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的意义在于正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师父好!

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得法的男大法弟子。得法时二十岁,现在已经三十一岁了。在个人修炼与助师正法中,走过了整整十一个年头。借此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的机会,把自己在这些年走过的路和一些思想感受写出来,作个小小的总结,和各位同修交流。

修炼的喜悦

一九九八年十月初,我正在读大学一年级。有一次我参加完学校的社团活动,路过教学楼前面的空地,看到有几十个学生和一些老师在那里炼功。走近一看,原来是法轮功。我向一位在那里辅导炼功的学校老师请回了天书——《转法轮》

请到这本宝书后,我一口气看了一大半,被其法理深深所打动。书里面所讲的法理,解开了我遇到的种种人生的困惑。我知道书里面的一切都是真理,一切都是真实的,即使一些法理当时我还未能完全认识到或感受到,在得到《转法轮》这本天书的第一个晚上,我就感受到了师父在给我清理另外空间的各种干扰,并给我清理身体的各种不好的因素,让我激动的泪流满面,无法言表,我知道师父给了我新生的机会。

那时我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修炼,过着很有规律的生活,每天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大家围在一起读书、谈体会,感觉那段时光是多么的美好和充实。因为大学生活时间比较充裕,我每天常常抽一两个小时看书,一看书常常舍不得放下,总想多看点。走路的时候就带着“随身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每每看书听法,就感觉自己沐浴在慈悲威严的佛法的光芒中,种种光芒清洗着自己身心各处有晦暗污点的地方。内心里常常充满喜悦:师尊,我就是来修炼大法的,我此生将为大法而存在,除此之外,我生命将毫无意义。

校园的生活比较单一,我努力的用师父教导的“真、善、忍”的法理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宿舍里共有十个人,其他同学都喜欢开灯通宵打牌,然后睡懒觉,我只好用毛巾捂着眼睛睡觉。早上起来,绝大多数情况是我掏钱去打开水,打回来其他舍友就把开水给分了。宿舍的地面经常被他们边打牌边吃瓜子,搞的很脏,厕所也很脏,没人愿意搞清洁。我就利用周六晚上把宿舍搞干净,第二天那些舍友回来发现宿舍干净了,都觉的挺不好意思。

这样的事情坚持了好几年,一直到大学毕业。由于自己明白了法理,自己苦点、累点,也不觉的有什么心理不平衡。班里的同学都挺喜欢我,觉的我容易相处,与人为善,也明白大法弟子是严格要求自己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一次班主任开班会,班主任问:我们班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呢?同学们都笑而不答,因为他们都明白,我是个好人。我常常在宿舍看大法的书,同学或班干部看到了,也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发动了残酷迫害。学校刚好放暑假,我在家里看电视,看着那些邪恶嘴脸恶毒的攻击大法,心里很难受。当然那些荒唐的言论迷惑不了我,我就认为大法是最好的,我就是要看书学法。我担心回到学校,大法书籍会被没收,想把《转法轮》抄下来,带着不容易被发现。于是买了个很厚的笔记本,开始抄书。假期时间不多,每个字都要尽量写的工整,白天抄晚上抄,终于在假期结束时把《转法轮》整本书抄下来了。

抄书也让我自己更深刻的理解大法的法理。假期回到学校后,没有了公开集体炼功环境,宿舍人又多又吵根本炼不了功。我发现中午的课室没什么人,就利用午休时间,找一间课室,把门锁上,拉上窗帘,在里面打坐或炼动功,期间会有同学敲门等等,各种的干扰也不少。不过,我一直坚持着这样的炼功,直到大学毕业。

能得法修炼,真是我生命中的巨大造化,而大法修炼对于修炼者来说,是一件多么喜悦的事情啊。

过好修炼中的关

由于自己是年轻未婚大法弟子,色欲的考验表现的非常严重。我认为在常人社会,找个伴侣是正常的事,甚至还在期望着拥有一段所谓美好的感情,这样就更放纵这种不好的欲望了。

修炼早期,晚上梦中的出现的色欲诱惑关,很难抵御的住,也想不起自己是炼功人,醒来时懊悔莫及。心里一次又一次都向师父说:我一定要去掉色欲情这肮脏的东西,这肮脏的东西不属于我。

