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人不学法到以法为师

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八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顾风风雨雨走过的这十年多的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化。感谢明慧同修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供的这个交流平台,使我有机会在此向师尊及同修汇报我的修炼经历及一点修炼心得与教训,见证大法的洪大慈悲,也给同修提供一些参考和借鉴。

一、得法之初只是从感性上认识大法

我是经单位一个同事介绍走入大法修炼的。得法初期,各种身体的感受比较明显,比如打坐时会觉的身体在旋转,而且是越转越快,快的好象要升起的感觉;抱轮时两手有时象没有了重量一样轻松;集体炼静功时,我闭上眼睛就看到红光一片。学法时也曾会看到书里面的字五光十色的,非常漂亮!

走入修炼以后,身体净化了,精神状态也非常好。更重要的是,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也知道了该怎样做人,世界观有了彻底的改观,活的非常充实。遗憾的是,初期对法理解不深,心性守不住,没有实修,师父安排的很多关都没有过去,老是找别人的不是,基本不向内看自己,事情过去后就后悔没有守住心性,但下一关来又是这样……也有些时候能向内找自己,每每这个时候,有一点点符合法的要求的时候,师父都会给予莫大的鼓励。

记的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丈夫包里有一封信,是写给一个女人的,那一刻真是好象天都塌下来了。虽然我知道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是自己要过的关,但就是放不下这颗心。我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就出去找朋友聊天解闷,觉的很苦。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想,丈夫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自己有做的不够的地方?这一想,就向内找到了不少自己的不足,此时,马上就觉的身体一震,好象脱下了一层重重的壳,然后整个人感觉非常轻松,完全没有了那种恨恨的感觉,脑中突然想起师父的法:“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我不再想他的不好,就觉的无论他怎么不好,我都应该对他好,与人为善,慈悲待人。就这样放下了这颗心,第二天早上打坐时,我觉的腿没有过的轻松,轻飘飘的非常美妙,此时我对师父的法“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转法轮》)又有了深刻的理解。后来什么事也没有,我明白了那封情书是一个考验我的假相,心性一提高马上关就过去了。

二、劫难来临迷失方向

正当我刚刚在感性上体验到大法修炼的神奇,还没有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大法时,江氏流氓集团就迫不及待的发动了史无前例的荒唐而残忍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和所有的同修一样,作为法中的受益者,我们都认为一定要走出来护法,去跟政府讲清真相。但当时法理不明,错误的认为去上访就一定会被抓被拘留,而在拘留所正好可以清修,象在庙里一样,再加上也带有非常不纯的求圆满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第一次去上访在半途就被劫回了,被非法拘留,在人心的带动下写下了“不上访”的保证,但当时心里想的却是“我出来后是肯定还要上访的”,这决对不是神的状态,但当时真的就是那样的心性。

第二次上访,是我在心态纯正的状态下去的。有一天,在出差途中,我突然想:我是一个真正在法中受益过的大法弟子,现在大法在遭受魔难,师父在被诽谤,作为师父的弟子,我怎能光索取不付出?是真修弟子就一定应该站出来维护大法!应该去北京上访!我想这应该是我修好的一面发出的正念打到我脑海中的。于是我写好给政府的上访信,约好另一个同修再次踏上了進京的列车。

这次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一路都很顺利,感觉师父好象安排好了我们的一切行程。比如说到北京西站,我正想着随身带的上访信该如何寄,转身就看到了小邮局。到了天安门,我正想着该如何证实法呢?就看到一个人在那象打坐,一问果然是同修,他就将我们带到同修租住的房子里,在那里我们接触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的同修,大家象亲人一样交流修炼中的心得体会,通过交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也在法上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第二天,我们去天安门发出了心底的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当时脑中一片空白,回荡的就是这两句话,后来被国安劫持到就近的派出所,我们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晚上我们就被释放了。

回来后,我的欢喜心就起来了,觉的自己天安门也去了,也该圆满了。学法不静心,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就以为去过天安门就可以了,所以就迷失了。

