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说出来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在男女关系问题上犯下大错的学员,以下是从犯下大错到公开说出来的过程,希望能让自己在此问题上更清醒,也希望对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可以有所帮助。

有好几次,我在犯下大错之前把握住了,因为我想起了明慧文章,想到了在另外空间的可怕后果。但我并没有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而是以不要发生两性关系为底线,一次又一次的把肮脏的肢体接触当成了美好。过后都很后悔,也曾经加强学法、背法,但一次次的努力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败。渐渐我觉的自己过不去了,想说:只要别发生最后一步就好,不想再抑制了。就在我认同这一念之后的不久,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失去了理智,就在这种情况下犯下了大错。现在回想起来,我能在关键时刻把握住,是因为我仍努力在抑制那些变异的观念,而当我不想再抑制时,就象《转法轮》中写的:“慢慢的由给小纪念品接受了,逐渐给大东西也要了”。犯下大错那一晚,我迟迟不敢合眼,不敢面对自己可能看到的景象,但我什么都没看到,或许我该知道的已经在同修的文章中都看过了。

我知道自己必须按师父要求的公开说出来,但当时的我不知道讲出来之后还有什么脸见人,于是先和一位阿姨同修私下说出来,她告诉我不能再犯,我答应了她,从那次之后,我没有再犯下那种错误。但对于怎样才算公开说出来,我的心里一直没有底,有同修说私下讲也算某种成度的公开了,于是我顺水推舟的认为自己已经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

但此后干扰不断,色欲、男女之情和思想业力不断的返出来,方方面面都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只要稍一放松,面对的就是清理不完的肮脏思想。我本来认为这是因为犯下大错所以要加大魔难过关,但好多次当我看到讲法中提到犯错后要公开说出来时,我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其实我知道是我明白的一面要我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彻底摆脱旧势力的安排,但怕丢名、爱面子和旧势力强加的一切让我走不出这一关。

有一次同修问我要不要写心得,我知道这是反思自己也是曝光败物的好机会,但当时的我无法承受别人知道我犯色戒时的眼光,种种执著心让我放弃了。但同修又告诉我希望我能完成心得,于是我决定要把它写完。在写到一半时,强烈的怕心向我袭来,我知道是那些害怕曝光的因素在干扰,应该要排除它们,但那种害怕的感受是如此强烈,让我迟迟无法下笔,最后还是放弃了。

那时我万念俱灰,觉的不管再怎么努力还是无法摆脱被旧势力淘汰的安排,于是我在极度绝望中睡去。那天晚上我梦见了师父,我和一些同修走在路上,看见师父就在前方。我知道自己做出了让师父最痛心的事,所以当师父和其他弟子说话时,我连师父的脸都不敢看。但师父竟主动跟我说话,我已记不清说的内容是什么,只记的师父的眼神是如此祥和。那一刻,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怕自己修不成、觉的没脸见人……等一切一切的悔恨与痛苦都化成了泪水。我放声痛哭,不断问师父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给我这种安排?师父没有回答,但我可以感受到师父替我承受了自己无法承受的压力。醒来之后泪水仍止不住的流,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自己过不去关时又拉了我一把,于是我终于完成了心得。

那段时间正好是神韵第一次到我们地区,当时听说欧洲某地的同修推神韵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后来他们一起面对面交流,把自己心中掩盖的、害怕曝光的执著坦诚的说出来,后来他们发现票很快就卖完了。那时候和身边亲友介绍神韵也遇到了一些瓶颈,很希望可以突破,但我当时仍没勇气说出自己因色欲之心犯下了大错,只打算提到交往的过程。即使如此,真正要发言的时候,在意别人眼光、求名、爱面子的心一齐返了出来,最终还是放弃了。

当时神韵的交流会开的很频繁,几乎每星期都有。第二次正在犹豫要不要讲时,两只麦克风同时传到我这儿来,我觉的可能是点悟我要讲,但种种执著让我又一次放弃了。第三次开会前,有位同修说有事要先离开,要我帮她转达一件事情。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不能再让执著阻碍着身边众生的得救,于是我终于说了出来。同修们纷纷鼓励我。结果有六位同学、四位亲戚都去看了神韵,其中有好几位是本来说票太贵不去,还有几位是想都没有想到他们会去的。还有一位几乎不出来的同修在一起去看神韵之后变的很精進。当时可以明显感受到他们不去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在另外空间执著的物质挡着,当这些物质去掉之后,体现在这个空间就是他们愿意去看神韵了。

