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妹”今昔(图)


高精度图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我出生在物质生活条件很优越的家庭里。父母长辈对我的无限期望和谆谆教诲,为我选择最好的学校,希望我的未来在他们的安排下,能够有所为,但事实并非像他们想的那样。

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学校各种不良的诱惑,也随着自己在金钱上有足够的拥有,我渐渐的成了学校的问题学生。原本很傲慢的心态,在学校,社会上各种青少年帮派的吹捧中,使我变的更是不可一世。我的表情冷冷的,酷酷的,帮派里称我为小太妹。如果我想整谁,不用多说,丢一个很冷酷的眼神,小姐妹们立刻就去办了。母亲因为我打架斗殴的恶性行为,抽烟喝酒讲粗话的不良习惯,气的得了心脏病,高血压。父亲多次想把我送到少年管教所,但因为碍于颜面,总是驱车半路又折回家。那时,我是麻木冰冷的,没有丝毫要体谅一下父母的苦心的想法。和父母之间巨大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使偶尔坐在一起,一定是痛苦的开始,也一定是在怒骂叫嚷中,痛苦的结束。人们说的家庭美好、安宁、和睦,这些词儿在那时与我们是彻底绝缘的。

上高一时,我来了兴致,把自己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染成了蛋白色,并自己动手把头发剪的凌乱不堪。回到家后,父亲看到我的样子,挥手就打了过来,狠狠的打,把我全身上下打的青紫,也根本就得不到母亲的安慰。我非常的恨他们,离开了家。整天在社会上游荡,晃悠,学也不上了,彻底的离开了他们。在我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时,他的家人把父母开的医疗器械店砸烂了两次。父母传过话来说,要走就走的远点,别在我们眼前晃悠碍事。我很赌气偏不走,故意出现在他们面前,惹他们生气。父母拿我没办法,几乎哭着说:我们前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供你养你都给你最好的,你却给我们带来了这么的痛苦和不幸。

当然,上述的这些都是我没有得法之前的生活。后来在五个月前,很偶然的一次,在楼道里,看到一个小姑娘在往邮筒里放彩色的单张。小女孩太矮小,够不到上层的邮箱,看到我下来,请求我帮忙。反正当时我闲着没事,就顺手把单张放進了邮箱里,索性,就把上层的全都放了。小单元邮箱也不很多,一会儿就放完了。长期的孤独寂寞沉闷,使我习惯了对外界不闻不问。放完了,我就推门出去了。小女孩在后面追着,纯纯的很清亮的声音:“大姐姐,谢谢你。你真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鼻子陡然的一阵发酸。“大姐姐,你等一等。我这里有超级好看的神韵晚会光盘,想送给你。”小女孩很恳切的态度,使我第一次露出淡淡的笑,接纳了。

在朋友的住处,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流着泪看完了神韵晚会。也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会突然的那么多,内心的悲苦,内心的孤独寂寞,游荡的生活,好象被这神韵晚会一一都给化解了。内心的沉寂、麻木、冰封,好象都被神韵晚会给彻底的消溶了。眼泪不停的涌出眼眶,我第一次有了人真实的感觉,不再那么的麻木,有了自己活生生的生命:我好想回家,好想结束这漂流不定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小女孩放单张的地方,抽出了一份,上面写着《明慧周报》。我仔细的看完了所有的文章,感觉心里真是清凉,一种莫名的喜悦,冲击着自己,好想哭。那段时间,眼泪好象特别的多,内心里的悲苦,无以道诉。我开始思考。那时,我不敢回家。

也许是因为我内心的忏悔吧。我再次遇到了那个给我带来生命奇迹的女孩。恳请她,把每次的《明慧周报》送给我,也希望她能给我介绍一下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小女孩明亮有神采的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这个白发苍苍的大姐姐,很热心的解答了我的问题。而我惊讶的是,小女孩小小的年纪,却拥有如此敏捷的思维,对答如流毫不紧张的神气。解答结束后,我有些愣愣怔怔的问: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口才呀,把我说的心服口服。小女孩开心的咯咯笑起来,我也好奇的跟着笑起来。也真奇怪,在这个小女孩面前,我的一切伪装都是多余的。即使丝毫的造作,也都会在小女孩纯真的感染下,流露出真实的一面。在小女孩面前,我会笑,会表达,面对她时,我能看到真正的自己。

