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老翁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中国北方大法弟子,今天借明慧平台向师尊汇报一下自己的修炼情况。

一、大法造就的生命

我和老伴都是八十岁的人了,我们走進大法近十二年了。老伴一天书也没念,还裹过小脚。修炼前,她脑袋疼,类风湿、关节炎、骨刺,无法走路。她是通过亲属介绍走進大法修炼的,炼功一个多月一身病都没了。我感到这个功法很神奇,认识到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我当时是快七十岁的人了,冠心病、胆囊炎、前列腺炎、全身皮肤病,腰疼的也直不起来,腿疼的无法走路。我看到家中十几口人得法后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尤其老伴的变化最大,我自然而然的也走進大法中来。

学法后,我知道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我曾在战场上拼杀,十几次被阎王推出阴间,拒收我。我为共产邪党卖命了几十年,落下一身病,痛不欲生。如今学大法我的病很快都好了。我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独自养种了十二亩山地,一千多颗果树,种了很多庄稼,供众多人吃菜,可是我浑身轻松,满面红光,腰板硬朗,耳聪眼明,只读过半年书的我不仅能通读所有大法书籍,连《明慧周刊》、《明慧周报》期期不落。别人都说我象六十岁,我说我的身心非常年轻。我多次大难不死就是为等此大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二、坚定的信师信法

在九九年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初期,警察到处抓我们转化。我们为了不進转化班,离家出走。老伴说:“谁也转不了我,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于是我们在雨地里东奔西跑。山路不好走,摔了多少跟头,牙、脸都摔破了,就是不疼。要是没有师父大法保护我们,早就没命了。虽然我们法理领悟的不多,可是我们心里知道:不管邪恶多猖狂,我们就是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们就是信师信法。不管你邪恶的党怎么打压,我们心里就是装着大法。

在众多学法不深的同修被转化后,我们家就成了大家交流的唯一场所。迫害前我们家就是一个学法炼功点,迫害后经过一个短暂的停顿后,同修们又都回来了。我们互相切磋,我从自己和老伴身心的神奇变化中确认这部大法是一部正法,是我们亿万年等待的最珍贵的大法,我们不能放下,于是家中十几口人在我和老伴的影响下在法中坚定的修炼着。十个儿女中有五个真修,五个是常人中的好人,也在做大法的事。第三代的十几个孙子辈虽不能象我们精進实修,但都能去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这个家族中的全部成员都坚信大法,紧跟师父走正法的路,我们家也成了我们村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唯一场所。

三、救度众生显神威

由于我们坚信大法,十几年来,我们由这个家族中的十来个人,扩大到全村的近二十个人。每天白天我下地干活,我都带着随身听听法。晚上吃完饭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这个村子是个一千一百多户的大村,像我这个年龄的老人有一些,但都是老病号,唯有我们俩没再吃过一片药,所以村里人都愿意把在生活中遇到各种各样困难的人介绍到我们这里来。虽然我们住在离村子较远的山上,也时常有各种朋友或什么人慕名而来,聊一聊,讲一讲真相,明白了真相就退出邪恶的党团队,没有一个放空的。

中央电视台的某导演来了,我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邪党造假,是欺骗老百姓的,我们百姓中流传着一些歌谣:“天安门自焚汽油烧,王進东火中稳坐自逍遥。厚厚棉衣都烧掉, 头发没少一根毛,演戏诬陷露馅了。”“贵州平塘掌布一巨石,裂开断面现六字。‘中国共产党亡’,景点请你来参观。天灭中共是真言,快快退党保平安。”导演水没喝完就退了党,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个收破烂的听说山上有我这么个人也来了。老伴给他做饭,我就给他讲真相。讲《九评》、《江泽民其人》,他不但自己非常痛快的三退了,后来还跑来给他的亲朋好友做三退。以各种心情到这里来的人都被救度了。我和老伴年岁大了,不能象年轻大法弟子那样到处跑、去讲真相救人,但我们俩也去了天安门七次,我们的协调工作做的很好,村里大部份人都三退了。不管什么敏感的日子都没有邪恶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已经重重的将天平压到底了。我们展现的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弟子的神威!

正法还没有结束,我们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路程,闯过了病业关和各种心性关,我们要跟随师父在救度众生的最后的正法过程中走正走好。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