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眼观大千 神通渐苏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对于神通,我曾写过几篇交流文章。有些事听起来就象是变戏法,但其实就是佛法神通在展现。在生活中,我时常想到运用神通,为的是希望神念更强,神通运用的更自如。今天再次写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是因为经常在网上看到那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被迫害的很严重,每当看时,我一直很心痛的同时在心里呼唤同修:为什么不用神通?你什么都具备,法器、宝物满身,为什么不拿起来用啊?!

记的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时,曾做过一个梦,梦中面前有一朵美丽的鲜花,我用右手的食指点了它一下,想它变个颜色,就见它马上就变了。我又点了几次,想变什么颜色,它就变成什么颜色,我开心的笑醒了。现在来看,是梦中的神通渐渐的在现实中发生了。

师父在《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大家知道,人是非常低能的,低能到什么成度呢?人要想完成一件事情,做一件事情,得亲自动手动脚,得经过你的体力劳动把它做成。而佛不用,佛只要思想,想就可以。因为佛有许多神通,有许多功能,他自己还有强大的功。那个功的每个微粒都是他本人的形像,那微粒又是由更微粒组成的,都是他的形像。你想想,他一想的时候那个功就出去了。在极微观上都在改变那不同层次的粒子的结构,时间又是用最快空间的时间,瞬间就做成了。佛做事是非常快的,不受我们这个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一瞬间他就从最基础上把那个物体改变成别的东西了。这就是佛法神通所起作用的原理。”

是师父的这些讲法开启了我的心灵。虽然我的天目是关的,而我每次运用神通时,也并不是随便的想一下而已,而是将自己的思想“進入”到微观中,“看”了一下,然后“想”了一下。所以当表面改变时,我不会觉的特别惊奇。我们知道地球上的早先人类多是具有很大神通的,如黄帝大战蚩尤,都是运用了很多的神通。我想那时的人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事时,往往动的第一念就是用神通来解决。后来随着人变的越来越自私,神通也就越来越不灵了;再后来人变的更坏了时,就失去了所有的神通。人也就只会用自己的双手来做事了。而到了今天,常人已经完全遗忘了自己的先天本性和本事,听到佛法神通,人会说那是人的精神出毛病了;即使看到了神通的展现,人也会说这是变魔术,这是人的悲哀。但是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如果至今还不相信自己或同修会有神通的展现,这何尝不是一颗很重的人心呢?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对自己总没自信,其实也是一个不信师信法的表现。因为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告诉了大法弟子现在其实什么都具备了,而我们自称是大法弟子却不相信自己具备神通?

是什么阻碍了我们神通的展现呢?其实就是人的后天观念——“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精進要旨》〈警言〉)。我想这些观念还不只存在于人肉身表面的一层身体中,而是很多层表面粒子的身体上都有。我想这需要一个坚忍不拔的信心和持之以恒的恒心去冲破这些“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而不是从此放弃,觉的自己“不行”。我在运用神通的尝试中不记的失败了多少次,但我不会放弃,不会认为自己“不行”。因为我想这本来就是我先天具有的本领,我修炼了这么伟大的一部大法,就应该将这些本领给找回来。

如果我们平时在这方面不尽快放下那些后天观念(人的习惯、习性),不经常运用自己的神通,那么一旦被邪恶迫害时,可能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失。甚至在迫害中都想不起来如何运用自己的佛法神通反迫害。如被打时一味的用肉身去抗,再坚强也会受伤。而如果我们平时对神通运用的很自如,那时自然就会动用神通保护了自己。这也是师父希望弟子们在反迫害中能够做到的。

记的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时,曾经被邪恶强迫打防疫针,我当时动了一念请师父将药水在另外空间移走,我不要这个东西。一念之后,针打到胳膊上什么感觉也没有,过后什么反应也没有,就象从没打过针一样。而当时身边的几十人,胳膊上打过针的部位全溃烂了,过了好长时间才长好。而直到现在还能在网上看到邪恶用打毒针、电针来迫害大法弟子,这些拙劣的东西现在对大法弟子应该根本就不好使。而且现在只要我们自己动一念,将毒针药液转到迫害者身上,就会立竿见影。但为什么还会有同修被毒针迫害的神智不清、中了毒呢?我想这或许就象那个士兵,如果平时从不训练,到了战场上连手中的武器都不熟悉了,而这时敌人又打了上来,那结果会怎样呢?所以我想平时的训练是非常重要的。运用神通也如此,毕竟我们可能已有千百年没再用过了,而且现在还没脱离人身,还有旧势力安排的封闭阻挡。但我们就应冲破这些,走师父安排的路!为未来的宇宙留下这方面的威德和见证!

当然,在运用神通的过程中,也会检测出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如果一些执着心不去,神通就不会展现出来,如显示心、欢喜心等。而也有自己还没明白的地方,如自己的那些神迹,大都并不是马上就做成了,而是过了些时间展现的。这里除了我自身的因素外,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因素,自己现在还没理解到。

“真眼观大千,神通渐苏醒”。这句话是自己运用神通的一个切身体会吧。如果我们用大法开启的真眼看这个大千世界时,会灭掉很多人心的执着,而当这些人心的执着少之又少甚至一瞬间消失的时候,那边的佛法神通就会象苏醒过来似的展现出来。有时我眼前的一切东西,在我心灵“真眼”的注视下,变的那么的“飘渺”。这个空间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数的粒子、松散的漂浮在身边,变的那么的“不结实、不牢固”。这时我的心还会执着这里的什么呢?而当我运用神通时,也就是将自己的“思想”(神念)進入到了这样的“透视”状态中,然后动真念,往往就做成了。当然过后也不会觉的有多么惊奇,那种惊奇其实也是人心。我有时倒觉的没做成才奇怪哪,这时我就该找找自己心性上的原因,为什么这次没做成。所以,当听到有同修对神迹表示怀疑的话时,我想那话反映出的恰恰就是一颗顽固的人心,这颗人心就是一把牢固的锁,将自己的佛法神通锁在里面,这把锁的牌子上写着:“不可能”。而一个修炼人如果不打开这把锁,自己先天所拥有的伟大的佛法神通就永远也不会展现出来。

师父说:“功能本小术 大法是根本 ”(《洪吟》<求正法门>),所以自修炼以来,我们一直都是将修心放在第一位,不会追求任何功能,否则就是本末倒置,走偏了。我是九六年六月得法,已修炼十三年了,人刚过不惑之年。我在以前的修炼中也从未追求过任何功能,连想都不想。迫害发生后,师父让我们开始发正念运用神通除恶,这时与法对照,我感到自己在这方面与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近两年我开始注重这方面的修炼,并上网与同修做这方面的交流。

大法在世上洪传只有短短的十几年,伴随着宇宙中惊天动地的更新变化的同时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自身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人走向神。所有惊心动魄的一切见证着大法不可思议的伟大和辉煌。“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师徒恩>)。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们心灵深处对伟大师尊慈悲苦度的深深感恩。邪恶已到了穷途末路,大法弟子在走向神的最后的路上就是应当破除旧势力的阻挡,神起来!愿我们在神的最后的路上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