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首先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和明慧网又一次给予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的珍贵机缘,我是第二次参加网上法会投稿。在这苍穹再造的辉煌时刻,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沐浴着浩荡师恩。师尊对弟子洪大的慈悲,时时刻刻呵护、点悟着弟子,我深深的感受到,真的没有人世间的任何语言能够形容我们的师尊有多么的伟大。

下面我把我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也和各位同修分享,共同精進。如有不当还请慈悲指正。

(一)走入大法修炼

小时候,我常常在思索,“我为什么会是我?人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人生的最终目地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生活的更好吗?就算是家财万贯,死的时候同样是一无所有,难道这就是人活着的意义?”仰望夜空,看着颗颗繁星,百思不解,感到很迷茫,也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

一次去姨妈家玩,我正躺在床上,卧室的墙上挂着师尊的法像,法像上面偌大的“修炼”两个字震撼了我整个身心,我猛然从床上蹦起,心生一念:“我也要修炼!”就开始学师尊在床上炼盘腿。

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我跟妈妈到距离家最近的公园里学炼法轮功,从此我正式走上了修炼之路。这是我经过了千万年的轮回等待,终于等来了修炼大法的机缘,那年我十一岁。

修炼开始,妈妈扔掉几年的药罐子,第一次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师尊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净化一次身体,虽然身体难受但我从不觉的苦,心里总是甜滋滋的。妈妈经常带我去看师尊讲法录像,哪里有放师尊讲法录像妈妈就带我到哪里去看,一次都不落。回家后,妈妈每天给我念《转法轮》,念完后我就看经文,大法深奥的法理在我幼小的心灵深深的扎下了根,也解开了许多困扰我的不解之谜,懂的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在学校和日常生活中,我能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去衡量,每当同学欺负我的时候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和同学闹矛盾。我总觉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七•二零”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邪恶开始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当时全国上下一片红色恐怖,形势是非常严峻的,无辜的世人被欺骗。师尊和大法蒙冤,那时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妈妈到北京证实法去了,我想我也应该告诉世人师尊是清白的、大法是美好的,在学校里我跟同学、老师讲,走在街上跟世人讲大法好,师尊让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更高境界的人。

二零零零年我中学毕业了,没有再继续求学,而是全身心投入到证实法中。爸爸是常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较深,经常反对我和妈妈修炼,还对妈妈拳打脚踢,想要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我和妈妈不被爸爸干扰,常常跟爸爸讲真相,讲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还讲很多大法中的神奇故事,爸爸一点点的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妈妈经常给爸爸读师尊的经文,每念到大法弟子鼓掌的时候,爸爸就鼓掌。

白天我一个人在家,学完法之后揣好真相资料送到每家每户,每次最多拿一百份真相。发真相也有怕心冒出来的时候,一次我要去一栋楼发传单,走在楼门口时害怕了,心里打哆嗦,转念又一想:“不能害怕!我要知道我是干什么来了,我是来告诉他们大法真相的!”瞬间,怕心全无,走路身体轻飘飘的。

二零零二年四月妈妈单位并轨回家,几天后师尊就安排我们做了当地的协调人,负责给同修送真相、周刊和经文。每次妈妈包好了资料我就送到同修家,不论严寒酷暑都及时将资料送到同修手上。

一次,资料点同修制作了一些横幅,给同修们分完了,剩的我和妈妈留下了。到了晚上我们发完正念,就各自挂横幅去了,我选择一个地方没有路灯,看不清道路,但隐隐约约能看见楼群,我走進了一栋楼,把横幅挂在了三楼的楼梯窗口处。虽然是入冬天气很冷,但我不觉的冷也不害怕,我有一种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的感觉,我知道此时师尊、护法神就在我身边,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回到家之后妈妈挂完横幅也恰巧到家。在睡觉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天目开了,我看见了似浩瀚的宇宙星系的景象,我有些兴奋,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弟子呢。

