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年的上网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师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说:“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

这么多年的上网经历,使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只要我们能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念,一切为了救度众生,有师父的呵护,我们无所不能!邪恶是封不住我们的。

我单位就两个公开炼法轮功的,一个是辅导员,另一个是我,公安局都列为重点。后来辅导员到外地去了,所以单位就剩下我一个。二零零二年,由于本地资料点遭到破坏,做资料的同修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很长一段时间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完全靠外地支援。那时周刊数量少,同修互相传阅,等传到我手里有时已经过去一、二个月了,还有一些经文、《明慧周刊》我根本就看不到。我渴望能及时得到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

二零零五年,我家买了电脑,我欣喜之余就想去上明慧网。可打开电脑一看,哇!那么多英语,一阵恐惧袭来,学电脑太难了。但我想,我是大法徒,我应该自己解决自己的资料问题,再难我也得上。我请人指导,迫不及待的在地址栏输上“明慧网”二字,搜索,结果搜出来了共产邪灵网站。但我不甘心,继续寻找上明慧网的方法,《明慧周刊》刊介绍了,但我不懂,。我也找不到技术同修。过年了,儿子回来了,我叫他按《明慧周刊》介绍的方法申请了海外信箱,用发信的方法上了明慧网,看到明慧网上师父慈悲的照片,我哭了,我终于能及时看到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了,我找着家了。

由于我的电脑是常人电脑,没有安全设置,因此我上网时,时不时有邪恶干扰。一下子黑了屏,一下子瘫痪了系统。每遇到这些,我先生(常人)就埋怨(影响了他玩游戏)。有一次电脑黑了屏,他很着急,我微笑着告诉他:“没事,一下子就好。”果然一下子就好了。还有一次,系统瘫痪了,所有的硬盘没有了文件,他傻眼了(我们不会装系统,叫别人装很麻烦),他近乎吼起来了,我平静的告诉他:“没事,明天会好的。”结果第二天一打开电脑全好了。有了这次经历,我不怕邪恶来干扰了。虽然我也知道这样上网不太安全,但我离不开明慧网,我用我修炼人的正念窒息了恐惧,窒息了邪恶。就象师父说的:“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这样上网坚持大约有四个月左右。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碰到原辅导站站长,我与她交流了我修炼的状况以及我上网的情况。不久她给我带来一技术同修,技术同修惊呼,电脑上“克格勃”(间谍软件、病毒等)一大堆。她给了我一个反间谍软件(可检测和删除病毒,但有的也删除不了)和一个无界破网软件,但由于我先生要上QQ、玩游戏,无法安装安全设置,所以我还得象以前那样用无界软件无遮无拦的上明慧网,直到二零零七年,同修帮我装了双系统,并带来了打印机。我也成了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

自从我家成了资料点以后,我承担了当地同修需要的师父经文、周刊打印工作,还要印传单、小册子、《九评》等资料。因为每次上网都带着正念:“我是巨大无比的神,带着师父的慈悲与嘱托、带着大法弟子的神圣誓约救度众生来了,任何生命来干扰都是罪大恶极的。铲除网络监控中心所有网警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让网警明白的一面起主导作用,让他们得到救度。让所有的监控系统失灵失效。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大多上明慧网都很顺利。

记得在二零零七年第一次一星期没上到网,技术同修无法联系。同修需要的周刊、救度众生的资料都不能打印出来,怎么办?我急的想流泪,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不上网,我不能不给同修周刊,我不能不救度众生。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加密盘里多了一个文件。咦!这是一个什么文件?我没有下载过呀。我打开一看,是教我如何使用应急版上网的,我知道师父在帮我,我点开应急版,鸽子飞了出去,我看到了明慧网,我忍不住又流泪了。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由于我上网一直很顺利,经常有同修跟我说封了网,我也不在意。今年十月份,听同修说这次封网很严重,我心里还暗暗得意(欢喜心、显示心),封不住我。再次上网时,我有点半信半疑,结果真的给封住了。三、四天都没上成。我泄气了,心想:技术同修会有办法的(依赖心),可技术同修没来(后来知道她也被封住了),又过了两天,早晨三点五十起来炼功,MP3没电了,想打开电脑放音乐。刚一打开,加密盘还没進去,奇迹出现了,屏幕上响起了动功的音乐。我惊奇的想:师父,您是告诉我能上网吗?我点了一个小鸽子,明慧网展现在我眼前,我的眼泪又刷刷往下流,我下载了所有要打印的文件。从那以后,我又能顺利上网了。

前两天,我家还发生了一件事:我先生单位要求职工在××网站学习,还会登记上网的次数、上网的时间,并还要在网上考试。但進入这个网站需要注册,登记身份证号码。为了安全,我一直要求他上网不透露个人信息,但这次他说啥都不听,我完全处于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但他反复注册就是注不進去。大概过了十分钟,一个电话打过来,单位(不在同部门)的一个同事问:“×××你注册了没有?”“还没有呢!”“你不用注册了,我会帮你处理。”我当时就流泪了。我又一次感知了师父的慈悲,师恩难忘。我先生也感到有点莫名其妙:‘她怎么叫我不注册?她怎么对我这么好?’我说是师父在帮我呢。第二天他上班回来高兴的对我说:“我不用考了,她会帮我。”

由于修炼的层次有限,难免有错误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