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揭露迫害的绝笔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流离失所的安丘大法弟子李秀珍被安丘国安、警察在出租房楼下劫持。警察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用非法抢来的钥匙,又入室抢劫。此后李秀珍下落不明。一个多月后,家人才得知,李秀珍在安丘看守所因为不放弃信仰,绝食反迫害,遭受强制灌食迫害;后又被关进安丘党校洗脑班迫害;后来又被关在只针对她一个人的洗脑班迫害,期间曾遭受恶徒暴打;再后来的一个多月,又一次下落不明,直到在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多日后,家人才在十月上旬见到遗体。遗体还被强制火化。这是在整理李秀珍的遗物中发现的一份她没写完的文稿:

* * * * * * * * *

我叫李秀珍,是山东安丘市红沙沟镇曹家斗沟村农民,今年46岁,从小体弱,78年遇车祸撞伤,经潍坊人民医院拍片诊断:右膝撕脱性骨折,左眼角撞进一个深凹,常年腿痛头痛。去济南医院也没治好。94年我丈夫遭车祸去世,当时女儿只有6岁。精神的创伤,生活的艰辛,身体日渐衰弱,胃炎、胃下垂、妇科病随之而来。到九八年夏天我的身体已非常虚弱,一天吃不下一个鸡蛋。去安丘医院透视过,拿了好多药,吃了根本不见好转。98年秋天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修炼后受益匪浅,疾病全飞了,从此身体健康了,心情舒畅了,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

99年7月20日江××为一己之利迫害法轮功,我上北京上访只想告诉政府修炼“真、善、忍”没错,在潍坊火车站被当地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宋树灵、派出所所长王甲明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我绝食,才把我放了。

99年12月18日镇政府又把我绑架,同时被绑架去的有李文彩、石桂兰,把我们关在三间大教室里,破门破窗,寒风吹进,在绝食中更是寒冷,5天后把我放了。

99年阴历12月23日晚上过小年,他们又把我、李文彩、赵凤英、赵凤美绑架,关在镇礼堂两天,静心想想,学了大法后,身体好了心情舒畅了,可(镇政府)为什么三番五次的这样抓我们,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出来后于27日我去了北京,为法轮功讨个公道,讨个自由炼功的权利,可不幸28日又被他们绑架,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正月11日放我回家。回家的第二天又被镇政府绑架关押在计生办的小南屋里,屋里啥也没有,冬天寒风刺骨,没有阳光的屋里寒冷到了极点。我绝食抗议,我又被放回家。

16日又把我绑架到教委关押起来,我继续绝食,3、4天放我回家吃頓饭,之后再关押,十多个人轮流值班“监护”,最后看我不行了,改在我家里关押。大门锁给换了,7、8个人轮岗,晚上派女的在我家住下。在我吃的稀饭里放入安眠药,以此摧残我。

3月12日,他们把我上高中的儿子胁持来,威胁我如不放弃法轮功就不让我儿子上学,就不让我弟弟和弟媳上班(他们都是教师)。种种逼迫下,我的家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帮着邪恶的忙,监视我,使我失去了自由。

4月20日李学刚、孙建杨闯进我家叫我到镇委谈话,我坚决不去。夜间乘他们不备我又去了北京,结果又被他们绑架到安丘看守所,绝食10天后于5月9日放我回家。5月11日中午宋树灵、王甲明、李学刚、于江锡、孙建杨五人闯入我家,把我抬进车里。随后又把赵凤英绑架到教委关押起来,赵凤英八天后被家人接回家。我由于长期绝食身体非常虚弱,大吐血,走路都很困难,关押了10天后,20号上午放我回家,只吃了一顿午饭,刚黑天,孙建扬又到我家,我说我还没吃饭,他说:快吃,一会来接你。我告诉儿子、女儿我必须走,出去找个活路,女儿哭着不让,儿子大一些,懂事,他说:“妈,你出去吧,再关起来就完了。”就这样我与两个未成年的儿女含泪告别。离开了家,身上分文没有,一路乞讨去了北京。饿了要点饭吃,渴了要点水喝,晚上睡在马路边,一路艰辛无言可表。

