亮又带领着一群警察到我家中,他说:政府不准炼了,把所有的法轮功书籍交出来。我们和他们讲: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根本不听,强行拿走了我家很多大法书。

2000年新年前,本村村长把我还在炼法轮功的事报告了杨绍亮,杨绍亮又带领着一群警察来抄我的家,抢走两个录音机、讲法磁带、大法书籍、坐垫等私人财产,我也被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写认识,下午才放我回家。

2002年7月,我家三姊妹到通安镇新发乡散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民兵连长刘某某(是当地监视法轮功的恶人)向乡政府恶告,当时来了很多人,我大姐和三妹被抓,其中一些人对她俩拳打脚踢,然后把她们拖上车,抓到乡政府,后转到通安派出所、县拘留所关押迫害。

那段时间,公安通缉我,还安排乡、村、组人员监视我家,他们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公安四处追寻,企图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到攀枝花。

2002年10月27日晚,我与同修正在学法,突然有人叫开门,并说:下水道漏水,要检查。一同修打开门后,进来的却是攀枝花“610”的张伯林(50岁左右)、田萍(女,40岁左右)及一群警察。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大法书籍、录音机等物品,并将我们绑架到东区派出所刑讯逼供,在一无所获之后,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

第二天,来了几个恶警,要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没犯法,拒绝签字,就遭到恶警的毒打,恶警将我打倒在地,再拖起来打,如此反复,打的我满嘴是血,然后将我送到看守所,关在32号监室。

第三天,张伯林领着几个恶警来了,他们用黑塑料袋把我整个头罩住,在脖子处拴起,差点将我窒息。我被他们拉倒攀枝花的“离沁园”,他们用手铐把我吊铐在铁窗上,一个人用木棒打,其他人用拳头打,用脚踢。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哪里的?印资料和谁联系?我只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他们对我更狠,把我打昏后,就用冷水淋醒我,然后再打,直到深夜我醒来后,他们又换人拷打我。这些恶警,又把我高高的吊在铁门上,足尖刚沾地,他们继续对我施暴行。一个恶警还说:“你不说就吊死你,我们有的是办法。”我又被他们打昏过去了。早上醒来,发现我是睡在水泥地上了,浑身湿透,很冷。这时,“六一零”的张伯林和田萍又来了,用脚踢我,又把我铐在凳子上,直到下午把我丢进32号监室。直到29日我都未吃一点东西。

2002年11月27日,会理县国保大队杨绍亮、王紫发和另一个警察共三人,把我押送到会理拘留所关押。在拘留所里,因我不打报告,被恶警熊志强用一根机器上用的三角皮带进行毒打,三角皮带打烂后,又用狼牙棒打,打的我满身青肿。熊志强和在押犯人李小顺又将我吊铐在树上,用细棍戳我的耳朵。(我的右手都被手铐勒的显出骨头,这只手很久才好。)当晚,我被李小顺拖进牢房,国保警察李永坤和几个警察来了,李永坤打了我几个耳光,踢了我几脚,然后把我投进3号监。

第二天,王紫发来提审,王紫发问我:“你家几姊妹到通安散资料是谁出的主意?资料是哪来的?”我回答:“没有谁出主意,都是自愿的。资料上写的你们看了吗?就是法轮大法好!”王紫发破口大骂,然后把我拖到墙边,按住我的头,拳打脚踢。连续几天的刑讯逼供之后,王紫发拿来了劳教通知书叫我签字,我不签,国保警察马建林拿铁链毒打我,我的背全被打烂。

2002年4月2日,我被定一年零六个月劳教,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迫害。在黑窝里,恶警王邦应强迫我抄“三书”,包夹我的吸毒犯李明、刘应国等四人强行拖我的手去按手印。以后的每天就是十几个小时的强制劳动。一年后,我对“三书”声明作废,被加期4个月,2004年8月才放我回家。

2006年8月3日,我进城买农药,在街上遇到同修刘天厚的瘫痪老伴,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说要去公安局找国保大队反映她家的困难,要求放回被非法关押着的七十三岁的老伴。我想去看一下结果,就走到公安局右侧,对面的粮食局门口的宣传栏后面的阴凉处坐着。下午三时许,国保大队队长杨绍亮、普茂华带着几个警察出来,对几个在附近也来关心情况的大法弟子摄像,并驱赶他们,我和妹夫李天华刚走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杨绍亮、普茂华和几个警察把我们俩推的推、拉的拉,强行抓进了公安局,就强行搜身,我身上什么也没有。六时许又把我俩送进看守所关押起来。

当天晚上,看守所的恶警纵容在押犯人黎国田、李华、徐强等暴打我,打的我行动困难。过了两天,黎国田、李华等用站马步、头顶门角等折磨我,我多次向监管警察卢洪友反映情况,卢却置之不理,后来我大声喊“停止迫害法轮功”,卢才把牢门打开,此时我已浑身青肿,所长邓某某假惺惺的问了一下,我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一个姓张的恶警过来就给我几个耳光,又踢我几脚,关上牢门走了。后来,会理公安局非法劳教我两年。

2006年12月,我被劫持到四川省新华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监管警察张小刚、沈瑞、赵进辉指使在押的吸毒犯人王勇、席德勇等五、六个包夹轮番折磨我:22小时不准睡觉、长时间靠墙根站立,站得双脚浮肿动弹不得;22小时长时间的坐在很小很矮的凳子上,不许有一点动作,哪怕是很小的;强行洗脑,强行抄“三书”、“四书”;拳打脚踢、辱骂是天天都有的,致使我身心严重受伤;因不抄“三书”、“四书”,刘狱警叫去“谈心”,实际是一夜不让我睡觉,然后关“封闭室”一个多月。(“封闭室”:一人在一间很小的牢房中,24小时有包夹迫害,门外有警察巡逻,任何人都不会知道里面的情况。)2008年8月我才回到家中。

我在新华劳教所目睹受迫害的同修:

刘永生:男,约30岁,成都航空公司设计师。在新华劳教所年终写“思想汇报”时,他就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劳教所对他施行严管,七、八月份大热天,先断他的水,强迫他穿大棉衣,又戴大头盔,一个多星期。一次,开所谓揭批会,他高喊:“法轮大法好”,又被严管三个月,后来被加期延教。

关学和:男,50多岁,攀枝花市仁和区布德镇人。在新华劳教所遭残酷迫害,最后被迫害致死。

孟华龙:男,50多岁,德阳人。在年终总结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十几个恶警和犯人殴打后,拖进“封闭室” 关了两个月,后来被加教延期。

以上我所经历的残酷迫害,这仅仅是千百万大法弟子中的一例,犹如沧海一粟,但从中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令人发指,希望所有同修把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以曝光邪恶,停止迫害。

附:迫害我的人员
张伯林:男,约50岁,攀枝花610头目。
田 萍:女,约40岁,攀枝花610成员。
杨绍亮:男,约45岁,会理610头目。家住会理县委。
普茂华:男,约40岁,会理610成员。
王紫发:男,约40 岁,会理610成员。
马建林:男,约40岁,会理610成员。
李永坤:男,约45岁,国安科成员,现在是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家住会理建设银行。
熊志强:男,约48岁,拘留所所长,家住公安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8/211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