此后,我坚持一遍一遍的看书学法,看到讲色魔那一章,就反复多看几遍。每次发正念清理自身时,都加上“铲除所有肮脏的色欲情”意念。好几次,我曾在师父法像面前,发誓要过情欲之关。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也常常提醒自己与异性“非礼勿视”,不生任何不正确的念头、意念。这样经过一次又一次剜心透骨的痛苦魔炼和反省之后,色欲之心已经很淡很淡了,过关时也大多数能做好。

近些年,家里人一直催着我要找对像,早点结婚。每次放假回家,我总是口头上应付着。现在三十多岁了,家里催的更紧了,自己承受的思想压力也挺大。但我想,总不能随便找一个吧,就算是常人也得讲个缘份安排,更何况是炼功人呢。结婚关系到色欲之心能否能去干净,关系到讲真相,也关系到自己的今生前世的因缘关系。对于这些事情,我想想还是把心放下,顺其自然好了。想着还有很多人需要自己去救度,每天都感觉时间不够用。一个不合适的婚姻,会给自己的修炼和要做好的三件事造成多大的干扰啊。

于是,我就表面应付着家里人和父母的催促,心里还是把心思投入到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中。当把这些放下时,家里常人的态度也转变了,自己也不会感受到常人所谓的“寂寞”之情了,无形的压力也就化解开。

工作中,也有不少要过的关。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去到一家新的软件公司,我在技术上较其他同事有优势。跟自己合作的同事是个常人,好面子,常常跟我争辩某些事情该如何如何做,或不懂装懂的大声说我如何不对,指责我的做法如何不好。周围有很多同事,感觉自己面子很放不下。到最后争不出结果来,我就赌气的说:不理你了,你自己去解决。根本就顾不上自己是一个修炼人,闹的矛盾挺大。其实当时也意识到自己是炼功人,知道是自己要过的关,要放下所谓的“面子”,可是气上来时,就是控制不住。

后来,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师父每一句话都如重锤敲在我头上,特别是当说到如何处理同修之间的关系时,对照自己,感到非常的愧疚。此后,我每当和同事讨论问题,都是放低音量,轻声问对方,语气也尽量婉转,当对方当众大声说一些无理指责的话时,我虽然认为自己有理,也不去反驳,而是低声善意去把问题解释清楚。经过一段时间后,该同事也不好意思再大声指责式的说话了,也感受到了我的善意,这样矛盾也就解决了,同事之间也变的和睦了。

在我得法前,十八九岁的时候,曾因种种原因,遇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和一些练邪法的人的干扰迫害。得法后,师父基本给我清理了。后来我不太精進,发正念和炼功时,常被干扰,杂念多,不能静下心来。时间长了,就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从另外空间对我的迫害变的很大(这其中也许有某些业力因缘关系),邪恶发出的不好的能量,甚至干扰到我周围的常人。我开始集中意念,大量的发正念,铲除这些邪恶东西。每天除了固定的四次正念时间外,上班的中途,还借外出走廊休息的机会,多集中精力发两次。平时走路、上下班也时时保持铲除邪恶的正念。

我每天坚持早上三点五十分或晚上九点五十分的两个小时的炼功,这样,经过一年多的高强度发正念和坚持学法、炼功后,邪恶已经逐渐被打散并完全消失,不再起作用了。得法后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点化着我,可以说是此生无以为报,唯有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方不负师尊苦度之恩。这十年来,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是不敢想象自己怎么能走得过来,可以说每一步都是师父扶着走过来的。

