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最近破网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我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在父母的建议和督促下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刚开始就是为了解决父母和周围的几个同修的资料问题,上明慧下载期刊和周报。后来也做一些其它真相资料和其它一些投稿之类的事。期间在同修的支持下,由不会用到会用,到自己独立的摸索经验,到把自己的经验与同修分享,经历了风风雨雨。在整个过程中真正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修炼的奥妙。

二零零二年刚开始上明慧网,有很多怕心,每次上网都是神情紧张,下载完资料马上就断网,感觉随时都可能被邪恶发现,每次做完资料都是那种冒着被抓的风险。放下生死,这对于刚刚结束劳教不久的我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感谢师父的慈悲,后来让我遇到一个破网正念很强的同修。在他家里交流中,看到他竟然用电话线上网,那时用电话线上网是被认为最不安全的,而且网速很慢,下载流量大很容易被发现。当我问及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说:你是神呐,小小的人用分子构成的眼睛,怎么能看到你比他微观的身体在做什么呢?他怎么能看见你干什么呢?也许是师父用他的嘴点化我,从那时起,我的破网的正念也越来越强。

几年中也有过几次上网不顺利,刚开始也不知道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该怎样突破网络封锁,只是很无奈的点击着所有机器中储存的各种旧版软件试试看。有一次,真的就上去了,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师父讲的:“明慧网他们从来也没有封住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对于一个心存正念的修炼人来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洪吟二》〈师徒恩〉)。绝不仅仅只是指在身体被迫害时。破网也是反迫害的一种方式。大法弟子中的科学家们花那么多心血研制的破网软件,需要有正念、有能量的人加持他、使用他,它是我们除恶的法器呀!

自从今年九月初期开始,我就和丈夫(同修)切磋我们资料做的太多是不是让很多能上网的同修产生依赖心?其实,《明慧周刊》上的很多文章一直都谈到了让同修自己上明慧网、成立家庭资料点的问题,尤其是同修把明慧网比作大法弟子的“家”,那上不了明慧网当然就是不能回“家”了。这更坚定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所以,我们一边和同修交流应该自己主动上网的事,一边也帮助不会上网的同修买设备,使用电脑。

在这期间,上网也越来越困难,但是我印象中除了丈夫告诉我普遍反映上网难的这件事外,没有任何人和我提及这事。而当他和我提及上网难时,我却随口说:“封网封不住我!”在后来的几天中,我用各种方法尝试,总是有一种方法能够上去。有时使用旧版本的自由门或无界,有时是用同修博客上给出的链接,还有时用其它网页链接(这类网页是一年前用博客讲真相时在同修的博客中收藏的,没想到这次却派上了用场,而且也很方便),真的是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苦度,真正体会到了“难行能行”的奥妙。

最近的封网确实是一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我个人理解由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一、邪党最后的穷途末路中尽一切可能调动邪恶因素阻网,妄图掩盖其摇摇欲坠的真相;

二、由于明慧提倡:防止假经文传播的最好办法就是自己上网核实师父经文发表情况,引起很多同修意识到自己上明慧也是修炼的一部份,所以上网的人多了。因此,由于每个人所在层次对破网的理解成度差异,所造成的干扰因素也在加大,甚至有些同修上网前没有意识到网络空间也是我们应该清理的一层空间,所以发正念时没有清理网络空间场,使邪恶因素更加肆无忌惮的阻挠;

三、有些同修有意无意的承认了中共六十年的所谓的“敏感期”出现这种现象是“正常”;

四、有考验刚学习上网的同修能不能认清假相,坚定正念的问题;

五、当然也有对于我们整体破网修炼提高的问题。

前几天和丈夫一起学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时,看到有这样一段话:“弟子:法正人间时就没有封锁了,这一切是不是得用弟子在人间体现的手段去实现?”“师:我们突破了这个封锁就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不承认这种迫害加封锁。法正人间神佛大显了,人不听也不行啦,是另外一个状态了。”我很震撼,因为过去对于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太明确的认识,有些时候只是停留在“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而那些邪恶的命令,不是都能够很清楚的意识到具体指什么。现在明确了旧势力给我们的真正的迫害,就是在对我们直接迫害的时候封锁消息,封锁真相资讯不让世人知道。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也必须不能承认、承受这种迫害加封锁。如果每个同修都能把自己当作是修炼整体的一个分子,能真正理解上网的重要意义,把每个人上网当作是通一条脉络,每次上明慧网都当作是对明慧网的正念加持,都是我们修炼整体另外空间脉的能量加强,我想这也许就是师父在《转法轮》里提到的“要使人的身体百脉都在逐渐加宽,能量越来越强,变的越来越亮。最后使上万条脉连成一片,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整个身体连成一片,这是通脉最终达到的目地。”哪有什么资料点呀!没有什么点了,每个人都能自己上网看资料,做资料。自己独立的成为一个圆容不破的循环体系,用什么自己能做什么,用多少自己能做多少,到那时候,邪恶就无法以家里存多少资料的借口,对做资料同修下黑手了。

当然,从这次封网破网中,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很多执着心,比如:和同修谈自己应该主动上明慧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显示心;对自己能在封网如此严重的情况下突破封锁产生了自满和欢喜心;对于丈夫没能很好的掌握我上网的办法而生出看不起别人的心和妒嫉心;还有执着证明自己能上网而表现出的争斗心;对同修在自己上网问题上理解慢而产生的急躁心和埋怨心,等等。

当我去掉这些心的时候,我从中真的感受到修炼提高的奥妙,前几天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是建议大家上网。现在我再谈到这个问题时理解到,“上明慧网是修炼的一部份,是真正走上回家的路”。网络封锁只能封住人,决不可能封住神!只要我们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正念对待破网,一定会真正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回归真正的家园。

以上是个人此时对破网问题的体悟,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