(三)一朵小花儿在绽放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甲同修介绍我去了一处资料点认识了乙同修,我在她家做资料时想,我也要开花,我有这一念,十一月份,师尊就安排了一位老年同修介绍给我一位技术同修,技术同修给我拿来了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因为我有计算机基础,所以学起技术来非常快,技术同修都说教了这么多年我是最轻松的一个。没几回技术同修便不用到我家了,从此我家的“小花儿”开始独立运作了。

过了几天甲同修到我家带来了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乙同修的资料点被发现了,恶警抄走了她家里所有的设备并照了相,公安局说这是我市有史以来发现最大的法轮功资料点,恶警还翻到了我给乙同修留的字条。过了几天甲同修又来我家说乙同修把我的名字说出来了,恶警知道乙同修跟我有联系,乙同修家的座机电话其实早就被邪恶监控了,所有和她电话联系过的大法弟子恶警那里都有掌握的备案,恶警正在找这些大法弟子,其中也包括我本人。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心有些不稳,怕心出来了:我家的小花刚刚开,就遇到这种事情。正在焦头烂额的时候,又有风声传来,乙同修的家人想要拿我去换乙同修。我稳住了心态,告诉妈妈:“师尊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尊还讲:‘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我是未来新宇宙的神,旧宇宙那些选择淘汰的生命它们在我面前什么也不是,没等到我身体周围就全部化掉了,再说还有师尊和护法神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即使我有漏也不承认邪恶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因为它们根本就不配,我的路是由师尊安排的。”话还没说完,我立即就感到我的空间场清亮起来了,周围不好的物质因素全都不见了。

此时正象师尊在讲法中讲的那样:“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从法中悟到,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走正师尊安排的路。

事情过后我向内找,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我在安全上太不注意了才让邪恶钻了空子。这件事让我记忆深刻,在安全问题上血的教训太多了,不要再重复,尤其在电话安全上千万不要大意。

我和妈妈用自己家里的钱做资料供应给我们这一地区的同修,我给我的打印机和电脑两样法器起名叫“快快”、“乐乐”。刚做的时候干事心、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念头不断往上冒,没意识到,还加强魔性。在做资料时候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否则就发火,稍微有看不惯妈妈的行为就来脾气,完全没有了修炼人慈悲、祥和的心态,说话带有命令似的语气一点不善。

不向内找更不拿自己当修炼的人,在证实法上自然就配合的不好。妈妈经常用祥和的心态跟我切磋:“要抑制魔性,总这样发火加大了不好的物质,做资料时场也不纯净啊,我们自己都做不好能救度了世人吗?”而我全让自我的物质包围住了,根本听不進去。

我和妈妈闹心性摩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天生爱干净,我不太干净。在妈妈的眼里我就是邋邋遢遢,东西没有规矩乱放,吃完饭了碗也不洗,屋里乱七八糟的就学法。妈妈见状就说:“抓紧时间学法是对的,但把房间简单的收拾一下,把碗洗了也用不了几分钟岂不是更好?”而我则天天把:“你天生洁癖,应该照我改進。”“用不着那样干净,象我这样挺好。”等等的话挂在嘴边。

有一天,我坐在奶奶家的床上突然间意识到,我太自私了!我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强调事情,总想要改变别人却不想改变自己,我做到师尊要求的无私无我了吗?我做到无论什么事情都要首先为别人考虑了吗?我跟自己的妈妈都这么自私,跟谁能行呢?我修的太差劲了!为什么就不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问题,妈妈爱干净,她看见家里不干净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师尊每次讲法的时候都是穿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就是给我们做了最好的表率呀!邋邋遢遢也不符合法,新宇宙的觉者有这样的吗?不但会给大法抹黑,也会造成常人的误解。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在世间的形像代言人,神韵晚会不就是如此嘛,纯善、纯美的艺术盛宴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我们的形像举止会破除邪恶的谎言,救度世人。

我还找到了一颗很强烈证实自己的人心,花儿开了快有半年的时间,才发现一直以来我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都是以我的意愿为转移,做事有时标新立异,偏离法,不按照法去衡量。修炼人一定要按“真、善、忍”去做,这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旧宇宙的因素没修掉,谈何進入新宇宙。“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证实什么自己,假如没有师尊赐予我无限的智慧,我能做什么?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在修吗?

