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家属告恶警施暴 大庆监狱假证词掩盖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大庆报道)九月二十五日,大庆监狱发生一起恶性打人事件:二监区恶警杨友龙疯狂施暴,致大法学员刘志高、施宝生严重伤残。刘、施的家人将大庆监狱告到检察院,监狱长王永祥、杨友龙等组织假证人、证词,拒绝提供录像带,声称要让检察院走过场。以下是大庆监狱恶警打人事件及掩盖真相的事实。

恶警杨友龙凶残施暴

杨友龙原是大庆监狱五监区十中队的中队长,在五监区他就经常迫害大法学员,以凶残臭名昭著。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杨友龙到二监区任副监区长,三天后的二十五日就以刘志高、施宝生、李海等人清监时不报数为由,对他们进行疯狂殴打,将刘志高、施宝生被打晕后,用凉水泼醒后再打,直到把他们打得身体变形。

九月二十五日的中午,杨友龙到关押刘志高等人的监舍清监,他特意留在后面等着,让监舍的人员报数,几个大法学员没有报数。杨友龙就问刘志高:“你不会说话呀?”刘说牙疼。杨问哪边疼?是这边吗?就开始打刘。刘志高制止他行恶,他就更加疯狂的对刘志高拳打脚踢,直到把刘志高打倒在地上,又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刘志高的头。最后刘志高被打的满头青肿,整个脸都变形了,昏了过去。

然后杨友龙又对施宝生拳打脚踢,将施宝生打倒在地后又去打李海。施宝生当时被打得头破血流,手被皮鞋踩出一条一寸多长的口子(后来缝了四针),整个手都踩青了。施宝生也被打昏过去。

接下来,杨友龙把监舍的所有人员都赶到所谓学习室,指使犯人接最凉的水往刘志高、施宝生的身上泼,当他们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红色的凉水中。现在北方大庆的室外最高气温才十六七度,室内的温度更低。

即使这样也没满足杨友龙的兽性,接着又逼让刘志高、施宝生在走廊顶着盆站着,不顶就打。过了一段时间,又把他们二人叫到管教室进行毒打,直到施宝生被打吐了晕倒在地,又让犯人往他的头上泼凉水,泼醒后接着打。施宝生被打晕了四次。杨友龙还用点燃的香烟头烫施宝生的头,直到把施宝生迫害的胸肋肿胀,头部变形、大便失禁,才由犯人抬回监舍,又让犯人把刘志高架回监舍。杨友龙毒打刘志高、施宝生后,还以谈话的方式威胁他们:当家人来时不许说实情,只能说身体好。

九月二十九日,杨友龙又把施宝生叫到管教室,在施宝生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人还很虚弱的情况下,又毒打他,当时在场的只有四中队的中队长刘凯。

大庆监狱掩盖打人真相 家属被逼上告

刘志高和施宝生的家属得知家人被打后,就先后到大庆监狱找相关人员询问家属被打的情况,监狱人员先欺骗家属说“没有打人的事,纯属谣传”,后又逼问家属从哪得到的消息。不向家属透露任何家人被打的情况,更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9月30日上午,施宝生的岳父(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脑血栓后遗症患者,自己行动都很困难上楼得人背着)和有心脏病的岳母等人又到大庆监狱要求接见施宝生,监狱警察表面上答应接见,实质上采用拖时间的办法,想拖到中午下班。家人识破了他们的伎俩,感到在大庆监狱再耗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被迫到大庆检察院控告杨友龙的恶行。

9月30日上午接近下班时,刘志高、施宝生的家属来到大庆市检察院,当时监所科科长宋国良不在,相关人员电话联系到他后,他答应家属打电话先让驻监检察官去看刘、施二人的情况,等有结果后告诉家人。

9月30日下午,家属又到大庆市检察院接待室了解情况,接待室人员跟宋国良联系后,要家属第二天上午十点半给宋国良打电话,再告诉家人结果。

10月1日上午,刘、施两家家属分别与宋国良通话了解情况,宋的回话是:他们二人确实被打了,但由于现在已经放假了,不能带他们二人出来做检查,杨友龙已经被停职检查,最后的处理结果只能等十一放假结束后再进行处理。根本不把刘志高、施宝生的生命安全当回事。