那次我们進京,后来市“六一零”也知道了,我们回来后就不断的骚扰,让我们交代整个过程,我一概没有配合,但并不是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而是怀着仇恨、厌恶的心理去抵触。不久就被抄家,被再次绑架,后来又被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正念不足,学人不学法,看到当时的辅导员在劳教所已经被转化,自己也就稀里糊涂的被转化了,违心的给邪恶写了三书,做了最可耻的事,随后,整个人就沉沦在常人中了。对于得了法的人来说,虽然修炼时间不长,法已经在心底扎下根了,那种背叛法后的感觉真的就是生不如死,非常无望的空虚,有时也会感到师父还在看着自己,本性的一面在哭,然而人的这面却似乎无法控制的迷失了。

三、从新归正,走入正法修炼,慢慢在理性上成熟

是师父的慈悲,使我能从新归正,汇入正法修炼的洪流中。

由于家庭的关系,我从原来生活的Z市迁移到了现在的F市。零三年底,Z市同修打电话问我是否有机会回Z市,说是我们都走偏了,应该赶紧走回来,做好三件事。因为在电话中,她也不便说很多。但由于各种干扰,我直到零四年五月份才回Z市,见到了同修,她将师父所有的新讲法都给了我,还有一些《明慧周刊》等资料,由于时间的关系,她简单给我讲了一下那时的正法形势及我们要做的三件事,让我回家认真看师父“七·二零”后的讲法及《明慧周刊》。就这样,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中,慢慢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同时对修炼的理解也慢慢成熟。下面我主要谈谈这些年正法修炼过程中自己的修炼经历及体悟。

1、认真学法,明晰法理

师父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其实我之所以会走弯路,就是学法不深,学法不扎实的原因,关键时刻想不到法,就容易走入人的思维,从而走上旧势力安排的路。

归正之初,我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学法,《转法轮》每天要学三讲,还大量的学习师父“七·二零”后的讲法。零五年底的一天,在抱轮时,师父有一段法打入我的头脑中“这种高能量物质是有灵性的,它是有本事的。它一多了,密度一大,充满人体所有的细胞后,它就能够把人的肉体细胞,最无能的细胞抑制住了。一旦抑制住之后,就不会产生新陈代谢了,最后完全代替了人的肉体细胞。”(《转法轮》)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段法背后的内涵,我悟到应该背法,于是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背法。我悟到只有多学法,将自己溶于法中,那些执著呀,欲望呀自然就会被法归正。

我的体会是学法一定要每天都坚持,最好将每天的学法时间固定下来,这样形成一个机制,机制形成后学法不容易受到干扰,就能学的進去。法学的好,正念自然就强,证实法的事情就做的好,个人的执著也容易放。我对师父的这段法“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会》)有深刻的体会。所以,我每天都将学法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凡事用法来衡量,这也是自己基本能走正这些年的正法之路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有时还是对自己要求不严,这些都是要逐渐修好的。

2、多看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网站,是师父选定的可信任的网站。我从零四年七月份从协调同修那得到破网软件开始就坚持上明慧。这些年来,明慧对我的帮助太大了。在明慧网上,可以看到师父的最新讲法及经文,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在明慧网上,可以看到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交流体会,他们对法理的理解,他们在邪恶面前的正念正行,他们在割舍执著方面的过关体会,他们讲真相的各种方式、方法都让我获益匪浅。同时,明慧网上有大量的针对各种人群的真相资料,使我能够很方便的选取合适的材料救度被邪恶迷惑的世人。

记的最初时能上明慧网后,我就常常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上网去看明慧文章,当时常常看到同修的严正声明,我不是非常明白为什么要写严正声明,后来师父慈悲的安排我看到了同修写的交流文章,说明为什么要发表严正声明,还有的是从另外空间看发表严正声明的重要性,我终于明白了,于是也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发给明慧网,但一直没有看到登出来,我就想反正也写了,就算了吧,可能明慧没收到。这时,师父又安排我看到关于为什么严正声明没发表的交流文章,我第一次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也意识到发表严正声明的重大意义及严肃性,那是师父洪大慈悲,不愿落下一个弟子而给弟子的一个改过的机会呀,我深感惭愧,于是从新归正自己的思想,认真检讨自己所走过的弯路,又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发给明慧网,结果几天后登在了那天的第一个位置,我一看到泪哗就流下来了,同时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某某某(我的名字),你要做好呀!”那个声音我至今记忆犹新,非常的慈悲,非常的语重心长,我泪流个不停……。