师尊让我们修出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为别的生命着想,我们修好的那面师尊给隔开了,没修好的那面都暴露出来了,看到同修有不足的地方我不能去宽容,同修就是一面镜子,我却从来不照自己。我想到了有那么一次,一位同修把申请好的邮箱用户名告诉我叫“宽容”时,我内心一颤,这不正是我没修好的一面嘛,我没做到宽容别人,这不是师尊点悟弟子的吗?

我起身回到自己的屋里,把我刚刚悟到的这些讲给了妈妈,妈妈眼里含着泪花:“我真正感受到了你慈悲的场。”顿时我感到天清体透,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又一次把不好的物质因素给弟子清理了,这一刻,我哭了,我为自己修的不好而哭,为自己这么多年不知道什么是修而哭,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知道让师尊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少。此后我明显觉的自己不想发火了,语气、心态都变的祥和了,体会到了向内找真是柳暗花明。从那以后我做什么事情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当你真正在法上的时候,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和妈妈一起证实法时,遇到什么事一商量很快就会拿出解决的方法,配合的很默契。我们做的资料十分精美,叠的整齐、包上封面、套上封袋,《九评》、真相传单和小册子每周各自三种不同的包装图案,周周换新的,妈妈挑选图案,我设计,把封面设计成新颖、美丽,看着视觉很好,每袋真相资料里面都加上一张“突破网络封锁、大法洪传全世界”的塑封卡片,每本《九评》也夹里一张《九评》书签,对救度世人有非常好的效果。同修经常跟我和妈妈反映:“我们这边资料点做的资料可太好看了!真相资料送出去,常人全都接受,没有一个不要或者是扔掉的,真好!”同修们不知道是我们做的,我和妈妈听了很高兴,这都是师尊赐给我们的智慧。

(四)整体配合,编辑真相资料揭露本地邪恶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在等明慧网上刊登我们本地真相小册子的时候想:“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本地小册子呢?可能同修还没编吧。”转念又一想:“我也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我为什么等、靠、要同修的?我不也可以编辑吗?”就这发自内心的一念,我上网下载了一些地方真相小册子,照他们的版式接着我们本地真相小册子的期数编了第十二期,在明慧网上建立了一个站内信箱上传发送了过去,没有几天在明慧网上刊登了出来。刊登的那一天是星期五,邪恶封网封的很厉害,很多同修都没上去,我边发正念边上网,结果上去了。我很激动,知道师尊是在鼓励我。

在一次法会上,师尊安排我与先前编辑小册子的丙同修见了面,她很高兴的说:“我看见网上刊登的本地小册子了,不是我编的,我还在想是谁呢!你编挺好啊,小孩还纯洁。”法会结束后,她约我周六去她家。

周六我到了她家,她把所有我们本地编辑真相所需要的资料全都给了我,还约我星期三带我去见收集资料的那位同修,说他要见我。星期三,丙同修带我去了一位同修家,接着陆陆续续来了七、八位同修,大家互相交流了一阵,丙同修把收集资料的同修丁介绍给我认识,让我们以后联系。丁收集来了资料直接交给我,我马上把这些编辑成小册子发给明慧网。我们整体配合揭露当地邪恶,哪里有迫害就把被非法迫害同修的情况,迫害者恶人的信息,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照片等曝光出来。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我们本地真相资料大大的震慑了邪恶,削弱了邪恶的气焰。

我和丙同修一起合作,给我市公安局长、教师、世人编辑了不少劝善信,信里面写出了当时所有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和他们在监狱、劳教所等邪恶黑窝所遭受的酷刑,大法弟子们是好人、善良的人,他们被中共无辜的迫害,还举了一些善恶有报的例子,对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刊登小册子第十八期的时候,教我技术的同修告诉我:“市里公安局下达命令了,要新一轮迫害大法弟子,是因为这本小册子。”小册子上面曝光了我市十名恶人名单和照片。真相资料犹如点中了邪恶的死穴,让邪恶恐慌至极的疯狂叫嚣。我稳住了心态,这一切全都是假相,我们一起发正念,结果这件事情不了了之,邪恶也没因为这件事迫害大法弟子。

