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我今年五十七岁,九七年初和妻子一同得法,走入修炼。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在邪恶的形势下,仍然坚持修炼的同修非常渴望得到大法资料,被谎言欺骗的世人也急需真相材料。

当时,偶尔得到一份,大家互相传看,再发给常人。后来,我接触到市里的一位同修,从他那儿可以及时拿到各种资料。但路途比较远,坐火车要一个多小时,有时取回来刚到家,来电话说又有新的了,就再去,赶不上火车就坐汽车,长此下去,路费开销较大,又费时间,而且取回来的资料数量还是小,不够用。

我和妻子商量,拿出我们当时仅有的积蓄三千多元钱买了一台复印机,可以多做资料了,而且根据需要随时做,特别是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需要多少就印多少,非常方便。当时我是边上班边做,虽然很忙,但觉的很充实。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大的魔难来了。当时是二零零二年初,我由于常人心不放,执著于竞考公务员,结果被单位里的人恶意告密说我学法轮功,警察抄了我的家,把我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问我资料的来源。这事现在想起来知道是师父的呵护。

当时三个警察把床下,柜子都翻了,可复印机和一个装满材料底样的盒子,他们竟没发现,搜去了几本大法书,和一些真相材料。他问我材料的来源,我没说,他们就要给我办拘留。当时我想,拘就拘吧,我认了。这时我才真的把考公务员的执著扔掉了。可是他一看我这样,突然又掉转话头说不拘我了,罚你一万块钱算了。由于我当时人心很重,配合了邪恶,交了五千元罚款,又写了个保证书,这才把我的手铐打开,放我回家,已经是晚上,天快黑了。

回家后,我痛悔不已,修了这些年,到关键时候还是不行,一点正念都没有,觉的对不起师父,没脸见人。这一下,在家不能做资料了,公务员也不让考了,工资收入要比人家少一半。我的情绪极度消沉。

这时同修们都来帮助我,给我送来师父讲法和新经文,用师父的话鼓励我,要我跌倒了别趴下,爬起来继续往前走。逐渐的,我鼓起了勇气,写了严正声明,决心从头再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我又开始学习丝网印刷,做一些不干胶标语,另外,做一些传递资料的工作。在传递资料的过程中,我更感受到同修对资料需求的迫切和资料点在救度众生中的重要作用。

有一次,接资料的同修和我说要请几本《转法轮》书,我和资料点一说,同修说咱自己还不能印,得上市里去取,结果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请到。我心里很着急,就想,我们应该自己印书,不能老是伸手要。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做协调的同修说了,很快,给我配备了电脑和打印机,我克服了怕心和不懂技术的畏难心,很快我的家庭资料点又从新开始了运作。

有一次神奇的事让我感受最深。那是零四年的夏天,帮我建点的同修带我去市里买耗材,回来的路上天阴的很沉,我想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天不会下雨吧。这时我看看同修,发现她十分沉稳,好象在说雨下不来的。车到站了,把货分装上两个“神牛”,一个送她那儿,一个送我家,我把东西卸棚子里,刚進楼梯口,大雨就下来了,等我進到屋里往外一看,地上的水已经满了,可是我却一个雨点没浇着,真是神奇。

我看着外面的大雨,想着: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呢!

很快的,我除了印资料外,也能做《转法轮》等大法书了。这样我们县里和周边一些地区的同修,需要大法书就可以及时请到了。说起来,我第二次做资料到现在又有五年了。

这些年,我的家庭资料点的运作过程,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这其中包含着同修们的辛勤配合,靠的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和慈悲呵护。我更要多学法,增强正念,稳步的走好今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