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同修少的邻县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回想起十几年的修炼路,有该去人心却放不下时的痛苦,有在法中升华的喜悦,有理性不清时的人心难断,也有证实法中的正念正行,还有离开法时的痛苦无助、蹒跚不前,就这样坎坎坷坷的一路走来。

前年一次去外地办事,路过邻县县城,我想把随身带的几本《九评》送给在路上偶然遇到的人,他们都不敢,也不想要。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把真相讲给他们、救他们。后来才了解到:邻县有二十多万人,但只有几十位同修,其中还有一些只学法不讲真相的,长期以来做事的就这十几个人,要救度这二十多万人,可想同修们肩负的责任有多重。

我一开始到邻县发资料是在晚上去发的,由于地理位置不熟悉,有时白天也出去,有时也和其他同修一起出去,有时也到和邻县接壤的桥头上去发。我县某乡的农贸市场,邻县的百姓很多经常来赶集,我把光盘、传单、《九评》等发给他们,很多人都高兴的收下,当然也有扔的,那我就从新捡起来给别人。一次,弄了一箱《九评》,快到麦熟时节了,来赶集的人不如以前多,稀稀拉拉的,发了一个多小时,还有十多本就发完了。这时从桥那边来了两辆黑轿车,过了桥就开始减速,在离我十多米处前面的车打开了转向灯,紧接着,后面的车也打开了转向灯,可是前面并没有路口。这时有一个念头“不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迅速离开,脱离了险境。

有时我也和三两个同修配合着到邻县的农贸市场去发,几天前我们就往目地地发正念,临行时再往那里发正念:清除那里干扰师父正法,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们心怀善念,面带祥和,一般都很顺利。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带着八十本《九评》到某集市去发,很多人都抢着来拿,有人说:这可是好东西!仅仅十多分钟,我们就发完了。我们骑着电动车想离开时,一个人叉着腰挡住了去路,他说:还有吗?给我一本。我见此人嘴唇发抖,知道他是被邪恶操纵了。我一边请师父加持发着正念,一边说:没了,发完了。他又问书里写的是什么,我说写的是事实。他又问:发这个想干什么?我说想让人学好。我礼貌的称呼他为大叔,并请他闪开,在这期间同修也一直发着正念,就这样我们安全的离开。回去后我们就总结经验,以后再出去的时候先把车子安顿好,然后从另一头往车子这边发,发到这边骑着车子就走,即使没发完,也不回去再发了,就发到周围的村子里去。因为集市上几百上千的人,什么心态的都有,有时我们可能还带有一时意识不到的执着,达不到那么纯净的心态,那么就多采用一下人这方面的安全措施。

今年夏天,我想去某个集市发神韵光盘,本来早就想去,由于种种原因使时间往后一拖再拖。以前和我配合的同修没有时间,我就找了另一个同修,希望同修能和我一起去,给我拿着东西并帮我发正念,同修一口答应。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去找同修,她正在和家人争论家庭琐事,争的脸红脖子粗的,气氛非常不好。后来我们发了一个正念,就骑着摩托车出发了。由于这个市场比较大,有时人们问我就给其介绍,这样从西头到东头,也发了有半个多小时。同修只是弯着腰,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发到头时,对面公路那边开来大约四辆汽车,我们马上迅速的离开了。回来的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经周折,摆脱了邪恶的跟踪。在这过程中,也充份的暴露出了我的怕心,别看平时如何,关键时刻还是稳不住心。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依赖心,明明看到同修状态不好,却还要她跟我去,修炼不是大帮哄,不能凭着人多势众而混事。其实,证实法的路上我们并不孤单,有神在,有师父的法身,还有我们修好的一面在。证实自我,干事心重的时候考虑问题不周全,协调不好。其实我应该告诉同修,发正念的时候请师父加持,那个正念的场应该比那个市场还要大一些,灭尽这个场中的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这样就不至于出现被恶人诬告的情况了。

有时,我也和邻县的同修配合,共同去做证实法的事,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人手少,我们就应该去支援。当然我也希望更多的同修能去支援他们,由于他们力量有限,有一部份世人到目前还没能看到资料。众生都是为法而来在这个世上,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又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我们应该把这件重大之事告诉给他们,这是他们等待已久的事,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

本来不想写稿了,觉的自己人心太重,修的不好,证实法的事今年和去年做的差不多。想想写下个人修炼心得体会,也是按师父所要的来圆容,也是修炼,也是走在神路上的其中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