“大姐姐,你学大法吧。”小女孩看着我很认真的说。“法轮功看到我满头白发,也会要吗?何况你又不知道我以前……”我没有接着往下说。小女孩很聪慧,看到我有些难过的表情,拉起我的手,把我带到她的家,在她每天下课后,和我一起读《转法轮》。每天一、两讲,不到两个礼拜我们就读完了,功法动作也全部学会了。那段时间对我真是太宝贵了。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喜悦,尤其,当我在内心深处呼唤“师父”时,那难以言表的感激和深深的触动。

抽烟喝酒的陋习,在读《转法轮》那段时间我便再也没有想起过,五个多月过去了,那些陋习好象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记忆中对以往的生活很淡薄,好象是两个不同的人,曾经有过的不同的经历。我的头发染回了黑色,做了一个大家闺秀的发型,和帮派的朋友们都一一断交了。但是我还是不敢回去,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理由,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母。

下雨了,水雾气很重,弥漫着。我骑着单车,无意中被别人狠狠的撞上了。真是很痛,下巴紧贴着地,腿好象被扎过的一样。我想起师父说的,这样的情况,一般都不会出什么问题。好坏出自一念。我是修炼大法的,不会有事的。对方在恐慌中赶忙把我送進医院,医生检查后说:“脸骨骨折,腿骨骨折,要住院治疗。”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毅力说:“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好好的。我要回家。”医生有些嘲弄的语气说:“看你现在说话都不利索,骨头都断了,站都站不起来,看你怎么回家?”“没有断,我就要回家。”我坚决的说着,随后迅速下了病床,我站了起来,抬腿就往外走。

那时我意已决,随着话一出口,我感到全身上下融融的,好象被什么包笼着,热热的,疼痛随着一股热流的通过,变的好舒服。医生看到后都惊呆了:“回来!还没打石膏呢!你的骨头断着呢,怎么还能站起来?”我稍稍镇静了一下,很认真的说:“我真的没事。我是修炼大法的,师父告诉我们不能给人家添麻烦。我现在能走,就证明我没事。你们放心。”医生和肇事者都惊讶的看着我从容的离去。我一面走,一面流泪,双手情不自禁的合十在胸前,谢谢师父为我承担,替我清除了这巨大的业力。

回到家,我按了门铃,母亲开了门,很苍凉的表情看着我。我扑通一下跪下来,说:“妈,请您原谅,原谅我给您带去的痛苦。我现在已经开始修炼大法了。师父教我做个好人,我不会再去抽烟、喝酒,打架了,也不会再让您伤心了。请您相信我。”母亲一下哭出声音来。我進到房间里,再次跪下来,请求父亲原谅:“爸,您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心血。以前女儿不懂事,总是让您和妈伤心难过。我现在开始修炼了,师父教我‘真善忍’,我慢慢的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有用有益的人,不会再让您绝望伤心了。”就这样,一家三口拥抱着哭成一团。巨大的家庭不幸,因为我开始修炼大法,很妥善的解决改变了。

看着父母熟睡的脸庞,想想这几年我究竟为父母做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已不想再回忆。在大法的修炼中我看到崭新的自己。我轻轻的走到父母的床边,平生第一次做了最引以自豪的事,为父母盖好了被子。早上醒来的时候,为父母煮了清香甘甜的米粥,做了一盘小菜。父母惊讶的笑着,眼眶里又涌出了泪。因为我回来的缘故,昨天和今天的父母,神情气度都已经判若两人。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们的家。

那曾经绝缘的安宁、美好、家庭和睦,在大法无边的法力下,像源源不断的泉,涌入我们的家,涌入我们的内心深处。谢谢师父,谢谢大法!法轮大法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