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大连黄河路派出所恶警恶行(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位于大连市西岗区珠海街六号的黄河路派出所,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积极参与迫害,屡次骚扰、陷害、绑架、谩骂、毒打、折磨法轮功修炼者,其罪恶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限于笔墨,本文仅披露近一年来该所的几起恶行案例,使人们从中认清中共假、恶、斗的本性,别再上当受骗,远离中共,远离灾难。同时,再次奉劝黄河路派出所参与迫害的警察:迫害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无论从人间的法律还是善恶有报的天理来讲,都是在干会伤害到自己与亲人的事情,切莫利令智昏,一意孤行,助纣为虐,毁了自己和亲人的未来。

一、李红遭毒打、被非法劳教

李红,四十六岁,一位老实本份的家庭主妇,修炼法轮功后,摆脱了疾病缠身之苦。因得益于法轮大法的洪恩,所以愿意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人,希望人们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得到福报。

不幸的是,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李红去朋友家串门时,被西岗区公安分局黄河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劳教。

李红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期间,李红的亲属和律师一起去黄河路派出所了解情况,亲属提出要利用法律途径维护李红的正当权利,办案警察苏毅怀恨在心。在准备劫持李红去马三家劳教所的当天,苏毅专门赶到大连看守所非法提审李红,大打出手,将她双手反铐在背后,拿毛巾堵住她的嘴,用手捏着她的鼻子,然后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踢她头部。李红被打的口吐白沫,昏死过去几个小时。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李红出现全身抽搐的症状。

当人们欢欢喜喜、阖家团圆过大年时,李红的家人却在痛苦中煎熬,全家人无时无刻不在担忧李红的身体状况。为制止迫害,营救亲人,正月里,他们拿起了正义之笔,书写状子,状告恶警苏毅。并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去黄河路派出所将起诉书递至所长徐勇手里,还面送苏毅一封劝善信,要求无条件释放身心受到摧残的李红。

没想到,苏毅竟矢口否认打过李红,并发毒誓说:“我没打过,要是打了,出门被汽车撞死。”所长徐勇说:“李红身体怎么样也不是你们家属说的,那得马三家出具证明。”并把皮球踢给了西岗公安分局政保科。李红家属立即赶去公安分局,向政保科递交了一封写给督察部门的劝善信,对方说:“人已送马三家了,那得去马三家要人。”如此,皮球踢来踢去的,家属只好又返回派出所,希望能得到一份去马三家探视的证明,结果未能如愿。

二、一次非法绑架十二人,冯刚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黄河路派出所李洪桥等警察在大连国保大队的指使下,采用监视、监听等非法手段,参与了绑架石桂香、王永航、姜丽华、张玉秀、刘仁凤、冯刚、王娟等十二名法轮功修炼者。

当时,屋内的人正准备吃饭,一群警察没有敲门,蜂拥闯进抓人。面对警察的非法抓捕,王永航站起来制止他们做恶,警察冲过来抓住王永航就往外屋拖,王永航的右足当时就被警察打成严重骨折。随后十二人全被绑架,每人的家都遭到抢劫。


冯刚与妻子王娟合影

被黄河路派出所绑架的十二人中,有一对夫妇,即法轮功修炼者冯刚、王娟。王娟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目前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

而冯刚,已被迫害致死。自七月四日被绑架至八月十日,短短一个月零六天的时间,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原本身体非常健康的冯刚被迫害的出现了严重病态反应。脸上的胡子很长,面黄肌瘦,两只眼睛成了对眼,生命危在旦夕,看守所的警察担心他死在所里,叫大连国保大队的警察过来处理。国保大队的三个来人见状,把冯刚送进大连解放军二一零医院。

经查,冯刚的胆囊已肿成近两个拳头大,不能进食水,一旦胆囊破裂,人就完了。医生对国保警察说:“病人很危险,必须马上做手术。”国保警察竟对医生说:“今天就不要做了,等明天我把他放了再做手术。”意为做手术的昂贵费用让冯刚自己承担。医生不同意,三个国保警察只好先交了四千元住院押金,然后迅速逃离该院。

