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张春秋遭八年种种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益阳市46岁的大法弟子张春秋,遭受八年惨无人道的种种酷刑迫害

2009年4月19日,当地“610”办与监狱“610”办交接时,问张春秋有什么感想?张春秋说有三点:第一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点,中共与江泽民干下的这场迫害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破坏人权,破坏信仰,破坏法律,打击人类道德的大犯罪;第三点,中共监狱劳动改造这一词不正确,严格地说是一种破坏监狱法,破坏劳动法,完全剥夺他人劳动所得,剥夺生存权利的一种犯罪改造,把人改造成真正的罪犯,每年向中国社会造就出上百万,上千万的罪犯,害祖国,害人民,害民族,这是中共几十年来干下的祸国殃民的滔天大罪。

张春秋与退休老教授高德思2001年4月19日在湖南财专校园内被恶警绑架,张春秋被非法拘禁在益阳市第一看守所,老教授高德思当天被非法拘禁在益阳市第二看守所。一进益阳第一看守所,那个叫王铁军的恶警对劳霸说:“这是个顽固的法轮功,你们可以往死里整”。第一看守所有个整人的办法,当人进来时就把他双腿按跪在地,双手伸直与前身靠墙,打手从后面起跑,用右腿膝盖直击后背心,一下,二下,三下,……。一直打击到鲜血从口腔满口喷在墙上,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张春秋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禁时间将近8个月后,遭非法开庭。中共恶党法庭采取的是一种强制暴力的形式,开庭不公开,不让家属与朋友旁听,不准请律师辩护。开庭时坐满的都是穿便衣的公检法人员,法官明知采用的是一种非法的所谓法律形式,明知自己在执法违法,却不知耻辱地说:“你虽然没有请律师辩护的权利,但本庭还是给你自己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刚才公诉人丁一陈述的事实, 你有异议吗?”

张春秋表示有异议,他指出:公诉人丁一所陈述的都是法轮功修炼的事情,包括反迫害,讲真相与揭露邪恶;修炼法轮功是天赋人权,是公民信仰自由权,不违法,更不犯罪;接着他又问公诉人丁一:“什么叫犯罪。我是不是一个公民?何谓邪教组织与破坏法律实施罪?请当庭给予法律解释。”公诉人丁一始终缄默着,直到休庭,整个脸色膨胀的紫里发黑,其间法官催问丁两次回答被告的提问。

最后法官又不知羞耻地说:“国家法律不健全,现在是党权代法要镇压法轮功,我们只能走过场,走形式,没有办法,这怨不得我们。”

就这样,大法弟子张春秋、高德思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与七年。

从看守所到羁押中心到监狱,这个一直被中共不断用人民的血汗金钱粉饰的所谓“文明法制基地”,都是一个充满暴力、充满血腥残忍。益阳市第一看守所吃饭分两种,除了牢头狱霸与恶党节日外,吃的几乎是霉米饭,而且每餐饭只限一两,菜里根本没有油,在那里非法拘禁17个月吃的油不到一斤,每天还被恶警狱霸强制奴役劳动,1.7米的身体进来时128斤,出看守所只有一百零几斤,整个身体被残害的骨瘦如柴。为了达到恐怖,警犯还亲自动刑用铁鞭抽人,嚎叫声不绝,各种刑具应有尽有,想怎么整人就怎么整人。据知情人士说:益阳市第二看守所是所谓对外粉饰的文明法制基地,而益阳市第一看守所则是专门对内打击镇压的暴力基地。

2002年10月1日,张春秋被非法押送到湖南省第一羁押中心,那恶警所长对羁押中心何大队长说:“这个法轮功很顽固,要好好收拾他!”2002年10月2日下午2点喝得酒气熏天的恶警何某问牢头:张春秋有没有炼功,张春秋听到了就说“要炼功”,警犯何某冲进来对他拳脚交加,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张春秋大喊:“打人犯罪,你是警犯,你是流氓土匪。”恶警顿时咆哮着:“你等着,老子今天不用电烧死你,我不信何。”

