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神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看了同修《再谈运用神通》,我很赞同文章中的观点;同时我也赞同《真眼观大千,神通渐苏醒》同修的观点。同修被非法绑架在魔窟里,用人念抵挡住邪恶的残酷迫害非常困难,只有神念才能破除邪恶。

记的早在二零零一年有位同修说:她在天安门时,警察抓了那么多人就没抓她,因她当时想:警察是人我是神。就这一念警车变的象火柴盒,那还怎么抓她呀?

我也想起我自己二零零五年被邪党成员非法绑架到臭名昭著的青羊区医院迫害,这里曾迫害死几位同修。我想:想迫害我,门都没有。我发现医生开药要听警察的。于是我就按师父“正念制止行恶”中悟到的:将所有药物不管好坏全部转到恶人恶警身上去;晚上无法解手(手铐脚镣全铐着没人给开),我就发一念:所有大小便全部转到揣钥匙的恶警身上去,让他去跑厕所。有一次因不配合它们的迫害,恶警拿来木板,劈头盖脸一顿打,木板断成几截。恶警丢下手中剩下的木板出去后,一天悄无声息。晚饭后悄悄的進来悄悄的拣起木板悄悄的出去,平时的嚣张气焰不见了。

在看守所有一个吸毒犯,是一个很喜欢帮忙的热心人,却被邪党无神论迫害的善恶不分。我告诉她:善恶有报。她不但不信,还叫嚣道:都打成反革命了还得意什么呀!我想我就是要你相信三尺头上的神灵。没几天她回家了,我想你回家了也得让你得报应。后来我第二次被弄到医院迫害,恰好遇上她,已住了四十多天院。她说以后再也不敢迫害法轮功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因为偷东西,被抓到派出所,摔了一跤,折断了腰,医生说:可能会留下残疾。恰好来了一位法轮功,是我妈妈的单位的一位好朋友,我才相信了她,不然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这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医生说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疗效。

我说:你因祸得福,祝贺你啦。同时我也想:如果我让她得了报应,却不能让她明白“法轮大法好”,岂不是害了她?那我们就结下怨了。师父巧妙安排,圆容了这件事,想想我们修的是一部何等神圣的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想想大陆被邪恶洗脑后的世人,还有那么多不想不愿听真相;想想我们同修中有的都修了十几年了,还有根本执着不放的(当然不是故意是不容易意识到),这也让我想起《转法轮》中师父说的:“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仔细回味一下师父这段法,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