就这一夜,镇政府、派出所可慌了手脚了,动用了数辆车,四处搜捕我,光到平原我姐家就去了3次,深更半夜骚扰的我姐家不得安宁。我流离失所100天后,于中秋节回到家,没过几天又要绑架我,我又一次被迫离开了家。

2000年10月27日,我在讲真相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邪恶的恶警不但不放。11月17日,他们把我们四人送往济南劳教所,济南不接收又送王村劳教所,在王村查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拉回后又关在拘留所三天,20号放回家。21号早饭时发现早又被人监视起来。

11月22号晚八点,他们又要绑架我,张洪涛让我开门,我不开,他们就砸开门。宋树灵、王甲明带着十多个人,手持红白警棍站满了院子,又要砸屋门,女儿吓哭了。我质问他们,我做好人有错吗?为什么你们深更半夜三番五次的来骚扰我,私闯民宅、乱抢、乱砸是不是犯法?他们被质问的哑口无言。最后卑鄙的把我上高中的儿子挟持回家,把在中学教书的弟弟逼回家,当众砸破窗子把我抬到车上,绑架到派出所(是时深夜12点)。

11月23号早上宋树灵、王甲明到公安局,和一董姓恶警一起把我送往济南劳教所。因我一直绝食,医院查体不合格拒收。安丘公安局买了两箱礼品送给济南劳教所,并厚颜无耻的求他们收下我吧,但还是拒收。离开济南劳教所后,接到“610”王子清的电话,车开到山东省司法厅大门口停下,从大门里出来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与他们嘀咕了多时,晚上在济南天泉大酒店请了酒,有大约7、8人。

24号宋、董两人又跑了一天关系,晚上7点把我关进济南劳教所,没有任何手续,也没经过体检就非法的把我关了起来。宋、王、董得意的说:李秀珍,好好表现三年后来接你。我说;你说了不算,一个星期就来接我。他们不信,得意的说好好待着吧。父老乡亲啊,自古到今哪有这样的父母官,不为百姓谋福,践踏法律花钱送礼把 好人送到监狱。你们的良心何在?镇政府官员及派出所的人都知道此事。

当天晚上劳教所就对我强行灌食,非人的折磨使我手脚抽筋,其痛苦无法表达。他们把我吊起来,脚基本上不沾地,虚弱的身体直冒冷汗,吊了一整天,放下时 全身动不了,身体上下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泡,生命垂危,狱医说我不行了,28号把我放回家。

由于邪党不断的骚扰,我无奈只得离家,从此流离失所。2001年6月27号被昌乐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37天,同样是绝食,他们同样是强行灌食。7月4号把我放了。同年的11月29号又被潍坊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昌乐看守所。昌乐恶警宋××对我拳打脚踢,把我铐在铁椅子上灌食,灌不进去就铐在死人床上灌,看我灌食痛苦的样子,曹狱医说我是贱才。恶警刘××把火钩烧红烙我的嘴,被另一个挡住。非法关押了2个月,昌乐邪党伪法院非法判我7年徒刑。2002年1月31号看守所所长李庆果,狱医王××将我送往济南监狱,狱医查体发现有血压高、心脏病、瞳孔放大等症状,拒收。李庆果不肯罢休,不知使用什么毒计,最后将我非法关入监狱。

监狱就是人间地狱,他们用红塑胶管灌食,叫嚣说这样灌食办法好,保证一次就吃饭。用五、六个犯人把我摁在床上强行灌食,灌完后处于休克状态,呼吸困难,接着输氧。一日三次这样迫害,有时候灌一次插5、6次管,插不进去就用开口钳开口。有一个犯人叫王丽,把管子从我嘴里插进去之后不灌,来回抽几次拔出来,再从鼻子灌,怎么痛苦他们就怎样干,人性全无。灌完后,鼻子流血,卫生纸擦红一大堆。有数次插到气管里 ,再拔出来重插。恶警指使犯人殴打我,犯人王成爱、邢素云、李秀英、李桂菊迫害我最严重。他们喊着1、2、3打我,每天群殴5、6次,有时把我抬起来“坐飞机”,有时摁着头往墙上撞,在地上拖来拖去。李监狱长说,找打人最狠的看着我。我白天被铐在铁椅子上,晚上被绑在床上。一直被关在禁闭室,喊大法好就用胶带封嘴,在烈日下暴晒。