零八年四月,丙同修让我去她家,给了我三个地区编辑真相的资料,跟我说这几个地方都是农村,老年同修很多,不识几个字,迫害还很严重,没有人编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资料,希望我能够编一下。我接过来一看有一个地方是我们省的,其它都是距离我们很远的南方城市。我想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都是证实法,做的都是自己应该做的,这是我们来在世间的使命和责任。我答应了,着手从第一期开始编辑小册子,在这期间,明慧同修也不断来信修正我在编辑中出现的错误,告诉我应该注意的事项,给我提了不少意见和建议。看到了一封封的来信,让我倍感温暖,感觉到明慧网和我们在一起,在这里我要感谢明慧同修们的细心付出,辛苦了,谢谢!

零八年奥运期间,当我在网上“大陆综合”一栏中看到了丁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时,我难过极了,心里不由的沉甸甸的。丁同修被绑架了,谁来收集资料,该怎么办?丙同修太忙了,大部份的协调工作都得她去做,我替她分担了编辑工作,可以说她肩上的重担减轻了许多,我不能再找她,现在只有我自己去收集资料了。

我买了一台数码照相机,和妈妈一起到我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地点去照相,比如公安局、检察院、教委、学校、医院等地,出发前请师尊加持弟子,发正念清场,到了目地地,妈妈在旁边发正念,我也边发正念边找好照相位置。象学校这种地方有时候周围人比较少,公安局、检察院尤其是医院可以说周围是车水马龙。不管人多人少,我用平静的心态正念对待,尽管有很多时候和路人脸对脸,行人、司机歪头看我,我从来不动心,成功的拍完了照片,及时把照片上传发送到明慧编辑部。

我知道丁同修大部份的资料都是在网吧里面收集的,我带上了一个干净的U盘,去了网吧,查找并下载了一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医院医生照片、公安局的照片和信息,当然在网吧里也有把握不住自己的时候,去浏览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常人新闻,看完之后脑袋痛,出门还摔了一跤,我悟到我错了,把这么神圣证实法的事情里面加進了人的东西。在做三件事中,一定要纯净自己的心态,使证实法的事情更加神圣。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加速推進,大法对我们要求非常的严,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成就新宇宙的大觉者。我悟到,只要是不符合法的念头、不在三件事之中的念头都是旧势力安排的,反应上来色欲、争斗、利益的思想是旧势力想要把我往下拽,想让我执着人世间的一切,让我修不上去。

师尊曾在睡梦中点悟过我:名利,修炼人必须要修去,早晚都得去,还不如早去。我的确有很强的执着金钱的人心,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家里的亲戚也好,还是爸爸妈妈单位的叔叔、阿姨也好,就连买东西、在饭店吃饭的陌生人都说我很有福气、命好,算命的说我命中有将星能当官,一生衣食无忧,会有上亿的资产等等,满耳朵灌的都是这些,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我非常爱名利的性格和后天观念,渐渐的迷失在世间物欲横流的所谓现实社会中。

说实话,在修去利益这方面我很吃力,我曾静静的思考,这是否是我的根本执着呢?我究竟执着物质财富、人世间的安逸生活为了什么?是为了我妈妈,修炼之前妈妈一直生活的很苦,因为我们家一直是和奶奶住在一起,所以里里外外没有妈妈干不到的活,受累不说还经常受委屈。我十分憎恨羞辱妈妈的二伯父和婶婶,所以我从小就想,长大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妈妈离开这个家过上幸福生活,这其中暴露了我对妈妈的情太重,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上正悟,没有把妈妈当同修。她吃苦是为了今生得大法,她自己有师尊给安排的修炼道路要走,不失者不得,谁欺负她如果不是前世欠的,就会给德,同时也是给妈妈提高心性的好机会,而常人他们在无知中造业毁自己,不可怜吗?

