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我老家在农村,有个邻居姓李,六十多岁了,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的。我每次回老家都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总是用一句话噎我:“我什么都不信。”

最近,我请他吃了顿饭,在一起长谈了两个多小时,内容都是我们村的人和事,他比我还清楚。他一个一个的评说:我们村从一九五零年到现在,共七任党支部书记,已经死了五个了。第一任时间最长,四清时定为坏份子,开除党籍;第二任吃喝嫖赌,也开除了……以他说为主,我也做些补充、提示和引导,最后给这些党支书归纳了五个特点:一是所谓的“出身好,根红苗正”,有两人还是复员军人;二是文化程度低,有两人还是文盲;三是组织管理能力差,还拉帮结派,都是强迫命令,张嘴就骂人;四都是上级指定的,选举也是走形式;五没有不贪的,既贪财又贪色,以权谋私,损公利己,弄虚作假,瞒上欺下,说一不二,是村里的土皇上。尤其是近二十年,几任书记都发了大财了,借村里修路、盖大棚、卖土地、搞精神文明建设等,只要是办公益事业,没有从中不吃回扣的。

他说:“要想当官就得入党,入党当官都得凭关系,行贿,用钱开路,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不管是哪村,高门大院,房子最豪华的,往往都是干部的家。”我问:“咱们村是这样,别的村呢?”他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只要是共产党的干部,几乎都没有干净的。”他举出了几个邻村的例子:“××村的书记,把村里所有的集体财产都变成了他们家的私有财产了,想卖就卖,想给谁就给谁,都是他一人说了算。有人到乡政府去举报,他知道后,晚上就打开扩音机,在大喇叭里海骂,进行打击报复,谁还敢惹呀。××村的书记,先后要了三个老婆,前两个都是明离暗不离。××村的书记,花钱买通了上级,在乡政府还担任一个职务;村民有事都找不着他,如果需要他给盖个公章,还得交一百元,就这么霸道。”

我问他:“你既然知道邪党这么坏,为什么还不退呢?你也想象他们那样升官发财吗?”他气愤的说:“打死我也不干他们那缺德事,不为我这辈,还得给子孙后代积点德呢。别看他们站在人前瞎掰乎,背后谁不骂他们,什么解恨骂什么。”

“天要灭中国共产党,到那时,你不成了陪葬品了吗?”“我跟他们是两条道上的人。”“可中共天下只有一个呀!就象一个人,头上长了癌,你是他的手,难道这个人死了,他的手还能活吗?”我一下子把他问住了。

“你说怎么办?”他沉思后,反问我。“干脆,退出来。”我看他还有点犹豫,就趁热打铁的说:“这样吧,我给你起个化名,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欣然同意了。

我给了他一份真相材料和三个大法真相护身符。他握着我的手,诚恳的说:“谢谢!这顿饭吃的有滋味。”我说:“宴席总有散的时候,但饭菜的余香可体味无穷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