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师敬法”我们做到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最近我遇到了两件事,促使我写这篇稿件与同修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十月下旬我去看望一位被邪党构陷劳教回家不久的一位老年同修,我主要是关心他能否看到近期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及《明慧周刊》等。他说能看到,只是时间稍迟一点。同时告诉我他最近从外地同修那里请了一本新经文,说着就到摆柜后与墙的缝隙处取出新经文。当我看到经文时,来时的良好心情一扫而光,同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一本请到一月多的金黄色书皮的新经文(同修做出的这本经文做得很好,跟出版社出的书差不多)上面有很多油污,墙上的白涂料,还有两处书皮都擦破了一点。

我与同修切磋了这件事。我说:师父说:“以法为师”。这是师父讲的,指导我们修炼的大法,你却这样收藏。如果师父在这里,你能这样对待吗?过去的修炼人把经文都是供在神龛里,学前要净手、敬香,才取出法来,然后盘腿打坐,净心学法。我们师父虽然没有要求我们象古人那样做,但是师父也多次给我们讲了敬师敬法的法理。在师父的法里不是有同修在提问时谈到上边的佛、道、神都是跪着在听法吗?我们该怎么做,这还要师父或者同修们来说吗?当然我承认,我们有一部份同修家庭修炼环境不是很好,但是我们找一处洁净的地方把法收藏起来,总是可以的吧!同修也认识到了这样放置大法不好,今后不再这样做了。

大约在今年七月份,我因事去一对老年同修家,他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有一女同修给他送来一本《转法轮》请他帮忙处理,由于收藏在水沟边一石板下,致使这本法严重受潮霉变,有些地方无法翻开、脱字。老同修正在翻晒,他问我这怎么处理?我说:既已面目皆非,晒干后烧掉算了,我是基于师父说的“常人这把火永远都烧不到神”(《新加坡法会讲法》)。我认为这本法无论谁看见都只能产生负面影响。老同修接受了我的提议。

上面这两件事使我想到,现在还有一部份同修经常受到各种干扰,大家都在向内找哪里没做好,这很对。同时也在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想大家找没找过敬师敬法方面我们做的怎么样,有没有漏,各层空间的护法神和其他的正神,他们对敬师敬法是有很严格的要求的,当我们做的不够好时,他们就会给我们的修炼设置障碍。邪恶的旧势力看到我们做的不够好时,或者我们有不敬师敬法的表现时,它们就抓到了迫害的把柄,操控人间的败类迫害我们。

《明慧周刊》前不久还刊登一篇文章,说一位同修学法时喝水,另一同修指出这是敬师敬法不够的表现,同时举了师父为我们讲法几小时不喝水的例子。同修立刻认识到了,从此以后学法时再也不喝水了。师父多次讲法都谈到现在邪恶因素少之又少了,但是我们有的同修却反复被干扰迫害,我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认真的反思一下我们在敬师敬法方面有无漏。

向师父合十
向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