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下面就我走入大法中修炼以来的一些过关体会和做好三件事的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过家庭关

在我已走过的修炼道路中,我所遇到的最多的难和关绝大多数发生在家庭之中。开始的时候,因不知向内找,向内修。也不知怎样向内找,向内修。所以矛盾来的时候,往住是在表面上找,不知道透过现象看内在,看本质,是哪一颗没去的人心促成的。往往是同样的矛盾接二连三的出现,使自己非常的迷惑。通过不断学法和看同修这方面的心得交流使我慢慢的知道如何做了,家庭矛盾得以缓和化解。

比如那时,我是属于“妻管严”型的,最大的难就是动不动被妻子大骂一顿,骂人的话不堪入耳,而且有时用到“六一零”告发我相要挟。所以三件事我也做的不是堂堂正正,总是或多或少避开她。这样的修法一拖就是好几年,突不破。自己也是着急,却也无可奈何。而且妻子每每骂时都是恨不得一下把我骂死,为此同事邻居常为我抱不平,但我一般都能做到不还口,因为在修炼前我也不还口,被骂的麻木了。可是日积月累,在我的心灵深处形成了“她在我面前就是一个不讲理、蛮横、刚愎自用、无理取闹的人”的观念,认为她就是这样了,不可改变了,冰冻三尺了,非一日之寒了。就是这颗人心不去,所以不管自己怎样修,这方面老是提高不上去,障碍她,也障碍了自己。也不知师尊为了去我这颗心操了多少心。

所以每次这样的魔难来时,总是在找表面上哪没做好引发的矛盾,而不是在找自己哪颗心没去,才导致这样。因为修炼是修人心,不是修那件事,矛盾的本身不是问题,关键是人心。师尊在《转法轮》中讲了,“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所以啊,自己那时在魔难中的时候,总是想:怎么老这样啊,我不还口,我没动心,怎么还是没完没了啊。尤其那个骂呀,那个苦啊,真是叫人一辈子都忘不了。修炼人不能用常人观念看问题。因为修炼前的被骂和修炼后的被骂是有本质区别的。你不还口,你没动心,那是表面上的行为,实质的东西你没动,你那颗隐藏的心没动,你那个对人家形成的不好的观念没去。其实就是自己那颗“认为她就是那样了的观念”的心促成的。你不认为她就是那样了吗,既然就是那样了,那当然就得骂你了,实际就是自己在求她骂了。因为自己给人家定位了,自己的观念没有转变。(写到这我突然想到,在和她一起生活的几十年中,我从没为她想过,过去没想,那时是常人,老被骂的那么惨,还为她着想,办不到,情有可原。可修炼了,还做不到这点,那就太差劲了,离师尊的要求、离法的要求差的太远了,那就是心性问题了。)悟到这点,不断的修正自己,师尊就不断的把这个不好物质给拿掉。现在我的环境比过去宽松多了,做三件事也不用避她了,现在有时候她还帮着讲真相,帮着发真相资料呢。现在我家也是“小花”中的一朵。

在我这个执著心没去的时候,有一次我给人讲真相,她暴跳如雷,顺手拿一把铁锨朝我劈下,也不咋的,她手中铁锨在空中划一道弧,从我的右边下来,铁锨背面拍在我大腿上,没劈着。那要真劈着,可就是一分为二了。当时,把别人都吓了一大跳。我心里明白,这是师尊在管着。过后自己还真有点后怕。从这件事中,使我看到了修炼人的执著心就是魔难的根源,只要有魔难,就一定有自己的执著的地方,就一定有哪颗执著心没去,就一定有要自己修掉的东西,特别是在家庭发生的魔难。家人的表现,往往是自己修炼的一面镜子,其实自己的执著心就在这面镜子里。比如和妻子一起买东西时,看到她抹掉应给人家的尾数零钱,此时就要看自己是不是也有爱占便宜的心。遇到妻子发脾气的时候,看看自己平时是不是有不和善心态,碰到妻子说别人闲话时,就要看看自己是不是存在修口方面的问题等等。家人表现的说不定就是自己要修的。因为修炼人碰到的没有偶然的事情的这方面的法。再说自“七·二零”后,我们修炼的外部环境给中共邪党破坏了,所以家人就时不时的给魔一把。

二、下面是我做三件事中的一点体会

我主要承担的项目是发放真相资料,发放真相资料是很累很苦的。大多数情况我是独来独往,乡村城区我都去,只要是我能去的地方,公、检、法、司、政等部门我都要想方设法進去。这些年来,我把真相资料送到了千家万户,只要用心做,心在法上,心怀众生,用纯净的心做,就不会出问题。比如做的真相资料,一定要做成最好的,不能当作任务做,里面不能出现问题,图案不清晰的,字迹不清的,做的不好的不发。发放真相资料中,如遇到意外要沉着,不惊不怕,心态要纯,要稳。当然这也是修出来的,在做的实践中修出来的。比如那个怕心,你不做三件事,你不讲真相,你不发放真相资料,你不经历怕的魔难,那个怕心是去不了的。因为你坐那儿那个怕心不会自己灭掉。因为你只有在实践中修,师尊才会把你那个怕的物质拿掉。你修都不去修,你叫师尊咋办。师尊不是在《转法轮》里讲了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记得有一次,发放真相资料中,被一个保卫人员跟踪了,他要查我提包和我身上的口袋,因为都是真相资料,我很平和的告诉他:不能查。结果他真的就不查了。可是他一直缠着我,我也无法脱身。因为此时我产生了人心,心想,这可怎么办?就这不纯的一念,他足足缠了我约半小时,又是问这,又是问那,还要打电话,因为我及时发现了自己不好的念头,及时归正自己,这时我已心如止水,没有任何其它念头,大脑中特别的空,特别的净,就想自己是救人来了,此时师尊就把这个难给化解了。就是说做大法事时,心态一定要纯净,不用你想什么,师尊什么都给你做了。如有一次我在一个居民楼发放真相资料,我什么都没想从底层一直往上发,当发到六楼时,一位妇女倚在门口,我居然没看见,她冲我问:找谁?我脱口而出,找某某。哦,你应从隔壁楼梯间上,她说。我立即明白了,这是师尊借我口替我回答。不然当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已到楼顶了。类似这样的意外我遇到几次,师尊都一一给化解了,自己心性也得到了提高。我的体会是:只有在实践中魔炼,才能去掉那个不好的心,才能升华上来。

