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河北省昌黎县农民,今年六十岁了。二零零六年我因病去北京等地治疗却没治好,家人也没跟我说我得了什么病。我猜我大概是得了癌症。于是我就背着家人跟医生说:我什么都知道了,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果然,医生说我得的是喉癌,要做手术的话最多也就能活一年,而手术费却很昂贵。我一想家里哪有那么多钱?治也治不好,那我治它干啥?我就回家了。

我们村有个修法轮大法的,我叫他“老弟”。以前他跟我讲过法轮大法是佛家功法,是修炼,并说现在被迫害,他还告诉我不要相信中共那些谎言。“老弟”天天精神饱满,乐观助人,生活的很愉快。一天老弟来看我,我就问他:你们法轮功治癌吗?老弟说:我们师父说大法不是治病的,是修炼,抱着治病的想法反而治不好病,什么都别想,一心学大法就行。这个大法,就象个大熔炉,你的病就象木头渣一样,进了大法就啥也不是。

我想反正也就这样了,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啥?就这样我开始学法炼功。慢慢的,我的身体好起来了,家里、地里的活也都能干了,谁也看不出我是被判死刑的人。这样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两年,身体状况一直非常好。

在零九年的上半年,我跟大队干部发生了纠纷,我骂人家,我的嘴就肿起来。在家庭矛盾中我也没有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完全与一个常人一样,觉得对自己很不公。结果我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整天的找村干部打架,还要去告他们。

这时的我已经不再是个修炼人。结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癌症复发了,而且扩散的很快,已经不能治了。我想反正也不行了,就随它去吧,连烟都抽起来了。但是一抽烟就燎嘴,我就包上塑料再抽。

写到这儿,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管我,点我,可是我还是不悟不争气。

口腔内疼痛难忍,家人就用冰块、冻的袋装牛奶放在我的腮帮子上冰,口腔内还放入冰冻了的果冻条,这样来缓解一下疼痛。后来我接受了化疗,化疗后整个腮部象铁板一样坚硬。零九年七月的一天自己真是万念俱灰,想一死了之,就准备了农药和绳子。已经不再修炼的我早已忘记了大法不准自杀的法理。

妻子下地打药去了,我就喝了四大口农药,足有半斤,怕死不了就又喝了一口。五个小时后,家人回来了,知道了我喝了农药,就找车送我去医院,我死活不去。他们没办法就找来了当地的医生。医生说喝下去的时间太长了,恐怕不行了,愿意输液就输输液试试看,但希望不大。

这样就给我输上液。结果越输越舒服,越输越轻松,家人看了我一宿看我没事,该干啥就干啥去了。等家人走了以后,我在屋里放上桌子,把绳子挂在房梁上,刚把头伸进绳套,绳子就断了,我从桌子上掉了下来。家人听到响声都跑进屋发现我在寻短见。我说怎么想死还死不了呢?姐姐看过大法的书,说:是大法师父不让你死,你还是学大法吧!我想想:那我还学大法吧!

老弟来看我说:你还是学大法吧!那两年你身体多好,你亲自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你看,你喝了那么多农药都没咋的,这不是师父在管你、替你承担了这一切吗?别让师父伤心了。师父多慈悲啊,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

我羞愧难当,说:好吧,只要我能动,我就学法炼功。当时我身上还插着导尿管。当天晚上我炼了一套功法,第二天我自己就能上厕所了,脸部的疼痛象有小铁爪子抓一样,但只要我看书学法,疼痛就能忍受。于是我就看师父的讲法光盘、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之后再看大法书。这样学法炼功十多天吧,脸上的硬块变软了,一点点的变小了,身体恢复的很快。现在我能接送孩子上学,在房上扬玉米了。

师父给予我的我无以回报,唯有坚修大法。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乡亲,让大家都有幸福和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