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道伤痕都是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明慧通讯员湖南报道)二零零八年,刘光明被邵东县廉桥派出所绑架,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劳教一年半。在白马垅劳教所“严管班”,一次次的被拳打脚踢、穿“约束衣”、吊于铁床上,并往两边拉、被毒犯抬起不断往地上摔等,刘光明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晕倒在地,多少次被打得全身瘀青、伤痕累累。二零零九年九月初,刘光明刚回到家,又于九月十九日被绑架。

刘光明是湖南邵东人,四十八岁。二零零三年,因肠癌在长沙中医院医治。当时面黄肌瘦,走路经常摔跤,要请人看护。住院五个多月花钱不少,可病情并未好转。就在这时,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重视修心性、做好人,身体奇迹般地一天天好了起来。

二零零八年,刘光明到哥哥家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真相,遭人恶意举报,被邵东县廉桥派出所绑架,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遭恶警毒打。她绝食抗议,恶警就强给她灌食,并用竹筒把她的嘴捅烂,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半,送白马垅劳教所。

在白马垅“严管队”,恶警指使八个吸毒犯迫害刘光明,拳打脚踢、穿“约束衣”、吊在铁床上往两边拉、封住她的嘴不让呼吸、长时间罚站等。刘光明多次昏死,有一次,她被连续吊了两天两夜。刘光明给那些吸毒犯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恶警就指使吸毒犯威胁她,要在她背上刻骂大法师父的话。长期的折磨、使她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半年多的时间她整个身体和精神都是麻木的,双手无知觉,不能提东西。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劳教所又以她不守监规(不带符号、点名不答到、坚持要炼功)为由,再次把她弄到“严管队”,指使十二个吸毒犯轮换着迫害她,14个通宵没让她睡觉,日夜罚站,一合眼,她就惨遭一顿毒打。

恶警为从肉体上、精神上加大对她的迫害,每天晚上借故搞“安检”,把她的衣服脱光,连内裤都不让穿,强迫她光着身子做下蹲。寒冬腊月把窗户打开,把电扇开着,想把她冻僵,并把她拖到外面,给别人看;指使吸毒犯用白纸写上谩骂师父的话,强拉她站在跟前,她撕掉,她们又添上,并对她毒打,硬是让她罚站了两个多月。

刘光明现在已记不清有多少次晕倒在地,多少次被打得全身瘀青。吸毒犯把凳子摔翻在地,叫她站在凳脚上,有时站不稳,摔下来,又是拳头如雨,还抬起她不断往地上摔。刘光明腿脚肿得经常不能穿鞋,嘴里被塞满毛巾、臭袜子、抹布,咒骂不断。

毒犯们为了减期和得到队长的奖励,甘愿充当恶警的打手。手段越是毒辣,越是受到恶警的赏识。所以毒犯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肆无忌惮,加上劳教所恶警的直接指使和调教,在刘光明身上使用的恶毒手段难以让人相信。

有一次,她们拿木棒将刘光明顶起,企图用木棒刺进她下身部位,她们在地上写上师父的名字,强迫她坐在上面。她不坐,并用手抹掉,又遭受一阵毒打。

二零零九年九月初,刘光明刚从白马垅劳教所回家,九月十九号又遭绑架。

刘光明想把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受益和所受的迫害告诉千千万万善良的人们。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她到长沙市井湾子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到新开铺派出所、拘留所,恶警打她、踢她,不给被子盖,冻得她发烧、咳喘、吐血和白泡,走路也走不稳,恶警怕她死在里面,关押十五天后,把她放出,身上仅有的六十元钱也被恶警抢去。

二零零六年,她在长沙一位离休老教师家做保姆,一天她陪老教师去医院输液时,她在床上看大法书,被一女医生举报,遭当地“六一零”绑架、随后非法抄了离退老教师的家,抢走了她住房里的大法书、MP3、录音带和一千多元现金,并被非法劳教一年,送白马垅劳教所。

到劳教所后、恶警为达到“转化”她的目的,对她的折磨没间断过,恶警龙利云常三更半夜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看就指使吸毒犯迫害她、整晚罚站、不准上厕所、蹲着双手向前伸直,不配合就遭一顿毒打,还准备给她穿“约束衣”。几年过去了,强扭伤的手还疼痛不止,鼻子打变了型;强迫抄“三书”,不抄就抓住她的头发往水里压,她的头发一把把被扯掉;不让睡觉,困了就往眼睛上涂清凉油。

一次一次的折磨,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要不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时时保护,她早已被劳教所迫害致死不知多少次了,那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无法承受的巨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