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立忠被迫害致死,家属尸检要求被拒(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大法弟子黄立忠,在盘锦监狱遭严重迫害一年多,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左右被迫害致死。家属提出的尸检要求被狱方以及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拒绝。

黄立忠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自2009年2月25日被非法绑架到2009年10月25日被迫害致死,年仅46岁的黄立忠被折磨得皮包骨、伤痕累累

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死的如此凄惨:眼睛睁着、牙齿变形在外面露着,嘴没有合上,瘦得已没有人样,像个七十多岁的人,老母亲的哭声悲痛欲绝,后来哭得昏了过去。在此之前他母亲刚刚右手摔伤。老人家一边哭一边说,我在家总在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活着,等着我儿子回家的那一天,天天在盼哪。没想到你先走了,叫当妈的怎么活呀?我不活了,你把我也带走吧!

高精度图片
黄立忠遗体的脖子底下皮肤颜色明显与其他部位皮肤不一样,右耳呈紫色,亲属当时详细观看时,右耳耳膜已破,他自己曾对家人说,他的耳朵有时听不见。

年仅四十七岁的大法弟子黄立忠,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在家中被绑架,被连山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同年九月被非法关押到盘锦监狱五监区五中队。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家属探望他时,看见他枯瘦如柴,浑身颤抖,虚弱的说话都很吃力。家属这才知道,盘锦监狱这五个月一直禁止他与家属见面的真正原因,是为了掩盖王建军等恶警对黄立忠进行的残酷电刑迫害。仅仅过了五天,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半,狱方突然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

10月26日上午,黄立忠家属聘请律师一同前往,中午12点多到达盘锦。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和五监区病监医院院长张亚伟与家属见面后,二人陪同家属到殡仪馆去看遗体。家属看到遗体后,要求见盘锦监狱领导。

下午两点左右,盘锦监狱狱政处处长王海军(警号:2193272)和教育处处长杨友山来到,之后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此检察院在盘锦监狱总部大楼西侧)法制科科长王守柱(音)也来了。家属询问死因,狱方口头说“猝死”,家属要求狱方做尸检。

10月27日上午,黄立忠家属同律师一同到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家属把控告信(控告信内容见附录)递交给接待室的张处长。法制科科长王守柱(音)接待了家属一行,在交谈中家属对狱方口头说“猝死”提出异议,要求狱方做死因鉴定。王守柱(音)和陈检察长都不同意,认为是“正常死亡”,不接受家属的尸检的申请书。在王守柱(音)和陈检察长的催促下,狱方只给家属拿了一个“死亡医学证明书”、“居民死亡殡葬证”以及盘锦监狱医院给出的诊断书。

由于家属提出的申请被狱方拒绝,家属只好返回葫芦岛。家属准备到盘锦市检察院和辽宁省检察院继续上告。

盘锦监狱:
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手机号:13390270703
五监区病监医院院长张亚伟手机号:13390273366
狱政处长王海军办公电话:0427-5637369    传真:5637351
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
法制科科长王守柱(音):0427-2681508(办公室) 13842762003(手机)
接待室张处长:0427-5632000(办公室)
杨友山的警号为2193355张国林的警号为2193104


附一:申请书

盘锦市城郊检察院:

鉴于黄立忠于2009年10月25日晚死于盘锦监狱(原第五监区,8月28日转到第七监区),盘锦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为“猝死”,监狱口头告知死亡鉴定“猝死”,现黄立忠家属提出死亡异议,疑为非正常死亡,特申请对黄立忠的死因做具有司法鉴定资格的法医机构进行尸检,做出法医死亡鉴定结论。

特此申请:
2009年10月27日

附二: 控告信

我们是黄立忠的亲属,我们想向盘锦市检察机关控告盘锦监狱五监区大队长王建军对黄立忠施用酷刑一事。

黄立忠于2008年7月份被送到盘锦监狱五监区五中队。他妻子于2009年5月2日去见他,五中队狱警马英告诉她说:“黄立忠违纪,根据监狱法,五个月不允许他与亲属见面,五个月以后再来吧。”她要求拿出规定,马英说他拿不出,并说“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黄立忠的妻子只好回去了。

6月中旬,她又去五监区,找到五监区狱警科,又找了姓魏的副大队长,要求与黄立忠见面,又被拒绝,并说此事就是他决定的。她只好又回去了。

10月20日,黄立忠妻子来到五监区,找到马英,马英告诉她说,黄立忠已经被调到七监区五中队去了,她又到七监区,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先找她谈话,说黄立忠8月28日才调到七监区,经体检身体不太好,今天送到五监区病监去了,让她下午去接见。

下午2点多,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妻子都认不出他了,面色憔悴,身体枯瘦如柴,牙齿变形,说话有气无力,身体颤抖,仅5个月的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了这个样子!47岁的人看起来苍老的象60多岁,她4月中旬见他时,他身体一切正常,并且精神很好,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见面后,他妻子就告诉他:“他们不让我见你,说你违纪。”他说:“说我违纪了?当时他们把我电的差点死过去,后来一点一点缓过来了。”她问:“什么时候啊?”他说:“4月20日。”她问他:“谁电你了?”他说:“是王建军!”她又问:“还有谁打你吗?”他说:“甭提了,没有人再打我,我也遭老罪了!”(意思是在遭受电刑之后,黄立忠又受尽各种折磨)她想继续追问详情,被旁边病监的警察打断,他又告诉妻子,他由于受到严重电刑(电刑就是身体缠上电线后通电体表不留伤痕),导致他耳边有时能听见,有时听不见。当时他虚弱的很,说话费劲,身体一直抖动不停。

这次见面大约20分钟。这时妻子才知道,监狱之所以不让见,是因为狱方为了掩盖黄立忠遭受的酷刑。

仅仅过了5天,10月25日晚上九点半,狱方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

由于他妻子5月、6月两次来看望,都被告知黄立忠违纪不让见,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再有当黄立忠病危时,监狱没有给家属下病危通知,导致家属没能见到黄立忠最后一面,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家属怀疑黄立忠是被电刑残害致死,因为4月20日黄立忠遭到王建军严重电刑后,导致其身体内脏严重受损与10月25日晚其死亡是有密切关系的。不然的话,一个好好的人,绝不会几个月内身体就坏到这种程度。

因此,在此恳请检察机关依法立案查处黄立忠在盘锦监狱死亡一事,必须查处残害黄立忠的凶手,查明黄立忠在盘锦监狱的真正死因,给死者家属一个公正的交待。我们相信,在法制社会的今天,我们会讨回公道!


黄立忠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