两分钟过去了,警犯何某带着几个恶警,每人手持两根几万伏的高压电棒,电击张春秋,发出噼啪的声音与蓝色火焰,对他全身同时电击,电烧,当电棍直击天灵盖时,他已被击昏在地。张春秋天灵盖,前胸,阴部,两胯,脚心,等等,全身到处都是电烧的伤痕,焦臭熏天, 醒来时全身四肢已不知使唤,处于瘫痪状态。龚监狱长问话时,是由四人抬手抬脚抬去的,人还处于昏迷状态中。第一羁押中心与看守所一样,有的大队是所谓对外粉饰的文明大隊,而这个大队却是一个完全强制暴力的大队,为了攒钱,不顾劳动法与监狱法,暴力强制奴役劳动,手段之残忍之恶劣骇人听闻。

监狱还采用的不断更换环境的手段加以迫害。从长沙监狱麓峰监区到二监区,到湖南津市监狱二监区一中队,张春秋亲身经历看到的暴力,恐怖,残忍残害的事例数以千计。2003年5月17日,周政文改造大队长给中队长施压,非法强迫他早晨四点起床出工,到晚上11点收工,被他坚决抵制。恶警周某就指使中队把他吊起来,双手反绑,在脖子上用细铁丝吊一块重达150斤左右的榨木板,板子上写着“顶撞干警, 抗拒改造”,这就是中共监狱过去一直釆用的杀手锏叫“生不如死”。

怎么叫“生不如死”呢?因为板子的重量经过细铁丝不断的压迫在人的脖子上,受压的肉细胞,血细胞与经络细胞会不断的杀死,这种不断杀伤杀死的痛苦通过中枢神经最后会聚于心,万般痛苦的撕咬犹如利箭不断的射在心上。痛苦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增加会不断加剧, 直至痛不欲生。这个时候人真的就不想生而只想死,这就是中共监狱惨绝人寰的杀手锏“生不如死”。

张春秋被活活的施用这种酷刑达13小时之久。这种酷刑与中共公安系统经常使用的整人手段相同,通常强制人站在高凳上,用铁铐把双手吊起,然后抽去凳子,不一会人自然就达到“痛不欲生”这种状态。这种酷刑在中共津市监狱一直延续到2007年,是中共公安与监狱残酷摧残人身心的一种极刑手段。其实还不只是这种“生不如死”的酷刑手段,冬天下雪,天寒地冻,把人整天整晚吊在铁柱上活活冻残,夏天高温把人双手抱着篮球架的大铁柱上铐上饱受炮烙之苦。

中共监狱养着一群由勤杂事务犯组成的打手群,打人致伤,打人致残,甚至打人致死也时常发生;各种整人手段随心所欲,怎么想就怎么做,警犯与狱霸想怎么犯罪就怎么犯罪。2008年3月19日晚上津监二监区改造大队长张明指使恶警曾旺进,对张春秋拳打脚踢,而后直击头部,第一轮袭击10分钟左右,口鼻鲜血直流;第二轮袭击约9分钟,已经血肉模糊;第三轮袭击时他已意识到要置他于死地,于是厉声怒斥警犯:“谁给你打人的权利。”邪恶之徒在强大的震慑下站立不住,这才制止了这起有意图灭绝人性的害命恶事。由于头部严重受创,淤血很多,全身到处青肿,昏沉沉的倒床四天,是大法师父与神奇的功法调整了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张春秋在监狱经历的迫害手段数不胜数。恶警搞精神折磨,晚上利用夹控,利用大队勤杂事务犯,利用大队干部,利用狱政科,教育科等等,每天以检查法轮功为名,轮番轰炸,把人惊醒;搞人身污辱,毒害世人;搞赤裸裸的病理试验。2007年3月26日把身体完全健康的他强行搬进肺结核病房和14位结核病人同住一室做结核试验,直到2007年5月1日事情败露后才搬出结核病房。

大家想一想,在中共监狱非法暴力的黑窝内,张春秋与千千万万被非法关押牢笼的大法弟子,他们所经历的迫害会是什么呢?恶事做绝,罄竹难书。

张春秋的所谓刑期,原裁定书是2000年3月1日至2008年2月28日,这是中共益阳法院与检察院审核下达的有效法律文件,但是益阳市“610”办以打印错误为由,强行更换裁定书,把时间从2008年2月28日止延长至2009年4月19日止。这种做法是中共“610”系统凌驾于法院与检察院之上,利用中共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