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名从新走回大法洪流近一年的弟子。由于工作、生活的环境比较闭塞及种种原因,自九九年“七·二零”后,我仅接触几个同修,后又失去了联系。我就象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孤立无助的在浊世污流中苦苦的挣扎着。在几近灭顶的绝望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把我从污浊中捞起、洗净,指引我从新回到大法的温暖的怀抱。又在一个看似偶然且非常神奇的事件中将我送入了大法的洪流中,使我溶入了正法的整体中。

想起过去,真不想说,所以当初同修告诉写心得体会时就一口回绝了。但大家都建议写而且都写,想想必有写的意义和必要。究其根本,还是自己那掩盖下面的诸多人心在作怪。

其实不是无话可说,在大法中得到这么多,师父给了这么多,谁会无动于衷?真是穷尽所有人间语言也表达不出对慈悲师父的感恩的心。回首自己前几年修炼的路啊,只有汗颜、汗颜、汗颜,没脸面对师父,也没脸面对勇猛精進的同修们,甚至每天给师父敬香时也不敢看师父那慈祥的目光。有句话叫做“追悔莫及”,说也无趣,唯有在最后的路上努力了。在这里只想简单谈谈自己最近作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的“救人”这件事上的一点体会。

一、正念足 心态正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悟到只有自己端正心态,用慈悲的力量才能感化人心,救度更多世人。仅举两个事例。

其一、有一医学教授,她丈夫是邪党部队的高官,儿子也是邪党部队的干部。当我想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时,自己动了人念:他们地位高,“架子”大,我得理出条理,摆开“架势”好好讲讲,可能不会一蹴而就,得多讲几次。(看看,我完全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是“神”在证实法。)谁知我“精心”准备的一整套说辞还没说完,她就说而且是愉快的说:小某,谢谢你,快给我们全退了。她丈夫儿子也都同意退了。

其二、大姐(我常人中的亲大姐)以前也接触过大法。她在常人中属于那种老实、善良的人,我想跟她讲真相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当我三姐(大法弟子)告诉我,她讲了几次都没讲通时,我还在心里想她“笨”,甚至显示心也出来了,想:“你看我的,手拿把掐的事。”结果可想而知,不仅没退成,大姐还说了许多对大法不敬的话。

就这两个简单的事例可能同修也都看到暴露出的我一堆的人心,暴露出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我们能做的了什么呢?“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想想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对众生的慈悲,自己只有羞愧的份了。当然,明白了不足,就要精進,不能每天都徘徊在自己的遗憾中,我们要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无愧作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路要坚定的走,而且要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证实大法的路,把握好师父给我们建立威德的每个机会,别再遗憾,别再后悔。不能总令师父失望,让旧势力窃笑。

二、真、善、忍好

“真善忍好”同修都会说,甚至我们已经救下的众生和还没救下的众生都会说。我们每天出去讲真相,也不知要说上多少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的,我们都知道,都会说,我就想根据讲真相时悟到的一点体会谈谈。

我在和陌生人讲真相时,一般都是先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至成了习惯,好象都不用走“脑”了。就想快说,抓紧时间,好做三退。形成了自然了,甚至没有敬仰的心,殊胜的感觉和说普通常人中的话的感觉一样了。我悟到这是不对的。

记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念佛号要一心不乱的念,心里什么都不想,把大脑其它部份都念木了,什么都不知道,一念代万念,‘阿弥陀佛’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我悟到在讲真相时,首先自己要“真、善、忍”。要用“真、善、忍”之心慈悲对待师父每天“送”到我们面前的每位众生,让每位众生都明白真相,都得度。而且再告诉众生真相时要:“一心不乱的”讲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使“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个字也都能“显现在眼前”。让大法的威力充份显示出来,震慑邪恶,救度众生。

要说的话很多,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就简单的说这些。不足、不恰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