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邪恶封网我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九月十一日周五,我和同修甲见了面,就听她说上网不好上,上去之后刚把《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的〈城市绿洲〉下载完,其它的就下载不了了。我说我也听其他同修说上网不太好上,共产邪党要庆六十年,咱得多发正念,可是咱不能承认它。我说你看奥运那么紧都没事,什么“四·二五”“七·二零”这些所谓的敏感日,我没有那概念,所以上网一直都很顺利。我已经把周刊、周报都下载完了,回头给你。告诉学员多发正念。这时心底里有一丝的喜悦,其实就是欢喜心,当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甲同修说,那下周五还是……上不了网?我当时脱口而出,下周六我再来。

结果到了周五,网是上去了,可打不开网页。退下来再上,说什么也上不去了。

我想(假我)难道真的是网络封锁严

又一想(真我)不能承认它,发正念铲除解体它

(假我)是不是电话欠费啦,上不去网?不行我先去交话费

(真我)这时我想某某某律师(未修炼法轮功)在邪恶的高压下,电话里只有两角钱,都能把自己被迫害的声音传出来,显神迹。常人有了正念神都帮。我是大法弟子,是神,网络封锁的是人心。当时有个同修在我家,她说别着急,先交话费去,然后去我家试一试。可到了她家反复上了几次也不行,我就回来了。

到家之后,打开电脑,还是上不去,有点急。又一想,急也是执着,我不要你。接着往下找自己,想起和甲同修说的话“下周六我再来”,吓了我一跳,潜意识是说我能上网,我能行,多么脏的一颗证实自我的私心呀(而不是证实法)。还有一颗干事的心。

我是做协调的,好几个资料点都不能上网,如果真相下载下来放到U盘里,再给她们送去。我想我一个人能跑几个资料点,还有那么多……“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就想还是去找某某技术同修吧。到了那儿,他把电脑打开,我和他妻子说了会儿话(好象和我没关系了)。再看他也上不去,他说看来封网是严。我这才和他还有他的母亲(也是修炼人)说要多发正念,特别是要给咱自己的网站“明慧网”多发正念。不要象邪恶干扰新唐人那样以后才重视。之后我又反复上了几次,突然一下子就上去了。有些激动高兴,赶快下载周刊、周报,特别快。

回来以后,我又从新查找自己,每次发正念都求师父加持,和电脑沟通,基点摆正啦,正念也发啦,可为什么还上不去网?找到了一颗依赖技术同修的心。每次发完正念就想试一试,不行就去找技术同修,这也就是我到了技术同修那里他也上不去网的真正原因。而我当时看他点了几次小鸽子都上不去,我想今天就得上网,把周刊、周报下载下来,就应该上明慧网,那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那是大法弟子的家。明慧网是师父肯定的。也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因为我不再指望和依赖技术同修。

我又和原来一样,每次都能够很顺利的上明慧网啦。

以上是我突破网络封锁的经历,我流水账似的记录了我的反复向内找的过程,旨在進一步梳理自己的不足之处,同时也给不能上网的同修抛砖引玉,提供一些借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