不少同修都将明慧网当作大法弟子的“家”,我也从内心感到这确实是我们的家。这几年伴随明慧的修炼经历,我明显的感到自己的正念在不断增强,法理也在逐步清晰,基本上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在F市还没有接触上同修,没有集体学法与交流的环境,我个人的体会是独修的弟子一定要坚持上明慧,将自己溶入大家庭中,这样就不会掉队,不会被现时的常人社会的诱惑而拽下去。

3、多做讲真相证实法的事,兑现誓约

讲真相是师父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而神圣的使命,是每一个大法弟子必须担负的责任。在法中,师父告诉我们,过去修炼实际上是副元神在修,副元神在实修过程中,都要去云游的,在云游中修去执著,提高心性,才能达到圆满。我们的修炼,是修主元神,在常人中修,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更安排了在救度众生中修,我理解这其实就是师父安排给我们的“云游”。

我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真真切切的体验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内涵,只要自己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会帮忙安排促成,甚至有时就是推着自己在走。

记的零四年刚刚走回大法中来,心里非常着急,后悔走了弯路,后悔耽误了这么多的宝贵时间,怕心也很重,再加上当时学法还没有跟上,所以干扰非常大,来自各个方面有形无形的压力使我身心疲惫,那时常常会突然感到很沮丧,很难受,然后思想就冒出:为什么我要这么早得法呢?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太难、太累了,晚些做法正人间时期的弟子就没这么苦了。好在我主意识很强,能极力排斥这种思想业,对自己说:“得了法就要珍惜,讲真相有什么难的,将实情告诉人家不就行了,这是在救人。”不多久突然就感到一阵轻松,好象从来就没有过那种不好的念头一样,我悟到是师父帮了我,看我主意识还算坚定,将那些不好的思想业力拿掉了。期间经过多次反复,我一次一次的排斥,师父将那些不好的败物一点点的帮我拿掉了,以后就再没出现过那种不好的念头。我无法言尽对师尊的感恩,是慈悲的师尊帮我从新归正,将我扶到神路上来的。

刚开始讲真相的时候,不知如何去做,主要是面对面的讲,怕心很重,效果也不好。别人一不认同自己心里就急,跟人争辩,结果不欢而散,反而推了人一把。印象最深的就是刚开始跟公司同事讲真相,那时不太理智,那年公司写字楼里共有十几个同事,我就想跟这十几个同事一起讲,大家可以一起明真相,效率最高,却没想过这些人很多都是在现代变异教育中长大的一代人,根本就对中共的邪性本质不了解,还拿邪党的歪理当真理。我趁着大家聊天的机会,问:“你们知道法轮功吗?”嚯,这下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大都是邪党的那些歪理,有些也说责任各半,场面很混乱,我应接不暇,都不知道该先跟谁去讲清真相,怀着争斗心跟对面一个同事辩论了一番,也没将人家说服。这时,就听一个同事说“就不怕举报你”,虽然知道是玩笑话,但不知道当时自己心里怎么就别扭,火蹭就上来了,愠怒的对那人说:“你也太缺德了吧!”弄的那人灰头土脸的,结果大家都沉默了,谁也不说话了。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向内找,发现自己争斗心太强,心性没守住,讲真相也不理智。后来,我就没有再这样讲真相了,而是找合适的时机单个讲,现在也有些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但还有不少受毒害比较深的,我想还是我的慈悲心不够,讲出的话不能打动他们明白的一面。

后来能上明慧网了,看到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及各种讲真相的方式,渐渐明白了该如何去做,我就开了一朵小花。有了资料,讲真相就有补充了,常常是讲完后或直接就将资料给有缘人看,当时我心境比较纯净,就是想让世人了解真相,所以对方大都会接资料,然后对我说声“谢谢”。