因无钱医治,冯刚随后忍着剧痛离开医院。八月十二日,亲属得知冯刚已回家,就约定八月十三日到他家看望他,谁知无论亲属怎么敲门都无人回应,亲属发现冯刚又失踪了。

八月十四日,冯刚亲属直接到大连国保大队询问冯刚下落,好长时间才出来一个人说:“谁抓的,谁办案,你就找谁,你别找我们。”冯刚亲属又到黄河路派出所,正好办案警察李洪桥在场,亲属问他冯刚哪去了,李洪桥闪烁其词的说冯刚死了,冯刚活不了几天就要死了。八月十七日,冯刚亲属再次到黄河路派出所找李洪桥询问冯刚下落,李洪桥又推脱责任,拿出冯刚的监外执行单说已监外执行了,来应付欺骗亲属。直到九月十六日,冯刚亲属到他家住地派出所沙河口区富国街派出所报案冯刚失踪,接待警察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让亲属赶快到沙河口区公安局处理火化。

冯刚,四十八岁,曾是大连水产学院讲师,在绘画、雕塑方面造诣颇深。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思想境界不断升华,艺术创作上更趋成熟、纯净,是位难得的人才。他有很多好的艺术构思,一直在努力创作出一批对社会,对世人有益的优秀作品,可是,他的离去,带走了深深的遗憾,留下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

三、正义律师王永航被殴打重伤,入院手术仍遭刁难


王永航律师

大连律师王永航,三十六岁,多次为法轮功修炼者提供法律援助。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为法轮功修炼者丛日旭作无罪辩护,触怒中共当局。七月四日在法轮功修炼者石桂香家中,王永航律师被黄河路派出所恶警李洪桥等多人殴打致右足粉碎性骨折,在仅对伤处做了简单的石膏固定后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因治疗拖延,造成骨折错位,局部皮肤出现破损伴感染,伤势恶化。因手术花费等问题,王永航律师于8月10日才被送到大连中心医院手术。在住院期间,王律师仍被警察严密监视,妻子于晓艳探视被拒,手术时由王永航表姐代签字,手术费两万多元自行承担。
四、为凑数,古稀老妪不放过

被绑架的十二人中还有两位老年女法轮功修炼者。刘仁凤,七十岁;张玉秀,六十九岁。当晚她们也同其他人一块儿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因体检时血压过高,看守所拒收。就这样,黄河路派出所警察仍不放人,将她们非法羁押在派出所一宿。次日一早,李洪桥又把二人劫持到大连看守所,体检时血压还是高,看守所仍然拒收。中午,李洪桥给她俩买来盒饭,并送来两瓶开了盖的纯净水。因在此之前大连地区发生过警察给法轮功修炼者下药,使其身体反映暂时显示正常的事情,两人断定李洪桥在水里放药了,没有喝。接着李洪桥把她俩拉到大连第三人民医院,在医院里,李洪桥并不急于让她们体检,而是磨蹭了好长时间,可能他在等药物发生作用吧。在估计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李洪桥与大夫嘀咕了几句,随后大夫把量血压的绷带随便搭在她们的胳膊上,根本没有缠紧,仅仅做做样子就说:“好了,血压正常。”因为医院的“证明”,李洪桥等恶警“终于”将两位古稀老人劫持进了大连看守所。李洪桥幸灾乐祸的对另一名恶警说:“这也不够二十人的指标。”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年期间,丧尽天良,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牟取暴利,使用种种酷刑虐杀法轮功修炼者,仅大连一地经民间渠道核实被迫害致死的已达六十四人之多,而更多的情况因中共严密封锁消息而被掩盖,其罪恶罄竹难书。

所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了中共的谎言与邪恶。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一书横空出世,剥开了中共的画皮,引发三退大潮。时至今日,已有超过6200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用化名或真名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及其附属组织,三退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觉醒运动,并受到国际社会的正义支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