此后,色欲对我的干扰仍然不断。那段时间认为公开说出来不需要提到犯男女关系这部份,因为会对其他同修造成影响,自己也会被贴标签。于是,当那些肮脏的念头返出来时,我努力排斥,决心做好三件事,但总是感觉有一层很大的间隔在大法与我之间,不管是学法、炼功、上课或是参加证实法活动时,那些念头时常会返出来,一次又一次的排斥仍不见好转。一点小事就会让自己的心波动的很厉害,不仅三件事没做好,功课也是一落千丈,后来甚至出现对师父不敬的念头,几次下了决心要发正念彻底清除它们,但效果甚微。当同修看完「师恩颂」感动流泪决定更精進时,我却是在抑制那些对师父不敬的念头中看完的,心中的沮丧可想而知。有时候我真的无力再抵抗那些念头,不学法、不发正念,一味的做常人事时,那些干扰暂时就不会出现,但有时自己会感受到大淘汰时的天摇地动,或者是看到一连串的事。当我明显感受到自己世界内的众生在不断死去时,我才会猛然惊醒似的再学法、发正念。这种现象反复了好一阵子,时常觉的心力交瘁,怀疑自己还能撑多久。

直到我参加了一个学法交流的营队,在交流到色欲相关的问题时,一位同修公开了自己在这方面犯的错误,当时自己只是有点惊讶,并没有再多想。直到后来工作人员交流时,一位同修说:“鼓励小队员说出在这方面犯的错误,对他们之后的修炼是很重要的。”那句话好象破开了我所有人的那一面,打到了内心的深处。当时我强忍着泪水,直到发正念时泪水才溃堤,不断的流、不断的流。或许是我明白的那一面知道我在这个问题上耽搁的太久,错失了太多救度众生的机会,为无法弥补的损失痛悔的流泪。我知道要彻底摆脱这些干扰,就不能再逃避,必须公开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当我再一次看师恩颂时,那些对师父不敬的念头消失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我担心自己说到一半会说不下去,于是我写成了文字,准备在当地的学法小组上说出来。

在我要公开说出来那天,发现自己很担心说出来别人会怎么看我,发现曾告诉我在这方面不要犯错的同修就坐在我后面,更不希望和自己发生矛盾的同修知道,开不了口的感受一次又一次浮现。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机会,我不知道错过这一次还会不会有,也不能再让旧势力在这一点上不断的干扰我了。于是我开始念写好的心得,那一刻,我感到一股能量包围着我,念完后,我知道或许会被别人贴标签,或许会对一些人造成影响,但那不是真正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公开说出来,走好最后的路。

在公开说出来之后第一次炼功,我感觉到之前开刀的地方被一股暖流包围着,很舒服的感觉,过去炼功时经常出现的肮脏念头不见了,炼完功后开心的感受无法言表,好象又回到了得法之初,知道自己生命从何而来时的喜悦,在走了好大好大一圈弯路之后,我终于又走回了师父安排的路。

同修文章《开天目者所见在色欲上犯错的可怕 》中提到她犯下色欲问题后在另外空间看到的情况“一个巨大无比的魔鬼手里拿着巨大的刀,一付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旁边的神告诉我快跑,接着拉住我就疯狂的跑,眼看被追上时候就会出来一个仙女挡在我面前,结果被魔鬼砍死,结果我看见地上到处都是为了救我的人留下的残肢,都是很美丽的仙女,我就想哭。像这样被追着迫害的事情我总遇到,都是在其他的神的帮助下躲开了,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这样的迫害我只有躲开的份而不能主动清除它们,后来一些神告诉我如果没有悔改,没有公开,它们就有借口迫害,而且会愈演愈烈的。”

师父在经文《清醒》中告诉我们:“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并且用了“最好”两个字要求犯错的学员公开说出来。

经过这些魔难,我对这段法有了更深的理解:旧势力对犯下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学员定下的安排就是修不成甚至淘汰,如果不按照师父要求的“公开说出来”,不管再怎么努力,仍然是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唯有公开,师父才能为我们消去我们自己无法承受的业力;唯有公开,才能摆脱旧宇宙的安排,走回师父安排的路。

用心体察,就会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给我们的一次次机会,愿在这方面犯错的同修共同珍惜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加倍弥补。别再让师父和等待我们回去的众生失望了!

在我无数次放弃自己时,师尊仍一次次用洪大的慈悲将我唤回。任何文字都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谢,惟有精進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