2002年5月9日下午3点左右,他们对另一个大法弟子施暴,为鼓励同修我也大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胡科长,李淑芹队长,还有一个区长,手持电棍恶狠狠的闯进来对我施暴。胡、李同时电我脸、手、耳朵、脖子、后背,边电边骂。身上都电起了血泡,痛了好几天,这是监狱第三次电我。我被他们折磨的皮包骨头,还不放我,又把我送到山东省警官医院迫害。铐在床上插上管子不拔出来,插管的说,慢慢插,她怎么难受怎么来,有的是时间,一天插一百次都奉陪。一直迫害到路都走不了,体重不足60斤,呕吐出来的都是脓血,抽血化验血液都是黑的。狱医说我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

他们又迫害我的家人,把我的女儿、堂姐、弟弟都叫去。在监狱里女儿看到我被铐在床上,瘦的不象人样,当时就哭的昏了过去,堂姐放声大哭,弟弟早已泣不成声。李监狱长还骂我不管老小。到底是谁逼的我无家可归、又是谁把我迫害成这个样。谁没有父母儿女,谁不想和家人团圆,每逢佳节倍思亲,我被关在狱中,两个孩子无人照顾,饿了啃个凉馒头,渴了喝点凉水。12岁的女儿被迫退学,13岁打工挣钱糊口,回家深更半夜,手上都磨起了泡。这本是倚在妈妈身边撒娇的年龄的孩子,而今却因被邪党迫害过早的挑起了家庭的担子,饱受人间苦难。每当想妈妈时只有捧起像片哭着看看。好心的邻居有时也给送点吃的。

我在监狱10个月,女儿去过3次,每次都哭成泪人。我那年迈的母亲更是挂念女儿,天天以泪洗面,站在路口看南来北往的人中有没有女儿的身影,却一直没看到。从监狱传出我快不行的消息后,母亲哭着给我准备好了后事的衣服。每一次被绑架,母亲的心也一块被带走了。我的母亲被江氏集团迫害的不知流了多少眼泪,病倒过多少次。这都是宋树灵、杨连高等跟随江氏集团迫害我造成的人间悲剧。

2002年9月24日,因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走路,监狱放我回家。 11月6号宋树灵在“610”头子王子清的指使下,以张洪涛为首的4、5人闯进我家又将我抬上车绑架到安丘“610”,强行迫害。把我铐在床上,我喊大法好,他们就打我的嘴,打的流血,肿的不能说话,后来把我关在小南屋里铐在铁椅子上。胡绍群向我脸上泼水,不让我闭眼,用胶布贴在上下眼皮上,往上拉,向下拽,用小木条撑开眼。邪恶的宋延山把毛巾弄湿冻成冰块在我脸上擦,冰冻硬硬的毛巾擦的脸很痛。又脱下我的鞋子冻我的脚。江氏集团对我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

2000年3月6日李翠萍、赵凤英京上访,3月8日下午三点左右被押回当地。晚上8点左右邪恶之徒宋树灵将两名大法弟子关在房间里拳打脚踢,一直到11点多。宋又抓住两人的头发用香烟灼烧面部,边烧边骂:李翠萍(未婚)给你毁容让你嫁不出去,在这里天知地知没人知。每人脸上灼伤数处。李艳香、李秀花、沈明成被他们绑架到“610”强行转化过。还有我镇大法弟子李文彩、石桂兰、李兆巨在讲真相中被绑架,被他们非法劳教三年,石桂兰、李兆巨至今还未放回。李翠萍被判刑5年。

这就是宋、杨等在红沙沟对大法弟子犯的罪行。他们想借迫害大法弟子升官发财,杨已调乡企局现已被免职,宋调残联。不管调到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都得不到好下场。乡亲们世人啊,善恶终有报。

“610”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