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孔茜一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潍坊市女青年孔茜自从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一年二个月,期间遭恶警长期逼供折磨。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一日,孔茜遭潍坊寒亭区法院非法庭审,家属聘请了两位律师为她作无罪辩护,两位律师曾多次去寒亭检察院要求阅卷均遭拒绝。在开庭前三天,只给律师看了最后一次的非法审讯记录,而且不准复印只允许手抄,其它卷宗一律不给看。

在非法庭审过程中,主审官牟爱萍多次打断正义律师的辩护陈述,孔茜的辩护律师被打断了三次,第一次打断后休了庭,第二次打断时孔茜对主审官提出抗议:“为什么打断我的律师为我辩护?法庭不公……。”正义律师的辩护词,使邪恶非常害怕。整个开庭过程,孔茜堂堂正正,义正辞严的揭露迫害,善意地讲清真相,并当庭指证打她的恶警,此人心虚再未露面。

孔茜,女、三十一岁,原住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潍北监狱宿舍,与家人累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开始流离失所。孔茜的母亲李熙云是年近花甲的退休警官,修炼法轮功前,她十几种病缠身,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她深深明白是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单位停发退休金七年多,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回、居无定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孔茜在潍坊电力三公司被非法抓捕后,前四个月里几乎被天天非法提审。潍坊市国保大队孙武兴和叫国文的人(姓未知)共六个人每两人一组,轮流24小时不间断地非法审讯,不让孔茜睡觉和休息,限制上厕所,打盹就用凉水泼醒,连续四至五昼夜不让睡觉,他们还准备了两根竹竿,孔茜打盹的时候它们就用竹竿打、用扫帚扫。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在孙武兴和一个姓张的恶警对孔茜无休止地折磨时,为了抵制迫害,孔茜将捅打她的竹竿折断扔了,姓张的恶警揪住她的头发打了二十多个耳光,孔茜脸被打肿了,呼吸困难、全身痉挛、抽搐,他们怕承担责任给孔茜打针、做心电图并拉到潍坊市人民医院抢救后脱险。

在被关押的不长时间里,孔茜即被折磨得腿脚肿胀,脚疼得睡不着觉,还要天天被非法提审,为了抗议对她惨无人道的迫害,她绝食四次,多次被绑在十字架上酷刑折磨。第四次绝食被绑十字架八天七夜后被强行打针(已有报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八天后被强行拉去医院灌食。

二零零八年十月底,孔茜被转到昌乐看守所继续非法迫害。昌乐看守所的恶警重复潍坊公安恶人的邪恶手段,强迫她坐在铁椅子上四昼夜连续审讯不让睡觉。看守所恶警为阻止她炼功,多次强迫她带大镣(不能活动,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忙),冬天手脚都被冻伤、红肿发紫。亲属送去厚手套、厚袜子均被看守所值班室拒绝。

半年多的迫害折磨使孔茜十几天高烧不退,全身红肿、疼痛难忍、食水不能进,生命垂危。亲属得知后几次去看守所、国保大队要求见面、放人,恶警以孔茜绝食拒绝治疗为由拒绝。此后长期以来孔茜双腿一直肿疼,难以入睡(曾被拉去医院检查,医生说需要住院治疗)。孔茜本没病,这些都是残酷迫害所致。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孔茜又被非法转到潍坊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一年多来,孔茜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拒绝奴役劳动、拒绝穿囚服,向其他犯人讲真相,教唱大法歌曲。一年中,她绝食反迫害十余次,二零零九年八月绝食五天后被抬去灌食迫害,现情况不详。


“六一零”办公室、政法委、公检法司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区号0536)

潍坊市“六一零”办公室 主任 隋汝文 宅电 8783031 手机13806495398
潍坊市“六一零”办公室 副主任 齐延伟 手机:15863683066
潍坊市公安局 局长 黄潍连 宅电:8789366 办公:8783121 手机:13573689006
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区分局 周国升
潍坊市公安局侦察科
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支队长 罗相贤 宅电:8783238 办公:8783251
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副支队长 马永福 宅电:8107109 办公:8783133 手机:13869680708
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二大队大队长 赵春玉 宅电:8107372 小灵通:8783162 手机:13791663899
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批捕科 电话:3011861 3011888 8868005
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公诉科

具体实施非法抓捕的责任部门:
潍坊市公安局、潍坊市奎文区公安分局、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潍坊市经济开发区巡警大队 大队长 李兴明 手机:13296365700
潍坊市看守所 所长 王树国 狱警:彭云霞(女) 韩婷(女) 狱医:康××
昌乐看守所 所长 王志亮 教导员:田龙云 警察:张平
潍坊市寒亭区检察院公诉科 科长 张付涛(公诉人) 办公:3012087
潍坊市寒亭区法院刑事庭 副庭长主审官 牟爱萍(女) 办公:7254040 审判员:吕宝清、李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