在这里也提醒那些还不注重发正念,或者发正念时迷迷糊糊,被干扰的胡思乱想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醒理智的发正念。那些怀疑发正念不起作用,或没什么感觉的,也应该重视起来,因为发正念确确实实是有很强大力量的。我也亲身体会了大法书籍无论是自己装订打印的,还是购买的印刷本,都是有强大法力的。邪恶发出的能量能穿透其它物质,却不能穿过任何的大法经书。师尊讲过大法的书籍里面是层层层层的佛道神,所以,这里也提醒同修一定一定要尊敬所有的大法书籍。

做好本地区的资料制作与技术支持工作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们炼功点跟外界的接触就很少了,零星从一些同修那里听说到明慧网及使用代理技术上网的信息。我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去网吧上网,查找相关技术等。炼功点的其他同学和老师,都不太懂电脑,这些上网下载资料,打印资料,打印新经文的事情,多是由我这个学计算机专业的去做。

从最早期的海外邮箱订阅新闻,普通的代理,网页代理,代理跳板,到后来的使用破网三剑侠软件。从早期的看明慧新闻,到群发讲真相电子邮件,自己制作讲真相的网页等,一路走来。长时间上网吧需要很多钱,我是学生,钱不多。炼功点的辅导员是学校老师,她买了电脑,并用电话线上网,我就常到她家里上网,下载和打印资料。靠着那台电脑和打印机,以前在一起炼功的同修们,都能及时的看到新经文了,也能打印一些讲真相资料拿到外面散发。几年来,附近的同修遇到的一些技术问题,如购买电脑设备,安全上网,打印,刻录光盘等,也都在互相学习和切磋中得以解决。

二零零二年底,我工作挣了点钱,就买了台笔记本电脑,开始学制作真相光盘。靠着当时掌握的相当复杂的代理跳板技术,开始下载明慧网和放光明网上的视频。当时上网在教育网内部,依靠相当复杂的代理服务器跳转,才能下载到视频。下载的速度很慢,教育网上海外网站的风险也相当高。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相当多的视频资料顺利下载下来了。下载的视频还得格式转换,有的要使用视频编辑软件从新编辑等。光盘可以容纳更多内容,包含更全面的信息。我每天上明慧网看到比较好的文章或一些典型的事件就收集起来,同时尽可能多的收集本地区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案例文章,把这些文章整理成册,并制作一些配套闪画,下载破网软件和电子书、图片等,一并放到光盘里。

这样每一张光盘都包含丰富的资料,拥有足够的破除人的各种思想障碍的力量,只要人认真去看,就足以改变人心。为使光盘能在电脑和家庭VCD都能自动播放,还专门开发一个小巧的VCD播放软件。六年来我制作的各种真相光盘母盘有七八种,每张盘经过十几次的更新完善,到现在内容已经相当完善充实了。新技术的学习、资料的收集与整理、制作、测试,光盘的刻录等很消耗时间,常常熬到深夜,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和救度众生的紧迫感,一路顺利的走过来。

在生活中随时随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期间,各种电脑设备还非常昂贵,我想买也买不起,就根据具体情况想出一些可行的办法讲真相。二零零零年除夕的晚上,我看村里家家户户都贴上了春联,想着该为证实大法做点事情。就裁开了一张红纸,用毛笔写了一些真相标语和对联,晚上骑个自行车,贴到村里一些主要的道路路口上。第二天大年初一,赶集的人很多,当看到这些标语时,都非常惊讶,也暗暗佩服大法起来。

二零零一年毕业出来工作后,我经常一个人来往于几个城市之间,自己没钱买设备,也没有其他同修提供可散发的真相资料。就买了几支油性的签字笔,随身带着,看到一些电线柱、电话亭、公共墙壁,公园的石头等等地方,只要附近没人注意,就写下真相标语等,效果也挺好。讲真相不能等,不需要靠别人,用心去做,就会做到做好。

近几年,工作环境好了,各种资料和光盘也都能较容易的自己制作出来,但专门外出散发资料的时间却不是那么充足了。平时每天上班下班的,走在路上的人很多,想做点讲真相的事情也不容易。以前一直有个想法,要做个纸币印章,一盖就把真相文字印到纸币上,很方便。由于不太懂这个技术和资金的不足,一直没买印章机。