发放真相资料,只要对众生负责,只要有救人的心,师尊就会给创造最好的条件。例如有一居民小区,我第一次去时,几乎所有楼道门的电子锁都锁着了,根本進不去,我还真有点抱怨,结果第二次去还是如此。我没有灰心,心想:总有一次不会锁,救人不能怕麻烦,心诚则灵。结果再去,每一道门都是开的。这也是师尊在安排,在看弟子的心怎么动,一边救度着世人,一边提高着弟子。只要弟子心正,真心为众生负责,世间这把锁是不起作用的。还有乡村的那个狗,尤其晚间,有一条狗叫就会起连锁反应,碰到这个情况,真相资料还发不发?有人拿着手电查看的时候,你还发不发?这个时候啊,那真是考验人。这时只要心一不正,什么心都会上来,什么心都会露馅。有一次我到一个山村,还没发上几户,哇,好家伙,有一条狗叫起来,这一下引发了全村狗叫起来,象炸开锅一样,导致村民拿手电出来查看,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但是我没有多想,就理智一些,不正面相遇,不慌不忙把真相资料发完。晚间嘛,谁也不知是谁。因为我知道师尊时时都在弟子身边。因为师尊告诉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特别是师尊的正法進程在不断的加快,接近最后阶段,还有许多偏远的乡村还不知道真相,本地乡村大法弟子又屈指可数,有些地方根本就不知道去。我就想,那个乡镇学校的学生分布的最广,如果把真相资料发到学生的手中,再通过他们带回家,很可能能填补一些我们到达不了的地方。特别是今年神韵光碟出来后,我就到乡村的学校去发,效果好,少的一次能发几十份,有的学生拿到后很高兴,说:我回去就看。另一种做法,就是和常人推销商品一样,上门,也是到乡村,就说自己是推广神韵晚会的,请在亲朋好友中传看,给宣传宣传。乡里人拿到光碟后,一般都很乐意。还有一种做法,就是到开往乡村的车站和客车上去发,也是告诉他(她)们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传看,一般都不存在问题。有一次,我把光碟给一位在等车的中年妇女,告诉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传看,她连说:做的到,做的到。看样子,很高兴,很激动。我体会到,众生等待这一天已渴望已久了。当然在发光碟的过程中,也有不要的。也有问为什么的,还有问是什么目地的,我就告诉说:其一呢让您一睹中华民族五千年神传文化的光彩,其二呢祝福您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一般问问题人都满意这个回答。特别遇到有个别人说这是法轮功的,咋样咋样,听到这样的,解释解释就行了。当然前提是自己不要动任何不好的念头,不要动心,不要让邪恶因素钻空子,影响了众生的得救。这样发放真相资料,可以节省去乡下的许多时间,而且还可以传到我们去不了的地方。

有的时候我真的在想,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修炼的路,虽然窄,但要修的执著心却很多,能去很多很多人心。就上面所说到的,如那个狗一叫,那个人一出来,什么怕心、恐惧心、赶快走、赶快跑、抓到了怎么办的心等等,好多好多的人心人念,都会上来。那么对真修者来说,就在做这一件事情中,一下子要修去多少不好的心,要去掉多少不好的物质,身体要得到多大的净化,层次要上去多少。在大法中修炼,真的是又快又捷径。

由于自己悟性差,不能把在大法中修炼的殊胜写出来,也是自己所修的层次所限,不能悟到更多更高的法理,这也是自己还有许多执著心没去的原因。其实这篇稿子也是在师尊的点化下才写的。我老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因为看同修写的体会,自己一比,实在差的太远,也就不想写。师尊看我老是这样,就在梦中让我和一些人在一起写总结,必须交卷了才能下班(回家),而且收卷的老师叫本洲(周)。可我拿出一本信纸,一看被老鼠咬的七零八落,又拿出一本也被咬的有一边无一块的。心里一急,就醒了。一想,这不是师尊在催我写吗?而且本周就截止了,因为明天就是九号了。我真的太不精進了,让师尊这样为我操心。

我初次写交流稿,几乎是一气呵成。对于只在文化大革命中读过七年书的我,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当我修改的时候,我直想掉泪。我说这个,不是说我修的如何好,写的如何好,而是说,实际上是师尊在帮我,是大法在给我智慧。这充份展出大法的殊胜和神奇。我在写的过程中体会确实很多,心性确实在提高。写稿的过程,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心性升华的过程。因为这是师尊正法过程中的需要,是正法中的一部份,是弟子修炼的一部份。作为弟子,应该无条件的去圆容。而我今天,终于迈出了这一步,向前跨了一步。圆容了师尊所要的。今天我悟到了这一点,才真正体会到这一点。不管我稿子写的如何,我做了师尊要我做的,心里感到踏实。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