由于我有做资料的心愿,想参与资料点的一些事情,在G市协调人的协调下,我参与了G市及另一个市当地真相资料的编辑工作。刚接手这项工作的时候,不知道从何下手,师父从意识上一步一步的教我,于是我“自然”就想到先下载其它地区的当地资料,然后结合当时的正法形势,将一些相关文章内容补充進去,再将当地迫害内容补充進去,完成后发给明慧。当我编辑的第一份当地资料在明慧登出来的时候,我看明慧同修做了不少非常恰当的修改,使整个内容衔接的非常流畅,而且讲真相也很到位,我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我体会到要编辑好当地的真相资料,最主要的是要有责任感,要用心去做,将自己摆在看真相人的位置,看看自己的这份资料是否讲清了真相,是否能打动人心,是否能唤起看真相人的善念,这是非常主要的,那么就要求要有非常好,非常广泛的讲真相素材来支持。后来,我学会了积累,从每日的明慧文章中看到有比较典型的有助于讲清真相的文章就收集起来,特别是涉及当地的所有内容,无论是被迫害的、得福报的、得恶报的,这些都是直接唤起民众觉醒的非常珍贵的材料;从慧园网上去收集民众喜闻乐见的文章,从其它地区编辑的真相资料中截取好看的插图、真相文章及分析他们的编辑思路……就这样,慢慢成熟起来,走出了自己在这方面证实法的路。

现在,我意识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应该打破地域的界限,“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看到有些地区当地真相资料很少的,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会主动去帮助编辑。有些地区在我编辑几期过后,有这方面能力的人就会重视起来,以后他们自己就接手了这项工作。

随着师尊正法的推進,留给世人选择未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救人也变的越来越紧迫,师父在最近的每次讲法及发表的经文中都强调我们的修炼不只是为自己。我根据自己的条件,又增加了几种讲真相的方法。比如说,发电子邮件、寄真相信、手机发送真相短信及使用真相币。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会收到一些做广告的人发的一些垃圾邮件,这些垃圾邮件大多是群发,所以很方便的就能获取很多其他人的邮箱地址;同时,我们公司的客户群非常大,而我由于工作的便利,很轻易就能获取这些客户的信息,有邮箱、电话、传真、地址等,我一方面发给明慧网,另一方面,自己也给他们发真相信、发真相邮件、发真相短信,总之,尽量将真相信息传遍给所有能接触到的世人。

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而学好法是非常重要的前提。我感觉到每当法学的好时,证实法的智慧非常大,生活中的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做证实法的事情,不会有任何空虚焦躁的感觉。比如,随时随地可以用真相币,随时随地可以贴推广破网软件的粘贴或其它粘贴等,比如可以留意邮局的邮筒所在位置及周围地址,便于写真相信的地址,再比如可以发正念清除阻碍世人得救的各种干扰因素,等等等等,但法学不好时就没有正念,提不起劲。而且,我还体悟到不管自己参与什么项目,不管自己做什么,都要本着一个负责的态度而行,为世人负责,为大法负责,用心去做,就会做好,每一个项目认真做好,都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不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同时,心态一定要正,要稳,否则会被钻空子。

在证实法过程中,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所碰到的一切事情其实都是与自己的心性是直接相关的,所以要时时向内找,多发正念,去掉不足,将证实法与修心性联系起来。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的打印机装的连供的蓝色墨水漏水,我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心性有漏,既然是蓝色,那一定是跟色心有关系。可我觉的自己那段时间并没有动这方面的念头,就没往深处去挖。执著于在墨水漏尽之前多打印些资料,尽量不浪费墨水。结果那天晚上去发资料时差点被看门的老伯诬告。他骂骂咧咧的走上来问我干什么的,我随口问某某是否住在这里,他说没这个人,还说注意到我很久了,问我贴什么?一边问,一边想往楼上走,我一边发正念清除邪恶,同时心里想:我应该跟他讲真相。眼看着他想走上楼去查看我发的资料,但突然他又掉转头下来了,骂骂咧咧的凶我,让我走。我知道是师尊替我化解了那次的危难,那次的经历使我更明白修炼的严肃性。回来后,我仔细的回想了我那段时间的心态,确实找出了自己隐藏的色欲心,而这颗色欲心是隐藏在利益心下面,表面上看是我对丈夫不给我生活费并花我的钱感到忿忿不平,实际是心理执著他对自己冷淡而觉的不公平,是色心和情在作怪,难怪蓝色墨漏水!

四、结语

生逢末劫,能幸遇大法并能有幸成为师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何等的荣耀!师尊为宇宙众生耗尽了自己的一切,能做法粒子助师世间行,我今生无悔。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也是向师尊交一份修炼的答卷,为未来留下一份历史的记录。

剩下的路,我会用神的正念正行去走完它,请师父放心,弟子有信心完成师父赋予的伟大责任,不再为自己将来留下遗憾!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