二零零八年年中,在一位老同修的资助下,终于买了一台光敏印章机和一些光敏印章耗材。经过半个月的摸索,做了几十个光敏印章,并送给其他同修使用。有了印章,随身带着几个,要买东西时在纸币的空白处随手一印,就好了,半秒钟一张,当大面额纸币找回小面额纸币时,又可以继续印,做真相纸币很方便。

由于印章的字迹小而清晰,使用起来几乎没有人会拒收。一些中老年的同修和那些制作资料不方便的同修拿到印章后,非常高兴,认为这个法器可以很方便高效的做讲真相工作。后来我想这印章不仅仅是印纸币,还应该可以印到很多公共场所。就做了一些大号字体的印章,无论是上下班,还是回家探亲,外出旅游,都随身带着,走到哪里,看到有合适机会,就把真相文字印上去。比如公车的指示牌的玻璃上,公园的石桌石凳,电线柱子,风景区光滑的石头上,木头的椅背上,教室的课桌上,白色的桥墩上,人行天桥的栏杆上,几乎随处都可以用。由于印章的字迹小而清晰,不会造成有碍景物雅观的负面作用,而且一秒就可以印好了,印上去后一时半刻还不会被人发现,所以即使是在游人很多的风景区,都能很轻松的使用。

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我们所走过的地方,都写上或印上大量真相标语,必然会大量销毁邪恶,救度更多有缘人。各地区的同修如有想制作的光敏印章的,可以到论坛的打印版上搜索光敏印章的制作教程。

生活中,让我们随时随地做好讲真相的工作,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给我们开创环境。

数千张真相光盘洒向大学校园

二零零二年初,我来到现在这个城市,这是个超大的城市,人口众多。这里没有认识的同修,也不好随便互相联系。因为我自己的技术能力,对于建立一个资料点已经没什么问题。于是,个人资料点就成立了。随着经济能力好转,各种设备如电脑、DVD刻录机、激光打印机、裁纸刀、印章机等都一件件购买回来。

想到城市里的电脑电视等设备很普遍,我就尽量多的制作和发放真相光盘。二零零三年那段时间,我常去一些学校的教师住宿楼里发光盘,也有去一些楼盘里发。楼道下有很多邮箱的,一般就每隔几个放一张光盘。有时去我姐姐家那里,就随手往她所住的楼层住户家里放。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一般手里拿着一叠广告册子或报纸,装成是派发广告的样子。每到晚上下雨的时候,心里就暗暗想:发真相资料的好时机到了,于是打着雨伞,背上背囊就上路了。因为下雨少人外出,而且拿着雨伞可以把自己与邮箱木架一起遮住,可以轻松的把光盘放進邮箱入口。有时晚上坐公车外出发资料,回来时已经很晚了,租的房子在郊区,治安出名的乱,常常不远就看到抢劫的、偷东西的人从面前跑过。不过我想着有师父保护着,走到哪里心里都踏实的很。

光盘放多了,那些小区的保安开始恐慌了,晚上常在住宅楼通道附近盯梢,还叫上便衣恶警守候在附近。有时走到一些小区,看到蹲坑的盯的很紧,只好无功而返。发资料也有遇到惊险的时候,有一次晚上下班,打算去一个小区转转,我刚在小区外面的路上走着,一个保安和一个便衣就冲过来,强行翻查我的背包。因为我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心里有点吃惊,但很快就镇静下来,就高姿态的直视那两个小丑。恰好那天只带了少量的光盘,并放在衣服的口袋里,没有象往常一样放在背包里。那两个小丑还在翻我的背包,我就理直气壮的教训他们:你们怎么能随便翻查别人的东西?由于没找到东西,那两个小丑悻悻的溜走了。我也赶紧离开了那里。回来想想有点后怕,想是师父保护了我,让我把资料放在了身上。此后我出去发光盘,如果带的不多,就把光盘放在衣服的口袋里,背包则用作一种掩饰手段。