而且大庆监狱是在9月30日施宝生家属到大庆市检察院控告杨友龙后,才把施宝生送到监狱医院。目前施宝生的身体状况还很危险:被施暴后,开始头上有一个包,现在出了一个坑,人总是恶心、胸内疼;而且自9月25日被打后一直吃不下东西,吃了就胃胀呕吐。刘志高还感到头晕,说话口齿不清,语句不连贯,腰疼睡不着觉。

另外,宋国良说把杨友龙停职了,可是实际上杨还在正常上班,并还逼迫别人给他做伪证,说刘、施二人是先袭警然后他才打他们的。而市驻监检察院人员去看刘、施二人的情况时,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说刘施二人的这不好那不好,并没有对他们二人的伤势、问话做任何记录。带刘施二人去见检察官的警察还逼刘、施二人说身上的伤是卡倒摔的。

10月6日上午,施的妹妹等人到大庆监狱要求见施宝生,当时二监区的监区长崔世军在,跟施宝生的妹妹说:市检察院来过了,根本没什么事,如果象你们说的那样,我现在还能在这坐着吗?无论施宝生的妹妹怎么说,他们就是不让见。但答应等假期结束后让见。

家属告到省检察院

10月9日十一假期结束后,施宝生、刘志高的家属到黑龙江省检察院控告杨友龙打人的恶行,省检察院的郎宏志等人接待,把情况记录下就让家属回去等市检察院的处理结果。

可能省检察院给大庆市检察院打电话过问刘施两家控告的情况了,10月10日上午十一点多,杨友龙找葛春松、翟东峰、王德强、徐录四名犯人说:“我都安排好了,让检察院走走过场。”十二点左右,检察院的人来了,把上面提到的犯人叫到防暴队,在杨友龙、崔士军在场的情况下作了笔录。显然他们是来给杨开脱罪名的,不是来查案子的。检察院的人根本没有找被打的当事人刘志高、施宝生。

10月12日上午十点左右,检察院人员又来了,到医院不知跟施说了什么,过后听说施不吃饭了。后来又听说施承受不了检察院人员的压力要自杀,杨友龙和刘凯(四中队的中队长)把施宝生绑了起来。

10月14日,施宝生的妹妹和刘志高的妻子到大庆监狱要求做司法鉴定,杨友龙和王永祥(大庆监狱的狱长)没有答应,刘志高的妻子和王永祥吵了起来。

在这期间,施刘两家的家属多次打电话给大庆市检察院监所科,因科长宋外出学习,把这事委托给主任徐某,而每次家属给徐某打电话,他都态度蛮横的推诿。直到施宝生家的控告信分别邮到省政法委、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及黑龙江省司法厅等处,大庆市检察院才让检验科去了两个人找施宝生和刘志高了解情况,并把他们二人被打的过程、现在的伤势等做了详细的记录。这是他们被打后的第一次询问笔录。

二监区的新任监区长崔世军得知省里几个单位过问此事,感到压力很大,就以个人的身份求刘志高给家人打电话,让家人不要告了。但杨友龙仍没有悔改之意,他于10月15日正式上班(十一假期值过班)后,把监舍中的所有人都撵到场区奴役劳动,当他见刘志高头晕,竟然说:要不我给你治治。那意思还要打刘志高。

省检察院要看监控录像 监狱长王永祥说录像坏了

10月19日,刘志高和施宝生的家属又到大庆检察院去追问市检察院处理的结果,刘志高的妻子先找到监所科的主任徐某,徐某的态度非常蛮横,直接让她去找领导,刘的妻子就去找副检察长张伟,张伟听完她的叙述后,找个门卫把她领到监所处处长刘建民的办公室。刘志高的妻子要求给刘志高做司法鉴定,刘建民先以各种借口推托,最后在刘志高的妻子一再坚持下才答应,但称最快也得一周才能做完。

10月19日,施宝生从监狱医院回到监舍,但他胸部里面还疼,右手无名指可能是残废了。但监区长崔世军不让施宝生说他手坏的事。

10月20日上午,大庆市检察院的法医和一个女的到大庆监狱的二监区给施宝生的伤口拍照,并用尺量了尺寸,并做了详细的记录;下午把十个犯人提走。然而,杨友龙在10月19日的晚上,就对这些犯人交代了,对检察院的人就说只看到警察和他们撕扯,没看到警察打人。据悉,省检察院的人要看监舍的监控录像,监狱长王永祥说录像坏了。其实根本就没坏。显然,大庆监狱不想让省检察院的人看到杨友龙疯狂打人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