二伯父和叔叔每星期都以看望奶奶的名义来占我家便宜。师父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真修〉)我在去这些人心的时候修的很苦,放不下时剜心透骨的难受,尤其是看见他们来了,我马上心血沸腾,这时师尊在《精進要旨》〈真修〉里的一段讲法打入我脑海,“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是啊,如果我放下利益之心,我会如此难受吗?如果我没有把妈妈当亲人而是当同修,看到妈妈受到伤害我会如此痛苦吗?我为什么要把常人当成敌人呢?我把他们当敌人,我的心性不就在常人的境界嘛,不爱你的敌人就不能圆满,常人也根本不配做神的敌人。

在梦里师尊不止一次点悟我要放弃这些人心,在梦里师尊慈悲的笑着对我说:你的黑色物质是我给你消掉的。你这一生就是为打坐而来的。我醒后悟到,我是为大法而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助师正法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人世间纵使有再多的财富,也是瞬间即逝,我所得到的是人世间所有财富都换不来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我们大法弟子将与宇宙同龄。就在我下恒心要把常人空间的一切全部放弃的一瞬间,感觉包围在我身体周围厚厚的物质全部消失了,思想中也很少有返出名利的念头了。

(五)唤醒昔日小同修,共同精進,完成史前洪愿

我周围所接触到的大部份都是年纪和妈妈差不多的大法弟子,还有不少六、七十岁的老年同修,我很希望能和我年龄相仿的同修切磋我们大法小弟子的事情,妈妈便给我寻找年轻同修。

二零零五年,一位女同修把女儿带来让我们切磋,在这之前她告诉我说,她女儿离开大法几年了。我和她切磋,看看她的心结在哪里,告诉她救度世人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是历史和大法赋予我们的使命。她告诉我她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自己在很高的空中,身体前面有滑梯,一眼望不到底,不小心就会滑下去,她不明白什么意思。我说我个人层次所悟,师尊点化你是从高层次来到人世间的,不精進就会从原本很高的层次掉下来,毁于一旦。正法修炼的机缘开天辟地只有这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了,珍惜这段时间就是珍惜自己,不是为了别人,为了你世界无量众生对你的殷切期盼,也应该精進不停。

今年春天,一位同修把自己的孩子介绍给我认识,他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放弃了修炼,同修非常希望我和他切磋、切磋,让他回到大法中来。我发现阻碍他回到大法中来的干扰很大,他本人也一再跟我说他不想再修了。我和他切磋了很多,当我说到大法在你幼小的心灵深深的扎下了根时,我哭了,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也许是感到很心酸吧。我想他在邪恶迫害之后是法理不清,不知道师尊正法和旧势力的出现是怎么回事,我让他和我学了《导航》中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后来我听说他现在正在办出国,我真为他高兴,希望他在国外大法弟子的帮助和宽松的大形势下能从新走回来。

夏天我又认识了一位小同修,她也是邪恶迫害大法后放弃了。我和她成立了学法小组,和她在法上交流,没多久看她从以前蜡黄的脸色逐渐变成了红润,从以前满脸怒气变成了祥和善良。她能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短短一两个月能有如此大的改变,我和她的家人都非常的高兴,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五月份,爸爸单位分给我们家一处房子,我们三口人都非常高兴,爸爸给师尊施礼、买了水果,心里非常感谢师尊。我和妈妈也十分感激师尊恩赐我们新的证实法的环境。六月末我们搬進了这个将近四十平方米的房子,大大的房间摆上众多法器还很宽敞,我们又增加了几个证实法的新项目,这比起以前在奶奶家七点六平米的房间真是如鱼得水,在新的环境我和妈妈会更加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实修好自己,制作出一份份精美的资料救度更多的世人。

回首修炼的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比起修的好的大法弟子,深知自愧不如,幸亏师尊一路牵拽自己才走到今天,日趋成熟,我不知如何表达弟子对师父圣恩的感激和赞颂,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回报师尊救度之浩荡佛恩!

师尊辛苦了!向伟大的师尊双手合十!谢谢明慧同修的无私付出,向全世界可敬的同修们双手合十!

弟子跪拜恩师。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