小区的保安越来越严厉,对陌生面孔特别注意,光盘也不好发了。后来我想如果能把真相光盘发到每个课室,让学生拿到,效果应该更好。我年纪较轻,看上去跟学生差不多模样,進出课室很方便。因为学生虽然深受邪党文化毒害,但学生的接受能力强、好奇心强。当一个学生拿到光盘后,一个宿舍或一整个班的学生都有可能看到。现在有电脑的学生比较多,拿到光盘就喜欢看下去。

这里高校很多,每间高校相隔都挺远。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坐公车一般都得一个多小时。到了目地地后,我先观察和留意各种建筑物,找到一些公共课室。很多大楼都有保安在盯着,我到达之前就发正念铲除其另外空间的邪恶。一般每隔一个课室就发放一两张光盘,大多数学校课室都安装有摄像头,得相当的小心,不能在短时间的進去过多的课室,免得摄像头拍到这些异常状况。出去发资料时,早上六点多就得出门坐车,晚了课室会有较多的学生,就不好发了,因为当转身离开时,可能会引起一些好奇的学生的注意。有时,去到某个校区已经比较晚了,就得等到午餐、晚餐的时间,当学生吃饭课室少人时再开始发资料。

六年多来,春夏秋冬,严寒酷热,已记不清有多少个周末休息日,坐着公车往来在各个校区的路上,也记不清有多少个教学楼和课室,被反复的踏过。有时冬天早上起床,生出懒惰之心不想出去,就想起师父的话,想起那些等待救度的人,咬咬牙背起背包,就出去了。常去的某个很大的大学城,那里众多的建筑,互相之间的间隔都相当的遥远,走路就相当的辛苦,还得挨个去找一些没锁上门的公共课室。很多路是要靠双腿走的,有时是正午,太阳烤的火热;有时是晚上,月朗星稀,凉风阵阵。走在空旷的路上,想想那些已发出的光盘,摸摸背包里这些还没发的光盘,看看头上的天,周围空旷的郊野,心里另有一番滋味。

众多的真相光盘的反复出现,在学生之间的流传也越来越广,邪恶非常的恐慌,惶惶不可终日,开始了一些可笑的行动。有一段时间,他们在校门口随便拦截行人要求检查手袋背包,要求出示证件出入校门等。

一次,一个教师家属拖着个已经包装好的袋子,却被无理要求检查,那位教师家属非常的气愤的骂:什么世道啊,你们简直是强盗嘛,你拿个搜查证我看看。看的我在旁边直偷乐,而我早已如入无人之境,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有的学校更可笑,每当某个课室下课,就立刻安排一个学生会的人坐到课室后面值班看守。这些我也根本不放在眼里,因为我的形像就是个正统的学生形像。

还有的是把一个大大的摄像头对准大楼门口,然后一个保安睁着大大的眼睛坐在门口,好象要把人吃掉的样子,当然我还是大摇大摆的随意進出,那些摆设根本不值一看。

六年来,个人制作并发放的光盘五千张左右,学校每年都有新生入学,在十几所高校,覆盖的师生面估计达数万人,每个明白真相的学生也都会成为活传媒。后来,这些邪恶实在没办法,有好些学校把大部份的课室门给锁上了,仅留少部份给学生自习。邪恶真的很坏,把学生能获得真相的大门给关上了。光盘不容易发了。

当然,证实法的法宝还是很多的,比如大字体的印章就很好用,走在路上,看到合适的地方,比如电线柱子等,就可以印上,这样,很多没电脑的人,也能看到真相的信息了,有缘的人也就会明白过来。

结束语

我想我此生存在的意义和目地,就是为了修炼大法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十一年的修炼与助师正法,一路走来,有着许多的风风雨雨,有着许多的不如意和懊悔、教训,这些,都已过去了。但愿往后的日子我能继续稳健理智的做好要做的三件事,多救度世人,向师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